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必須要承認,這是你人生中做過最失去理智的事情了。

不過,再仔細想想的話,其實你也沒有感到後悔。

事情是從哪裡開始的呢?嗯,引爆點就是那個女人跑到你這邊來哭訴吧,你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你老是躺著也中槍。

雖然你老早就知道,廖士哲那傢伙基本上就是個爛人。

你們倆的孽緣從很小就開始了,住隔壁的同年孩子,無可避免地必須以青梅竹馬之名一起活動,所以從幼稚園的時候,你就已經很習慣那傢伙像條吵鬧的尾巴一樣跟在你後頭甩也甩不掉。

那傢伙從小就軟弱又愛哭,所以常常被班級裡面的老大欺負,每次都必須要你挺身而出揮舞拳頭,事情才會解決,而那傢伙也只不過是可憐地吸吸鼻子,咕噥幾句還是你最好之類的廢話,了不起讓出兩顆糖果,你卻得替他賣命,可憐你那時還小,得意於當老大的威風,竟然沒覺得這種關係一點也不公平。

廖士哲,那傢伙,那真是個沒優點的傢伙,說真的如果不是那張臉還能看,那傢伙根本毫無可取之處,當然了,那張從幼稚園就招惹別人招惹到你們都出了社會還繼續給你帶來麻煩的臉,也一點都不能說是優點。

是的,明明招惹麻煩的是他,處理麻煩的卻老是你。

那傢伙非常容易陷進莫名其妙的感情糾紛之中,而那些莫名其妙的人都不會為難他,而是全部跑來為難你,症狀輕的哭訴廖士哲怎麼可以如何如何云云,症狀重的旁敲側擊廖士哲的身家愛好,症狀無可救藥的央求你幫忙追他。

他媽的,老子是那傢伙的保母嗎!?你有時候很想直接對著那些為求神問卜而來的傢伙們翻桌。

好吧,你偶爾也會想,廖士哲也不是錯得很離譜啊,只是對自己的事情很遲鈍,對每個人都很溫柔,那種溫柔太過曖昧導致他老是被愛上,偏偏愛上他的人都不大正常,然後他也屢勸不聽而已。

就是這樣而已嘛,其實廖士哲也沒錯啊哈哈……

沒錯個屁!叫廖士哲去死吧!!

 

「嗚嗚……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他……」那個女孩子咬著手帕在你面前哭時,你一直在反省,自己為什麼要浪費寶貴的時間,坐在咖啡廳裡聽人家訴苦,說不定等下你還得買單,就算已經是男女平權的時代了,男生要買單仍然是很多女孩子的慣性思考,就算這男生不是男朋友而只是個倒楣的路人也一樣。

「妳冷靜一點。」你嘗試以理性的語氣說,「如果妳真的那麼喜歡他,那就好好堅持下去啊,如果真的不行就乾脆點放棄吧。」

你跟廖士哲雖然是在不同的公司裡,但地理位置近,兩家公司又有生意往來,你們又是人盡皆知的青梅竹馬兼好朋友,所以連聯誼也是一起辦的,這個女孩就是那時候,你們一起認識的。

那時候你們倆都只是去湊人數而已,所以一起窩在角落喝酒聊天,然後那女孩主動湊過來了。

女孩屬於愛撒嬌又黏人的那型,完全是你想要敬而遠之的典型,聊沒幾句你就找藉口走開了,但廖士哲在那裡坐了很久,而且看似聊得很開心。

你有點幸災樂禍,老實說廖士哲也不喜歡那一型,這你是很清楚的,可是那傢伙就是個不願意辜負別人熱情的爛好人,現在心理鐵定在不耐煩吧?哼,早就告訴過他不喜歡的時候就要明確拒絕,不聽老友言,等著吃苦頭好了!

好吧,但是為什麼報應回到你身上了呢?

廖士哲對這女孩溫柔又縱容的結局就是,人家果然喜歡上了他,並且在前不久告白了,你還記得那天廖士哲慌慌張張打電話給你,用快要哭出來的語氣問:「我又被告白了啦怎麼辦啊?銘偉你要救我!」

救個頭啦老叫他不要招惹人家!

