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到酒吧,所以當我看到你,實在難以移開目光。也許發現我在注意你,身旁的同伴紛紛探頭過來,竊笑著搶著發表他們所聽過的八卦。

「跟我是兩個世界的人呀。」我失笑著說。

但還來不及收起眼神,就與你對上,你的嘴角微勾起微笑,既不是勾引,也不是禮貌地拒絕,你的眼睛微微瞇起,像是笑得很燦爛,又像是根本沒有笑意。

「那種人你碰不起喔,」身旁好友在嘀咕,「你會心碎的喔。」

我微微失笑,把眼神轉開。

本來以為僅止於此而已,不料你慢慢地走過來,站定在我面前,甜甜一笑,「不請我喝杯酒嗎?」

朋友們在一旁發出看好戲的竊竊私語聲。

我站起身,「嗯,我很樂意請你。」跟著你走向吧檯。

於是那晚你跟我回家。

 

這個城市裡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寂寞。

就算是再潔身自愛的人,有時候也不排斥成人的慾望遊戲。

是的,我們都是成年人,那樣的遊戲我們玩得起的,只是互相舔舐著寂寞的傷口,黑夜的時候追尋另一個人的體溫,天明就說分手。

沒有人會受傷,這是很安全的遊戲。

寂寞讓我們更快樂。

 

把音響打開,溫柔的男聲流洩出來:「沒有餘溫,證明了今夜這裡沒有人,我可以,睡得很安穩,也不想留燈。你沒有責任,也可以當作從來沒發生,快樂後,當你疲倦了,又在哪棲身……」

「嗯……」床上的你微微翻了個身,帶些稚氣地揉揉眼睛。

「抱歉,吵醒你了?」我把音響按了暫停,走到床邊坐下。

「還好……」你坐起身,淡淡微笑著,把頭靠到我肩膀上,眨眨眼,「還滿意嗎?」

我微微失笑,「你如果是說你的話,很滿意,謝謝。」隨手抓起一旁我的襯衫,遞給你讓你穿上。

你甜甜一笑,穿上之後大方地掀開棉被下了床,我默默移開視線,那一件薄薄的衣服根本就遮不了多少,若隱若現的效果更誘人……早知道應該先給你內褲才對……

似乎知道我的尷尬,你笑得更是甜美,輕輕挪動的腳步像貓一樣優雅,慢慢走向音響,伸手點了播放,被暫停的音樂又流洩出來:「寂寞讓你更快樂,貪圖暫時微醺的氣氛,你越迷戀,陷得越深……當你透露一個吻,情願擁抱寂寞的沉淪,只要一起附和,什麼都別問……」

我微笑看著你跟著音樂輕輕擺動身體。

你回頭,微笑著問:「這首歌叫做什麼?」

「寂寞讓你更快樂。」我答。

「喔?」你走過來,大方地坐進我懷裡,伸手攬著我的頸子,一雙漂亮的黑瞳直勾勾地看著我,「你很喜歡這首歌?」

我點點頭,「很喜歡。」一手勾住纖腰,另一手輕撫柔軟的頭髮。

「為什麼?」你眨眨眼,「你寂寞嗎?」

「我寂寞得很快樂。」我微笑,「有某些東西只有在寂寞中可以得到,例如說真正的心靈平靜,我喜歡安寧,所以我喜歡寂寞。」

「我也喜歡,但我追求的東西可能跟你不一樣。」你笑著偏了偏頭,「越寂寞越熱鬧,越熱鬧就越寂寞,我既喜歡寂寞,也喜歡熱鬧。」

「這是都市人的通病。」我輕輕在你額上一吻,「要喝些什麼嗎?」

「有什麼選擇?」你眨眨眼。

我思索了下,「之前喝那麼多酒,不要再喝了,熱牛奶吧。」

你微嘟起嘴,「根本沒有讓我選擇呀。」

我笑著揉揉你的頭髮,「你如果要喝果汁,我可以下樓去便利商店買。」

「好討厭呀……」你用臉輕蹭我的肩膀,「最討厭溫柔又強勢的男人了……」

看著你小貓一樣的撒嬌動作,我微微失笑,「所以你要喝什麼?」

你抬起臉,哼了聲,「熱牛奶。」

「乖。」我湊過去,輕吻了下嘟起的紅唇,「貓咪喝牛奶很合適啊。」

「少來,誰是貓咪呀?」你笑出聲來,捏捏我的臉,主動從我懷中挪回床上,側臥著,半瞇著眼,優雅地舒展著身體。

明知道我不是聖人,為什麼要擺出一副任君享用的樣子呢?我深嘆了口氣,「你再無意識地勾引我,我就要撲上去了喔。」

你笑著眨眨眼,「那就是我在期待的。」

我失笑,轉頭去為你溫牛奶。

 

