*這是原創合本《天窗的新刊》的番外,我想寫這個梗想了兩個月了哈哈~XD

*是說這兩個人太會打情罵俏,害我差點寫不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從兩個月之前開始,王志豪就在不斷戒備這一天的來臨。

做為一個本來就很容易被欺騙的單純好孩子,而且還有一個去年成功把他騙到脫褲的心機壞老公,他不得不戒備這一天──

四月一日,愚人節。

到底是誰發明這種說謊不用關監獄的節日的!啊!

這對於城府不夠深的人一點都不公平!對於不會演戲、不會掩飾情緒、不會說謊的人一點都不公平!這對──好吧用張明軒的話來說──他這種單細胞生物一點都不公平啊啊啊!

即使是恨自己家那個腹黑大魔王恨得牙癢癢,王志豪也沒有絲毫設立個圈套的想法,他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先別說再精湛的計畫都可能被識破然後被反噬,即使真的有百分之一……好吧千分之一,的機率成功好了,騙了大魔王一次,接下來他都不用有好日子過。

有時候王志豪會想,自己到底為什麼能這樣被吃得死死的,不過想想張明軒也沒出去吃別人,只是吃他而已,又覺得挺甜蜜的。

不不不這一定不是被虐狂!這只是愛的一種形式而已!

總之,王大公子今年的目標是──不要被騙。

不管這天張明軒說什麼,他都絕對不會相信的!

 

 

「寶貝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王志豪伸手摀住耳朵,非常戲劇化地扭動身體,「喊我寶貝一定有鬼!今天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的!我覺對不會被騙!我要證明我不是笨蛋!」

「笨小狗,你需要證明那種事情就是因為你是笨蛋。」張明軒笑嘆了口氣,露出有些失笑又有些無奈的表情,「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嗎?」

王志豪有一瞬間的動搖。

時針和分針都剛越過十二,讓王志豪戒備了許久的四月一日終於到來,剛剛張明軒接了個電話,然後馬上就來說有重要的事,雖然那個凝重的表情很逼真,但這時候心軟,不就功敗垂成了嗎!

「有、有什麼事不能等到四月二號再說嗎?」王志豪用商量的語氣問。

張明軒深蹙起眉,沉吟了半天才苦笑道:「好吧,反正今天我說什麼你都不會信對吧?等過了午夜十二點我再說吧。」

「抱歉啊。」王志豪搔搔頭,這什麼氣氛啊?怎麼變成好像是他的錯一樣?明明就是張明軒那個傢伙一向人品不好啊!不過能到四月二號才聽真是太好了,依他的個性,不管對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他都要糾結好久,那真是太痛苦了。

「做為替代,今天可以好好陪我嗎?」張明軒還是那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什麼叫好好陪你?」王志豪小心翼翼地問。

「就是……別寫稿了,陪我聊天、做飯給我吃……反正盡量跟我膩在一起。」張明軒看起來很誠懇。

越誠懇越令人懷疑啊!什麼叫別寫稿了!這傢伙平時恨不得把他按在電腦前面一天寫十八個小時稿!

可惡,到底哪邊是愚人節把戲呢?但是「好吧我不寫稿了」然後「哈哈祝你愚人節快樂」的對話好像太簡單了,一點都不符合這個會偽造身分證騙人的男人的惡劣心機!

王志豪左思右想,判定這句話沒有陷阱,即使有也不痛不癢,於是毅然點頭,「好!不寫稿!來吧來吧來膩在一起!」

出乎意料的,還真的沒有任何陷阱,抱在一起睡了一個不太安穩的覺,起床後在王志豪的高度警戒之中,兩人聊了天、吃了飯,還氣氛溫馨地在床上滾了兩圈,輕鬆地就把時間耗到晚上的十一點五十九分。

秒針一步一步走向最高點,王志豪心驚膽顫地盯著看,「答、答、答」的聲音在耳朵旁不斷放大,直到重合的瞬間──

王志豪鬆了口氣,擦擦額頭上的冷汗,像脫完水的蔬菜一樣癱倒在床上,「愚人節……竟然過完了?」怎麼感覺好不真實?