「我不知道她那麼容易就喜歡上我啊!喜歡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嗎?我們不過吃了兩次飯發過幾則簡訊而已,我不覺得我對她特別好啊,為什麼就被喜歡上了呢?」廖士哲的語氣非常惶惑。

不喜歡人家,跟人家出去吃飯幹嘛啊!?

「她說得好像沒人陪一樣,我覺得很可憐……」廖士哲的語氣有點心虛了,但隨即又轉而可憐起來,「我已經盡量聽你的話了,我最近都很安分吧?我以為我已經學會抓距離了,我不知道那麼容易就會被喜歡上啊!」

廖士哲在某方面而言真是個令人想鼓掌喝采的天才,他最高紀錄曾經同時招惹到五個人,然後陷進六角戀裡面,更厲害的是男女都有,同時喔,同時喔!天曉得他怎麼辦到的!

那次也是你居中奔走協調,弄得心力交瘁,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解決,被你罵得狗血淋頭的廖士哲,就像沮喪的大狗那樣低垂著頭,用可憐兮兮的語氣說:「銘偉,我知道我錯了,我一定改,我真的會改,你原諒我好不好?」他一邊啜泣一邊張大眼睛哀求地看著你,你只好嘆息著原諒他,然後他的確是安分了一段時間。

那麼眼前個女人又是怎麼一回事?你不記得你曾跟她透露你與那個沒大腦的笨蛋是好友!還是你們之間的孽緣已經人盡皆知?你擺脫不掉那個討厭的尾巴了嗎?

「嗚嗚嗚……」在前些日子告白然後被好險還知道個好歹的廖士哲拒絕的女孩正在哭,「廖士哲說他是同性戀啦──我真的搞不清楚男人哪裡好,但他說他就是喜歡同性那種彆扭強勢難以征服的樣子,我連我可以為了他變性這種話都說出口了,但是他還是不願意嗚──」

「是噢……」你滿頭黑線,廖士哲不算說謊,他確實男女通吃,「妳不用去變性啦,他如果不喜歡妳那就是不喜歡,變性了也沒有用,何況為了追求別人去變性……這在心裡審查就不會過關的。妳如果真的喜歡他,就不應該在乎性別的事情,要讓他也喜歡妳才行啊。」

哭泣小姐抽咽幾聲,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你,「那你幫我追他好不好?」

來了嗎無可救藥患者!實在忍無可忍,你嘆息著問:「你到底喜歡那傢伙哪一點啊?那種充滿缺點,老是勞煩別人照顧的傢伙……」

「你不明白啦!他很溫柔,真的很溫柔,他是成熟又有包容力的男人!」女孩的雙眼變成了愛心形。

那個愛哭的傢伙成熟個鬼啊……是什麼讓妳產生他很成熟的錯覺啊小姐……

「他很紳士又很懂得女人心,從來不會勉強我,對我很體貼,就算我心情不好也會安靜地陪著我,總是對我微笑,不會讓我感到尷尬……哎喲反正他很好啦!」女孩羞澀地說。

啊……你心想,這個人沒有看到真正的廖士哲啊。

真正的廖士哲是一個很幼稚的人,聒噪又喜歡惡作劇,假日都窩在家裡打電動,肚子餓就跑來你家賴你做飯,如果用拳頭敲他的頭,他馬上就會變得淚汪汪的,大聲兇他趕他走的話,他也會暫時走開,可是很快又會黏回來了,就像甩不掉的橡皮糖一樣討人厭。

真正的廖士哲是個沒有優點的討厭的大笨蛋,才不是女孩嘴裡的王子呢,你光聽那些誇讚就想笑。

轉念想想,又覺得有一些可悲,這個女孩其實並不認識廖士哲嘛,她到底憑什麼說自己喜歡廖士哲呢?為什麼大家總是喜歡上假的那個廖士哲呢?那真正的廖士哲又要怎麼辦呢?

