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這是超級倒楣的一週。

工作上出的錯誤就不用提了,上司只差沒把企劃案摔到我臉上,叫我回家吃自己……但我覺得也快了,好吧,這種小公司誰稀罕待啊,要不是我窮得都不挑了……

鄰近週末,我的倒楣度也逐漸攀升,反正撐傘可以被風吹壞,剝殼可以折斷指甲,無薪加班就不用提了,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之後還得優先處理耀武揚威的小強,早上睡過頭,睡過頭就算了電車還遲到,用盡全力跑了之後我的確比上司更先踏進辦公室,可是公司是打卡制啊啊啊——

在我開始懷疑喝涼水也會塞牙縫會不會不只是句諺語時,倒楣的一週迎來了最高潮。

清晨,我在慘淡的晨光之中,看著懷裡的少年慘白得幾乎像會消逝的臉。

「對不起……」他小小聲地,淚水掛在眼眶裡。

「我不要對不起。」我努力壓抑著哽咽,「不能再陪我走下去嗎?一年也好,一個月都好……不能為我撐下去嗎?」

他虛弱無力地笑了笑,「你知道的……不可能的……讓我走吧。」

我抱緊他,把頭埋在他肩上,聞著熟悉的味道,泫然欲泣,不出更任性的話,也不情願乖乖放手。

「你再找一個更好的吧……」少年虛弱地笑著,溫柔又美麗,從我小時候他就是這樣的,我不知道要怎麼適應失去他的生活。

「多一天都好……」我嗚咽出聲。

「那又能改變什麼呢……」他笑著嘆息。

我深吸一口氣,然後沉重地吐出。

人生總是有這麼殘忍的結局,離別的時候,我討厭離別的時候……

我抬頭,沉重地看著他。

於是他又笑了,「再見……」

我伸出顫抖的手,慢慢蓋在他眼睛上。

「再見……主人……」隨著眼皮被我蓋上,他低喃,「確認指令,關機。」

機器運轉的聲音消失了,房間裡恢復一片寧靜。

良久,我抱著失去動靜的少年哭了起來,「小黑──小黑你怎麼可以這樣丟下我——」

從小用到現在的電腦終於壞掉了。

這是一個人型電腦的時代,日新月異的科技讓他們的壽命逐漸趨近人類,但從小就在我身邊的小黑已經是舊機型了。

從這倒楣的一週開始時,他就有一些要壞掉的徵兆,這讓我很恐慌,人在國外,失去熟悉而依賴的夥伴非常恐怖,如果要購買新的,我希望他可以撐到我回國,畢竟大部份的中央處理器都是我們國家做的啊,我為什麼非在國外花那麼多錢買自己國家出產的東西不可呢……

終究還是撐不到啊,我嘆了口氣,嗚嗚我的小黑……

我有網路成癮症的,不能一天沒電腦的。

我輕手輕地把少年放在床鋪上,把被子拉好,然後抓著錢包衝出家門。

不行,沒電腦我要死了,我一定要弄台電腦,就算很虧也沒辦法。

小黑啊,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一起變老的,你怎麼能現在就棄我啊!

還是我真的太過份了?

回想起昨天朋友對我:「依你那種使用習慣,敢買個小台的應急試試,包準三天之後就燒掉了,又得買新的。」

好吧,我是不該拿攜帶型當居家型用,不該拿他下載動畫打網路遊戲,我也知道攜帶型那種纖細的機器就是用來寵的,可是我只是一個赤貧階級我沒錢買兩台電腦啊……

我一邊咕一邊進了電子賣場,還是先去看小台的電腦,一看之下我就立刻否決了之前的想法。

這種七、八男孩的外型……這種東西能用嗎這麼小台!!我喜歡的是小黑那樣的美少年啊至少給我一個十六的吧!