「現在可以聽我說了嗎?」張明軒坐在床畔,神色認真地問。

王志豪趕忙坐起來,見他還是這種表情,心裡隱忍著的不安頓時湧了上來,「……怎麼了?」

「我要調職了。」張明軒輕嘆了口氣。

「調去哪?」王志豪有些緊張,但馬上又放下心來,「調職沒差啊反正我在家工作,我可以跟著你一起搬走。」

「我也很想,但是是機密任務,在國外,我不能帶任何家屬。」張明軒垂下頭,「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會去幾年,你可以不要等我。」

王志豪張大眼睛,久久反應不過來,半天才乾笑道:「等等等等……這是愚人節玩笑吧?」

張明軒示意他看時鐘,愚人節已經過完了。

「那個……那個……」王志豪還有些不敢置信,「也可能是你上司跟你開的玩笑?」

「我們是政府機關,不會開這種玩笑的。」張明軒搖頭。

王志豪的眼眶有些紅了起來,躊躇了良久才問:「什、什麼時候要走?」

「今天早上的飛機,所以我還有……嗯,三小時左右吧,可以收行李。」張明軒看了一眼手表。

「……不行!」王志豪一下子慌亂了起來,「不行不行不行!」

「別這樣。」張明軒把他按進懷裡,輕輕搓著他的背脊。

「你不能這樣子!」眼淚奪眶而出,王志豪有些怨恨自己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聽他說,現在自己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整個慌亂得無法冷靜下來,「你不能這樣子!這太過分了!你不能這樣丟下我!你不可以走!我不要這樣!」

抱緊開始大哭的戀人,張明軒微妙地沉默了下,清清喉嚨,有些尷尬地道:「呃,好吧,我好像真的太過分了,我沒想到會弄哭你……愚人節快樂。」

「……哈?」王志豪的眼淚一下子停住了,感覺自己陷入一種對方講的是外星語,有聽沒懂的感覺,「喂……等等!愚人節?愚人節不是八百年前就過完了嗎?現在已經是四月二號了,現在說謊是犯規的──」

張明軒放開他,把手腕上的表伸到他面前。

十一點十分。

王志豪眨眨朦朧的眼睛,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鐘。

十二點十分。

啊?怎麼回事?

想了幾秒,王志豪猛然瞪大眼,終於搞懂發生了什麼事,「你這混蛋!你調了家裡所有的鐘!」

張明軒攤攤手,露出一個感覺許久不見的張明軒式的壞笑,「為了以防萬一,我連你的電腦都調成東京時區了喔!你太緊張,一點都沒察覺到時差耶。」

「你真的是……你這混蛋!」王志豪撲上去揍他,「上次是身分證這次是時間!你一定要每年都搞得這麼華麗嗎!?」

張明軒被他打得咳了兩聲,還是大笑起來,「因為你去年的反應很有趣啊,我想說今年也必須回應你的期待,一定要盛大慶祝一下……」

「盛大你的頭!」王志豪又賞他一拳,張明軒自知理虧,也沒有抵抗,「那調職呢?當然也是假的吧?」

「當然了,我是有家屬的人嘛,就算有那種任務我也會推掉的。」張明軒抱住他,討好地在他頸窩蹭了蹭,「我本來還想說我得絕症耶,不過那也太戲劇性了,你要是不相信,枉費我計畫了兩個月,你要是相信,等等把你弄哭就糟了。」

啊我還不是哭了!王志豪狠瞪他一眼,他說要調職自己都想跟他搬走了,他要是得絕症自己大慨就要開口說跟他一起死了吧!這傢伙也太沒有良心了!把剛剛真情流露的眼淚還回來啊!

「別生氣啊,今天是愚人節嘛。」張明軒捏捏他的肩膀。

「愚你的頭!你這個爛人!我要跟你分、分手!」王志豪大吼,就是結巴的地方有點沒氣勢。

張明軒嘻皮笑臉地又捏捏他,「愚人節是吧?這種把戲騙不倒我的。」

「爛人爛人爛人!」王志豪幽怨地瞪著他,「每次都欺負我……你都不知道我剛剛有多難過!」

「我真的反省了,真的。」張明軒抱著他搖了搖,「我很抱歉,別生我的氣了,我保證再也不會這樣了,真的。」

大魔王難得這麼低姿態,王志豪心裡一動,繼續委屈地問:「那你以後還騙我嗎?」

「嗯……好啦,不騙你了。」張明軒溫柔地揉揉他的頭髮。

太讚了!這必須繼續!表情要再委屈三分!「還會欺負我嗎?」

「也不欺負你了。」張明軒吻吻他的臉頰,溫柔寵溺屬性突破百分之一百二十。

天啊!大魔王轉性了!可以翻身作主了!王志豪興奮了半天,忽然想不出還有啥可以要求的,半天終於擠出一句:「我好像沒聽過你說愛我!」

「小笨蛋。」張明軒低笑了聲,吻了上去,「這種話還須要說出口嗎……我愛你,最愛你了……」

「嗚喵!我也最愛你了!」王志豪開心得心裡開滿小花,乖乖地被他推上床。

 