啊,可是用假面具去面對別人的廖士哲也很混蛋啊。

禍害,那傢伙真是個禍害!你聽著女孩不停哭訴「你不會懂我跟他之間的事情啦」,又不停要求「幫我追他嘛」,就覺得滿肚子火。

無意義地應和著對方,你在桌面下打簡訊,把罪魁禍首罵了一頓。

幾分鐘之後,咖啡廳的門被推開,女孩發出了猶如看到夢中情人的驚呼,你轉過頭,果然,廖士哲急匆匆地走了過來。

嗯,那句「我要跟你絕交」果然有用。

「妳為什麼要來騷擾銘偉?這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廖士哲看起來是跑著來的,站定之後,深喘口氣,就立刻對女孩發出了質問。

「可是我……」紅唇委屈地顫了顫,女孩又哭了,「可是我真的喜歡你嘛!我可以等你啊,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等你變正常!」

「什麼叫正常啊?」廖士哲看起來也不耐煩了,或者絕交簡訊給他的打擊很大,語氣也嚴厲起來,「我就是喜歡男人啦我這輩子都喜歡男人!我對軟綿綿的女孩子沒有興趣!」

女孩放聲大哭起來,「反正你現在又沒有情人,跟我交往有什麼關係!交往之後你就會愛上我啦!」

全咖啡廳都在往這方向看,你一邊火大一邊默默喝咖啡,哇靠人生真是比連續劇還精彩。

「我不會愛上妳啦!」真正的廖士哲幾乎完全冒出來了,語氣的耍賴程度跟他對面的小女生有得一拼,「其實我要跟前男友復合了,我今天就是要說這件事,雖然很殘忍,但是感謝妳讓他產生危機意識,我們才能複合!」

女孩停止哭泣,抖了抖嘴唇,「你說真的嗎?」

廖士哲嚴肅地點點頭,「真的,所以對不起,我們是不可能的,妳值得更好的,去找一個比我更好更適合妳的男人吧,是我配不上妳。」

你翻了個白眼,這情聖,最後還是講了媲美羅曼史小說的台詞!

女孩果然又潸然淚下,然後視線在你們兩人之間游移,「哇」地大哭出聲,「你們是一對!我早該想到的啦!」

怎麼又躺著也中槍啊!?你嘴裡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廖士哲則是怔了一下,沒承認也沒否認地搭住你的肩膀,誠懇地道:「無論如何,請不要再騷擾他了。」這發言比承認還糟糕。

「我祝福你們!!」女孩大吼完這句話之後,抓起皮包哭著衝出了咖啡廳。

啊啊……果然要自己買單了,你嘆息著想。

廖士哲在女孩的位子上跌坐下來,吁了口氣,用小動物般的眼神看著你,「事情解決了,我們可以不絕交了嗎?」

你把杯子用力放回盤子上,製造出刺耳的噪音,「廖士哲,我很厭煩每次都要被戰火波及你知道嗎?」

「沒有下次了,我保證我會改的!」廖士哲露出想哭的神情,探手過來抓住你,「你原諒我嘛好不好?不要放棄我嘛!」

你有一種正在教訓花心男友的錯覺,而那錯覺讓你更火大,事實上你們只是倒楣黏在一起的青梅竹馬而已,而且倒楣的只有你,這到底算什麼啊?

廖士哲輕捏你的手,委屈地不停叫喚你的名字。

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好啊?這種充滿缺點的男人!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啊!?為什麼連──

「我以後都聽你的話,好不好,銘偉?我已經知道你說的都是對的,我盡量對別人冷淡一眼,不要亂招惹別人,好不好?我一定會改的!」也不知道這是第幾次發誓了,廖士哲每次的語氣都很誠懇,事實上他也的確會改,只是很容易故態復萌而已,最後受害的又是你。

這種禍害,到底哪裡讓人想要跟他交往了?

真是越想越生氣。

你甩開他的手起身,在他也跟著起身之後,抓住他的領子,湊過臉,狠狠啃了一口他的嘴唇。

他用錯愕的眼神看著你。

「你這個禍害,從今天起我接收了,如果你再隨意招惹別人,我就要以情人的原則處罰你,從今天起好用的朋友沒有了!」你對他怒吼。

他又怔了一下,然後高興地笑開來,「是的!」

你必須要承認,那是你人生中做過最失去理智的事情了,至少是之一。

看著那太過燦爛的笑容,你心裡又想……

會喜歡這個男人,好像,也不是那麼奇怪的事情吧。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