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響起的時候,林亦偉正在考慮要不要去睡。

都這個時間了,除了那傢伙應該沒人會打電話來了吧?

電話響第二聲的時候,林亦偉已經撲過去將之接起,急促地道:「喂喂?」

電話那端頓了一下,傳來男人低沉的笑聲,『我才在打算,如果響三聲你沒接,就要掛電話的。』

「就因為這樣所以才趕快接的,你不要總是怕吵到我睡覺,我要是睡了地震都震不醒,區區電話還不放在眼裡。」林亦偉順順急促的呼吸,走到廚房,拉開冰箱,邊抱怨道:「你怎麼又忙到現在?」

『沒有辦法,公司那邊又臨時開了個會,因為一個議題僵住了。』男人的聲音也略顯疲憊,但隨即就轉為溫柔,『你也是,別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林亦偉探向牛奶的手頓了下,心想對方也看不到,便抓出了葡萄酒,「哎喲,我是在唸書啊,快考試了,現在不唸怎麼行……」

『誰叫你平常都不唸?』男人的聲音立刻轉為嚴肅,好像還可以看見他蹙起眉的模樣,『如果你肯一天唸個一小時,就不用臨時抱佛腳熬夜了。』

「我知道啊,知道但是做不到是一般學生的通病嘛……」林亦偉心虛地吐吐舌頭,把酒瓶放回冰箱,端著裝滿紅色液體的高腳玻璃杯返回客廳。

『你呀……』男人無奈地低嘆口氣,明明是略帶責備的口吻,卻帶著很深的疼寵,讓林亦偉的心頭泛起微微的甜,『我太寵你了,我回去會好好管你的。』

林亦偉蜷縮在沙發上,啜了幾口甘美的酒液,呵呵笑道:「那你趕快回來……」

『怎麼了?』男人的語氣又轉而溫柔了起來,『我不在,很寂寞嗎?』

『才沒有……』林亦偉伸舌沾舔著酒液,邊口是心非地否認著。

男人略帶促狹地道:『不寂寞的話,我就接受這邊社長的招待,多待幾天再回去喔?』

林亦偉微紅了耳根,不悅地咕噥道:「既然知道答案,為什麼一定要強迫我說……」

『我想聽你說呀。』男人的聲音在溫柔而略帶壞心時最為迷人,就連那麼理直氣壯的語氣,都讓人生不起氣來。

林亦偉咬了咬唇,終於輕輕地道:「很……很寂寞……好想你……趕快回來吧……」

電話那頭頓了下,男人苦笑起來,『不該強迫你說的,我現在好想回家,想立刻回到你身邊……』

林亦偉連臉都紅了起來,發燙的耳朵緊貼在聽筒上,好像就算只是稍微靠近男人的聲音一點,都可以感覺得到那溫暖的懷抱。

寂寞嗎?當然寂寞,這棟屋子裡只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空氣冷得都快要結凍了,不管是讀書還是打遊戲都索然無謂,生活中被切掉一大塊,剩下的零零碎碎也拼湊不出自己該有的樣子。

據說無伴的兔子是很容易死掉的,那麼,愛上這個人之後,自己就是一隻寂寞的兔子。

分開短短的時間固然無所謂,但時間一長,就覺得無所適從,縱使仍然能聽到那個人的聲音,還是不夠近,不夠近到填滿空虛的心。

好寂寞,好寂寞,寂寞到快要死掉了。

漫不著邊際的聊天之中,一杯酒很快就空了,林亦偉洗完杯子,邊講電話邊關好家裡的門窗電燈,窩上床,聽著男人用溫柔的聲音敘述工作上的趣事,他想在講電話之中培養好睡覺的情緒,有時候覺得這張雙人床太空,他也會睡不著。