回想起友人:「我買過一個五的,攜帶方便是方便,沒撐多久又忍不住去買大台的了。」

我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想法,十都太小了不在我守備範圍之……搭載的中央處理器跑得慢文書功能還得自己安裝……而且一點都沒有比較便宜。

我在電腦區晃了半天,令我訝異的是,此店電腦年齡極度不平均,小的不到十,大的超過二十,至於我守備範圍的美少年,每一個要價都比我的預算多三倍。

這是怎樣?不讓人花錢了嗎?我直接詢問電腦區的店員。

「啊,先生真的很對不起,我們店比較小,你如果需要更齊全的機種,建議您去橫濱那邊的電腦專賣店。」店員以帶歉意的表情道。

橫濱?橫濱很遠欸!不行啊我現在就需要電腦我就我有網路成癮症啊……

我焦躁地在電腦區轉來轉去,想買一台跟小黑一樣製造廠的,我覺得這牌子很耐操,不過他們攜帶型做得怎麼這麼少……我在唯一的那台前面停了下來。

閉著雙眼的青年年紀大約在二十五上下──超過太多了;頭髮是柔軟的淺金色──我喜歡黑的;看起來很結實──耐操是好事,可是我喜歡纖細的啊!

這太大了這太大了這太大了……我轉頭問店員:「沒有小一點的嗎?十九……?」

店員的眼神瞄向旁邊那個標價可以讓我直接轉身出去的美少年。

我看了一眼那完全符合我審美觀的美貌和纖細身型,心頭淌血地繼續研究眼前的青年──中央處理器,愛五系列,好吧比我要求的高我只要有愛三就滿足了……搭載的系統是風七,這倒是沒差,風系列現在大家都搭載風七,雖然我比較習慣上一個版本,小黑就是那版本……文書系統果然沒有,這完全反映在他雖然微微超出我預算但仍屬可接受範圍的價格上。

店員很沒誠意地推薦道:「呃您也看到了,這台電腦沒甚麼大問題……空間也很……」

廢話,有問題的電腦還拿出來賣你們是想坑客戶嗎?我也知道運轉上沒問題,可是這種新機型,買了之後大概一輩子不會壞掉,頂多就是換零件,而一想到我必須跟這種壯碩的青年度過一輩子,我就悲從中來。

可是我不大信任網購,又不想跑太遠慢慢挑,網路成癮症太要人命了,雖然現代人大部分都有這種病……

「呃,先生,」大概是看出我不大滿意,店員笑咪咪地開口,終於打算認真推銷了,「其實這個機型還滿耐用的,不過我建議您不要選擇風七系統,我們有搭載最新花七系統的,價格只差一點點而已──」

我抽了一下嘴角。

目前盛行的系統有四個廠牌,風系列最普及,花系列嘛……是功能最多的,搭載花系列的電腦比起電腦更趨近於機器人,他們什麼功能都有,可以兼職管家、司機、廚師……最重要的是,花系列內建完美的性愛系統,也就是說,嗯,還可以當床伴使用,「解決主人所有需求」一直都是花系列的口號。

要不是小黑的硬體不過關,之前我也會給他搭載花系列,可是我眼前這一個……

「最新版本的花七保證電腦可以記住所有主人喜歡的台詞和花招,會自動偵測主人的床上習慣,只要連上線就會自動搜尋更新版本,包準主人永遠不厭倦──」店員口沫橫飛地推薦價位比風系列多一個零的花系列。

我抬頭給他一個眼神死,指著那肩寬腿長、體格壯實的青年,以悲痛到快哭出來的語氣咆哮:「這傢伙搭載花系列還能用嗎!?就算能用我對著他也沒有辦法衝動!!」我知道這台主機便宜你撈不到油水,可是也不要矇著良心推薦我搭載花系列好賺錢啊!