 

兩個人又在床上幸福快樂地滾了兩圈,把王志豪欺負了個夠本之後,張大人坐起身愉快地抽了根事後菸,看看手表,「嗯,現在是十一點五十九分三十秒,再次祝你愚人節快樂,剛剛說了我很抱歉、我在反省,以及說好不騙你、不欺負你,還有很愛你,都是騙你的,噹啷!驚喜吧!」

王志豪只差沒立刻裸體出去淚奔,勉強撐起痠軟的腰肢,撲上去揍他,「你這混蛋啊啊啊啊──一個愚人節要耍我幾次啊!啊!其他就算了我愛你不准是假的!!」

張明軒笑得異常壞心,往他腰上一捏,王志豪立刻「該」一聲撲倒在床上。

這傢伙沒有人性啊!

「就你也想跟我鬥,智商都不知道有沒有我的一半。」張明軒伸手揉他,把他揉得該該亂叫,在床上像毛毛蟲一樣扭來扭去,「不騙你?不欺負你?你就慢慢妄想吧,我沒虐得你天天哭,你就該流著眼淚感謝我了。」

王志豪被他先捏後撓,笑得都快斷氣。

「怎麼樣?認命了沒有?嗯?」張明軒終於放開笑到哭出來的王志豪。

「嗯……哈……」王志豪喘著粗氣,用濕潤的眼睛望著張明軒。

「怎麼?這是要再來一次的意思嗎?」張明軒看著手癢,又多捏了他幾下。

王志豪狂笑著掙扎開來,喘著氣問:「那、那個愚、愚人節……究竟結束沒有啦?」

「嗯,結束了啦,恭喜你可以安心等到明年四月。」張明軒壞笑,「放心吧,明年我一定會想個更好的主意,好好幫你慶祝這個屬於你的節日。」

「但是不可以再騙我說要離開我……除此之外你想怎麼欺負我都行。」王志豪一臉嬌羞,「想在床上欺負我一整天也行。」

張明軒文質彬彬地微笑著,「我怎麼覺得這主意根本不構成欺負?」

「哪有──這明明就是弄哭我最快的方法啊──你不是很想看人家哭嗎──」王志豪扭扭捏捏。

張明軒遠目,「我忽然不是很想看你哭了。」

「你怎麼這麼難討好啊!」王志豪抱怨。

「你今天才認識我嗎?」張明軒哂笑著捏捏他的腰,「都嫁過來多久了,還不知道怎麼討好我。」

「你也就仗著我喜歡你。」王志豪撇撇唇,翻身壓到他身上,一臉的抱怨,又隱約帶著一些不好意思,「雖然你就是這種人,但我還是……那個,嗯,很愛你。」

有時候王志豪會有點疑惑,自己到底為什麼會被這樣吃得死死的。

自己應該大概可能或許說不定不是被虐狂才對,到底為什麼每次都被欺負到哭,還是死心塌地的呢。

大概是因為,每年也只有愚人節這一天,才會真的被騙吧。

其他的日子裡,這個壞心眼的男人,說的總是實話。

看,就像現在這樣,他會有點無奈地嘲弄道:「幹嘛這麼肉麻?」但又會小聲咕噥著:「好吧,我也是。」然後像是要掩飾不好意思那樣,迅速地吻上來。

這個人總是會回應自己的所有期待。

愚人節早就結束了,剩下的,都是真心和實話。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MAKE*


王志豪:「我說啊……為什麼連續兩次都是我們出來慶祝愚人節啊!能當結日賀文主角是很好啦,但就不能慶祝正常一點的節日嘛!?情人節啦聖誕節什麼的啊!」
張明軒:「因為情人節是巧克力商的,聖誕節是耶穌的,只有愚人節是屬於你的節日啊。」
王志豪:「你惦惦!你難道沒有發現嗎!因為是愚人節賀文,我們每次都被拉燈啊啊啊啊啊!這對你來說是無上的損失啊!」
張明軒:「我看只有你覺得是無上的損失吧……你究竟有多被虐狂啊。」
王志豪:「我才不是!我真的不是!」
張明軒:「呵呵,那就這樣了,大家我們明年愚人節見喔!」
王志豪:「不要忽視我!我不要過愚人節啦!我要情人節!我要情人節!」(打滾)
張明軒:「好啦好啦,愛對了人情人節每天都過喔,要滾我們回家滾床吧。」
王志豪:「真的嗎!老公我果然最愛你了!(心)」
(由於愚人節是普遍級節日,以下拉燈,謝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