就在林亦偉覺得差不多可以睡了的時候,男人忽然問:『你喝酒了?』

林亦偉本能地「嗯」了聲,又趕忙否認道:「沒有啦!」

男人「哼哼」地笑了兩聲,『你又偷喝我的酒啊……』

「哎喲……被你嚇醒了啦……」林亦偉掩著臉呻吟,「有什麼關係嘛,只是喝了一點點而已……醫學雜誌不是說喝一點點葡萄酒對心血管很好嗎?」

『那是成年人,你未成年。』男人立刻以堅定的語氣道。

「再兩個月就成年了啊……」林亦偉扁扁嘴,理直氣壯地反駁道:「而且你自己還不是跟未成年少年同居,還作愛!還一個晚上做那麼多次!」

男人被他堵得講不出話來,電話那邊只剩略顯急促的呼吸聲。

林亦偉得意地揚起嘴角,忘記窮寇莫追的道理,又補了一刀:「而且還喜歡玩情趣遊戲,每次都叫我做那種羞恥的事!」

電話那端又頓了一下,男人低沉地輕笑出聲。

「幹嘛?」林亦偉背後的毛都豎起來了,「幹嘛幹嘛?」這個人只要一這樣笑,就沒有好事。

『這個話題讓你精神來了?』男人用輕柔而帶點危險的聲音問,『我這麼多天不在,身體也很寂寞吧?』

「才、才沒有……」林亦偉本來安然躺平在床上的身體緊繃了起來,不安地微微坐起。

『這麼冷漠?我可是很寂寞很寂寞的呢……』男人低笑著說,『光是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想重重吻住你,想咬你的唇瓣、舌頭……想把舌頭探進你的口腔裡……吻到你不能呼吸,只能發出好聽的悶哼……』

林亦偉低喘了口氣,光是聽到對方的聲音,就有自己的確正被吻住的窒息感,酒精在血液裡流動,他的整個身體都燒了起來。

『你都不知道你那種迷離的眼神多麼誘人……』男人還在繼續敘述,聲音因為摻雜情慾帶點低啞,『哪,你穿著睡衣對吧?脫掉吧,這樣就可以直接撫摸你的肌膚了……』

林亦偉掙扎著坐起,勉強脫掉上衣,又把耳朵湊到聽筒旁,「脫、脫掉了……」

『你的肌膚現在一定是漂亮的粉紅色吧?』男人低笑著,喑啞的聲音非常性感,『乳尖站起來了吧?你的身體很敏感,只要稍微碰一下,就會立刻有反應……如果惡劣地用點力道捏你,你就會發出很好聽的聲音……』

林亦偉顫抖的手掌覆上了自己的胸口,用手指輕觸自己的乳尖,果然已經硬挺起來,他學著男人在情事裡的手法,輕輕揉弄了一下,然後帶點力道捏住,「哈啊!」他挺起腰,睜大了眼睛,忍不住發出驚叫聲。

『褲子也脫掉吧?』男人低聲道,就像是惡魔的細語一樣,『這樣不夠吧?下面也站起來了吧?我不在的時候你很少自己做,現在已經累積很多了吧?所以不過是聽到我的聲音,就興奮成這樣……』