「先生你沒辦法衝動也不是我的問題……」店員看起來也很想哭,「您已經在主機前面站了半小時了,如果您中意那就買吧,不中意那我給您介紹別的吧?」

我再回頭看一眼纖細的美少年,然後以心如死灰的語氣道:「好吧,我買。」

付完帳之後,戶頭一陣冷清,我的心底也像有冷風吹過。

就算機型再便宜,也改變不了電腦是高價產品的事實,當年擁有小黑的時候我是窮學生,當然是靠爸媽出錢,現在……唉,存款跌破最低紀錄了呃……

提著沉重的產品箱,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家了,不過至少回家之後我立刻就可以開機上網,這是唯一值得高興的事情。反正我又不是來買老婆,我是來買電腦的,重要的是處理器和硬碟空間而不是身材啊!

一邊安慰自己一邊踏進家門,把電腦拼湊起來之後,第一次下達開機指令。

「確認指令,開機。」青年慢慢睜開眼,是沉穩的深棕色,「請進行基礎設定。」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的聲音是聽起來很舒服的男中音,非常自然的人聲,不像小黑多多少少還帶著機械的質感。

我依序讓他確認聲紋和指紋,進行瞳孔掃描,又按照要求輸入了一堆設定。

青年正座起來,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眼瞳中也出現了光彩,就像他終於從機器變成了人,獲得新的生命一樣。

了不起,科技真是日新月異啊……

青年對我深深鞠躬,用日文朗聲道:『主人您好,初次見面,我是搭載正版WIND7系統日文版本的──』

我冷冷打斷他,『主人我的慣用語系是中文。』

『咦!?』青年有一點受到打擊,臉上露出帶些惶惑不安的表情,『我、我知道了,現在立刻調整……』

不愧是全新機種加上正版軟體,他迅速連上網路,沒過幾秒又恢復陽光的笑容,這次已經換上一口標準的中文,「主人!」

我點點頭,用複雜難過的眼神看了一眼床上的小黑,「幫我……安置一下他。」我實在說不出「處理」這種詞彙。

青年看向小黑,馬上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以比較沉穩的態度道:「是的。」隨後就起身走過去把小黑抱起來──公主抱,絲毫不愧對他的體格──迅速地離開我的視野。

我撐著頰,低低嘆了口氣。

這年頭沒車沒房,工作看起來又沒前途,別說找不到老婆,連同性的戀人都找不到,我不否認我本來確實有打算要把電腦當老婆用,所以現在我很失落,這並不是那個開朗的青年的錯,他也沒辦法決定買他的人,但就算理智上知道,也不能改變我很沮喪的事實。

貧賤夫妻百事哀啊……

沒過多久,青年回來了,乖巧地在我面前坐下,睜著那雙誠實單純的褐色眼睛看著我。

電腦也是有「個性」的,我看過性格暴躁或者耍賴不聽主人話的電腦,也有超級溫吞,做什麼都慢三拍的電腦,除非有額外的錢去定做,不然這種個性是很隨機的,雖然本質上他們都很忠誠安靜,然後隨著接收資料和安裝程式,慢慢改變自己,逐漸跟主人磨合,最後成為不可缺少的夥伴。

適應一台新電腦固然痛苦,但他們努力於跟主人培養默契也是很辛苦的……

這台電腦看起來是單純開朗的性格,應該很好相處才對。

我忽然有些心軟起來,我伸出手,輕輕地摸了摸青年柔軟的淺金色頭髮。

青年怔了下,努力想維持沉穩鎮定的表情,但臉上泛起淺紅。

我也怔了下。

我們就這樣相對無言地靜默了一段時間。

然後我搔搔頭,開口道:「從今天起,你就叫做小金。」

他又怔了下,用力點點頭,露出開心的笑容,「是的,主人!」

 

 

跟小金的同居生活異常不順利,雖然他下載了中文的溝通系統,但那無法改變內建是日文的事實,所以我老是看著一堆日文檔名找不到我要的東西,再者為了省錢他是不附帶文書系統的,於是我不得不四處跪求朋友想辦法替我弄一套來安裝,但又因為語系不同而使安裝困難重重,讓我焦頭爛額了一整個月。