林亦偉輕顫著踢掉了褲子,為了不要發出羞恥的聲音,牙齒深深地咬住了自己的唇。

男人柔聲道:『你又咬下唇了吧?真想吻你呢……』

林亦偉顫抖地微張開嘴,「我……也想……」

男人低笑起來,『哪,握住那裡吧,可憐的孩子,很餓吧?好想看你現在的樣子呢,你情動的時候,只要輕搓一下,你就會瑟瑟發抖呢,還會用那種希望被欺負的眼神看著我……』

林亦偉嗚咽了聲,單手握住了自己的分身,輕輕搓揉起來。

『不要只是上下搓動,用手指去揉前端……我平常是怎麼做的,嗯?想像那是我的手就好……』

「唔……嗯……不要……這樣會……」

『握緊一點,現在已經分泌出興奮的液體了吧?好想念你可愛的樣子……這時候輕捏的話,你就會露出想哭的表情呢……對,就是用手指輕輕刺……』

「哈啊!我──嗯……」

聽著遠方的指導,理智在快感和性感的聲音裡變得一片模糊,手上生澀地學著男人的手法,不斷玩弄著自己的性器,直到再也忍不住。

『想射了吧?』男人笑了笑,低聲地命令:『求我。』

「嗯……」儘管掌控著自己的是自己的手,林亦偉仍然含著淚搖搖頭,直到受不了,才嗚咽道:「求你──」

男人又笑了起來,彷彿大發慈悲地道:『真拿你沒辦法。』

林亦偉才放開箝制著自己的手,尖叫了聲,發洩出來。

『哪,衣櫃裡有穿衣鏡吧?』男人繼續用那種性感而惡劣的聲音低語,『去鏡子前面,看看你自己的樣子……』

林亦偉撐起虛軟的身體,跌跌撞撞地下床,拉開衣櫃,坐倒在鏡子前面。

『很美吧?剛發洩過的樣子……迷濛的眼睛和泛紅的肌膚……這種時候我就特別想侵犯你呢……』男人又低笑了起來,『哪,手上沾著自己的精液吧?把後面打開吧……光只是剛剛那種程度,應該餵不飽你吧……』

林亦偉又嗚咽出聲,輕搖了搖頭。

『乖,把腿打開。』男人哄著。

林亦偉慢慢張開腿,看著鏡子裡自己飢渴而淫蕩的樣子,覺得羞恥的同時又因為如此而更加敏感,他把手往下伸,手指慢慢刺入了自己的後穴裡。

『進去了吧?那個地方是不是又緊又熱?』男人再次低笑了起來,聲音更顯得喑啞了,『剛開始會有一點痛,不過很快就會舒服起來吧?伸進去呀,記得我是怎麼做的吧?』

「唔、唔嗯……」林亦偉低低地啜泣著,把手指往裡推,然後模仿男人玩弄他時的舉動,淺淺地抽動起來,男人說的沒錯,剛開始有點痛,但早已習慣的後穴很快就乖巧地包覆住他,小力地吸吮起來,才發洩不久的分身也起了反應。

男人一邊輕笑一邊低聲指導著,很快的他就把第二根手指也探了進去。

但光是這樣還不夠,慣於從被侵犯中得到快感的身體燒起比剛剛更熱的熱度,比起前身的發洩,他更想要被男人進入……被不斷占有直到失神……林亦偉啜泣著輕喊對方的名字。

『很想要我吧,可憐的孩子……』男人低笑著,然後忽然頓了頓。

林亦偉也頓住,顫抖地發出疑惑的短音。

『嗯……』男人低嘆了口氣,『都三點了啊。』

「你──」林亦偉瞪大眼,「你又──可是我這才兩點──」

『三點是我的極限了。』男人的聲音非常溫柔,內容卻很可怕,『乖,不要擔心我,我去洗個冷水澡就好,你乖乖去睡,別亂了作息。』

「可是我──可是我──」林亦偉氣到說不出話,「你怎麼能──」

『乖喔,我得去洗澡了,明天還要早起。』男人笑著做出親吻的聲音,『早點睡,晚安。』

「你!!」林亦偉氣憤地抽出手指,不能自已地發出難耐的悶哼,但回應他的僅有空洞的「嘟嘟」聲,電話已經被掛斷了,「你這個──」

他也得洗冷水澡了……

「你這個混蛋!!」電話被全力摔在地上,更氣的卻是明知道男人到三點非睡不可,卻忘記時差,接受了挑逗的自己,「混蛋!等你回來走著瞧!我下次不會再准你出差了!!」

咆哮完,林亦偉全身癱軟地倒在地上,不知道要怎麼降下燒起來的熱度,陪著他的只有同樣支離破碎的電話話筒。

林亦偉掩面低泣起來,「嗚……可惡,這禮拜的第二支電話了……」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