除此之外,其實風七系統的確挺人性化,說來還是適應的問題,而體型很大隻要拍飛我應該很簡單的青年,那老實又少根筋的樣子,也著實讓我生不起氣來。

雖然外貌年齡已經有二十五歲,但新電腦只是一張白紙,跟稚兒沒有兩樣,不教他他是不會懂的。

我第一次用他瀏覽同性戀色情網頁的時候,他驚呼了一聲,我才猛然意識到這已經不是小黑了,他不知道我的愛好也不習慣我的作為。

我帶點罪惡感地看向小金,高大的青年把身體縮了起來,手掌掩著唇,臉上漲得通紅,察覺我的視線之後,就努力做出鎮定的模樣,結巴著道:「有、有個病毒,我已經擋掉了。」

我一邊在覺得歉疚的同時,一邊又因為清楚意識到失去了那個重要的伴侶,有些不耐煩起來,用很差的口吻道:「我就是這樣的人,你遲早要習慣的。」

小金微微一震,一瞬間露出受到傷害的表情。

我立刻對自己的語氣感到後悔,默然地把視線轉開。

電腦不過是電器產品罷了,我們人類是不該在乎他們的情緒反應的,為什麼我非得感到後悔不可?

如果他是個纖細的美少年就好了,那我很樂意把他摟進懷裡溫聲地安撫,可是對這種從來沒相處過的類型,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怔忡之間,他忽然湊了過來,幾乎是直接趴進我懷裡,寬大的手掌掩住了我的眼睛。

他要幹嘛啊……就算把我的眼皮撥下來,我可是不會關機的……

「我知道我不是主人喜歡的類型,一開始我也心想,有天主人能習慣我就好了,再美的人看久了也會審美疲勞,那麼再……像我這樣的,看久了也會習慣的,一定會的……」他的聲音有些泫然欲泣,又勉強想要樂觀起來那樣,「主人把眼睛閉上好了,如果能夠想像我只有十六歲,那就好了,無論主人是什麼樣子,被主人擁有都很幸福,但是想到主人其實並不想擁有我,不管為自己打氣幾次都還是難過……」

我準備拉開他的手的動作頓住了,心口有些抽疼,我用手環住他的肩背,輕輕拍撫起來。

他可能因為驚訝,稍微僵硬了一下,隨即小心翼翼地慢慢放鬆身體,小聲地問:「主人總有一天會習慣我吧?」

「嗯。」我完全心軟了,就算懷抱中的不是熟悉的體型,抱著這麼一個大個子著實是有點吃力的,「我們還要過一輩子啊。」

那具身體再次微微震了一下,像是很開心那樣,緊緊抱住了我,沒有再說話。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小金開機之後一睜眼看到我就會先臉紅,他一臉紅我就會忍不住跟著不好意思起來,誰叫當時那句話怎麼聽怎麼像求婚,現在這種純愛的氣氛肉麻得要命,外貌一點也不可愛的青年,也就忽然顯得可愛了起來。

好吧,我承認我拿這種純情又老實的個性沒轍,跟纖細美麗、讓人想寵愛的美少年不一樣,小金屬於相處起來很舒服,慢慢就會發現他更多優點的類型,不是外貌的可愛,而是個性的可愛,相較之下我拿後者更沒辦法。

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和小金已經度過了磨合期,我習慣開機之後看到他開朗的笑容,也習慣他微微紅著臉用親暱的語氣喊我「主人」,他則習慣了我拿他瀏覽色情網頁的時候假裝沒看見,雖然泛紅的耳根總是出賣了他。

好可愛啊……我那樣想著,然後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悚然。

他並不是我喜歡的典型,不該是會引起我慾望的對象,他也沒有那種功能,我不可以……天啊,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呢?或許我累積太多慾望了?

當天晚上,我用他搜索本市的同性戀酒吧。

「主人……」老實的青年張大那雙棕色眼睛,誠摯地看著我,「你要出去玩嗎?」

「去找個伴啊。」我有一點點心虛,但還是盡量以無所謂的語氣說。我是人類,我有需求,他遲早要知道這一些,「從你來了之後,我都沒有出去打獵過欸。」

他沉默地看著我,良久,直到我都感覺到有些後悔,他才問:「可以不去嗎?」他的聲音在發顫。

我一下子幾乎說不出話了,但還是笑道:「總不能一直都自己解決吧?」

「我不行嗎?」他看著我。

「啊?」我怔了下。

「主人,對不起。」小金的眼裡漫上了一層淚水,但他強忍著不哭出來,「我偷了他的記憶卡,對不起。」

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半晌才想起是怎麼回事,「小黑的?小黑的記憶卡?」記憶卡是以往的機械型電腦所沒有的構造,就像紀錄片一樣,用來記錄關於和主人相處的點滴,目的是要讓電腦更人性化。

「在張開眼,看到主人的瞬間,我就對主人產生了……強烈的情感……但是我知道,主人並不喜歡我。」小金的表情顯得非常哀傷,但他還是努力穩住顫抖的語調,「我拿走了他的記憶卡,我只是想知道,被主人所喜歡是什麼感覺,我並不是……對不起,可是我還是搶走了那份記憶……有屬於他的記憶之後,我就更……」

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解釋機械的原理才好,「你們本來……就被設定為對主人有好感,被設定要聽話,這並不是你對我……真的有什麼特別的感情,如果啟動你的是別人──」

「但不是別人!」小金激動了起來,臉上泛著紅色,那種痛苦的眼神和人類毫無差別,「如果這一切都只是設定,為什麼我還是會難過?會痛苦?程式是不應該有感覺的才對,機械是不會痛的!」

我啞然無語,他說的也有道理,而不能否定在這些日子的相處之中,我也對他產生了一定的感情,否則我不會在這裡想弄懂他對我的好感是否是真實,我只會叫他關機。

「還是,不是美少年,就不行?」小金用發顫的聲音問,他的肩膀很寬厚,微微縮起來並且顫抖的時候,卻看起來特別惹人憐愛。

我為什麼會覺得這樣一個龐大的青年可愛得不行呢?老天,如果不是我的審美觀壞掉了,就是我確實喜歡上他了……

我有些認命地嘆了口氣,伸手摸摸他的頭髮,「在我眼裡,你比那些美少年還可愛一百倍。」

他睜大眼,驚喜又不敢置信地看著我,臉又紅了。

我感覺我的臉也紅了,這並不是我說過最肉麻的情話,但很真心。

他小心翼翼地靠過來,靠近我懷裡,把我緊緊抱住。

我也抱住他,笑嘆了口氣,但我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我應該把你換成花七嗎……?風七並沒有那種功能吧?」

「那是不是要很久?」他抬頭,用帶著眷戀和笑意的眼神看我。

「嗯。」我應聲,要幫他換系統,不知道要存錢到哪時候。

「不換也可以,我有搭載學習系統,我可以學……」小金努力鎮定地說,但他又整張臉紅起來了,「學習系統……很強的……」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不要……嘲笑我啦……」小金紅著臉低聲抱怨。

我看著他,半晌湊過去,在他唇上輕吻了下。

他傻傻地看著我,臉上越來越紅,他驚呼了聲,慌張地說:「怎麼辦我感覺我的硬碟快要燒掉了!我沒有在運作什麼占空間的軟體啊!怎麼會這樣!?」

我哈哈大笑了起來,但他泫然欲泣的樣子雖然可愛也十分可憐,我抱住他,在他耳邊低聲說:「你正在運作學習系統。」

他啞然看著我,臉更紅了。

我輕吻了下他的額頭,「以後你不會的,我都會教你……不過你要學快點,我可不想因為這種原因,一下就把你弄壞。」

個性正直的青年想了想,紅著臉說:「不玩那些奇怪的道具的話,應該可以吧?」

我哈哈大笑,再次吻住他。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