這個城市裡每個人都寂寞。

於是有人習慣了與寂寞為伍,有人學會了享受寂寞,有人懂得如何因為寂寞更快樂。

或者那只是因為我們受過傷而已,所以我們盡量學習保護自己,可是仍然會受傷,仍然會因為受傷而哭泣。

但是我不認為,哭過之後,就會忘記如何去愛一個人。

我們還是能夠愛的。

不管多寂寞,還是可以去愛另一個人的。

 

「我很討厭你那個溫柔的樣子喔。」你趴在我的床上,小口小口地啜著熱牛奶。

我微微失笑,「為什麼?對你溫柔不好嗎?」伸手輕撫柔軟的頭髮。

你清舔了下杯緣,「因為好像在算計著什麼一樣,也許我防心太重了,不過那種隨時會陷下去的感覺真令人害怕呀。」

「沒有什麼好怕的啊。」我伸手把你抱起來,攬進懷裡,吻吻額頭,「我只是在為你排遣你的寂寞,你也可以讓我不寂寞,就是這樣而已。」

你微笑著,審視我的表情,「我很討厭太聰明的人喔,可是我也很討厭笨蛋,你是哪一種?」

我笑著輕撫你的臉頰,「我是聰明的笨蛋。」

你微嘟起嘴,「這是很狡猾的答案。」

「謝謝你的誇讚。」我燦笑,忍不住又吻了下嘟起的唇,「時間還很早,你要做什麼?」

你笑著眨眨眼,慢慢放鬆了身體。

那是同意的意思,我了解。

 

這個城市裡充滿深淺不一的寂寞。

我們為了消除寂寞去尋找快樂,又為了逃避虛假的快樂選擇了寂寞,於是永遠都在逃避些什麼、追尋些什麼。

那麼天亮之後呢?我們在哪裡?

夜晚的溫柔都是可以被遺忘的嗎?

幸好我還知道我渴望什麼。

 

用微笑配合 努力扮演好你要的角色

閉上眼 呼吸那麼忐忑 都不是真的

你不會記得 每一個偽裝快樂的眼神

沉默了 當你痛哭失聲 我會打開門

 

寂寞讓你更快樂 貪圖暫時逃離的氣氛

你越盡興 陷得越深

當你透露一個吻 情願擁抱寂寞的沉淪

那些陌生的人 誰給你真誠

 

如果我沒有記錯,那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

那是我第一次去酒吧,以慶祝生日的理由被一群好友拉去,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依偎在另一個男人懷裡,你的嘴角微勾起微笑,既不是勾引,也不是禮貌地拒絕,你的眼睛微微瞇起,像是笑得很燦爛,又像是根本沒有笑意。

沒有人可以抗拒那樣的表情,包括我。

『那是無主的野貓喔。』朋友在我耳邊笑道,『他跟你是兩個世界的人,不要碰比較好喔,會受傷的。』

『兩個世界的人啊……』我撐著下顎,微微一笑,『但是我很想試試看。』

寂寞的人、不寂寞的人,快樂的人、不快樂的人,都在找尋同一種東西。

而我在那瞬間忽然找到了。

 

是過去 傷太深 才讓你根本不能相信永恆

你的手 那麼冷 總會有人 搶著為你加溫

 

寂寞讓你更快樂 貪圖暫時逃離的氣氛

你越盡興 陷得越深

當你透露一個吻 情願擁抱寂寞的沉淪

不知所措的人 我真的心疼

 

又是一個美麗的夜晚。

我推開酒吧的大門,走進去,目光逡巡了下,很容易就發現耀眼的你。

坐在吧檯旁邊,聽著隔壁的男人說話,表情有點睏倦。

怎麼了,小貓?你那種不著痕跡的魅力呢?雖然這樣倦怠的模樣也別有一種美感,但你看起來真的一臉無聊呢。

我招來酒保,指示他給你一杯牛奶。

「牛奶?」酒保的表情很詭異。

「沒錯,牛奶。」我微笑。

飲料上了桌,你順著酒保的指示看向我,那一雙漂亮的黑瞳慢慢地亮了起來。

你對本來在跟你講話的男人敷衍了兩句,慢慢走過來,在我眼前站定,對我露出甜美的笑容。

「晚上好,親愛的小貓。」我舉杯,微微笑著。

「你怎麼來了?」你在我身旁坐下。

「我來把我的貓帶回家。」我笑著把杯子放下,伸手輕撫你的臉頰。

「誰是你的貓!」你嘟起嘴。

「喜歡我請你的飲料嗎?」我微笑,不答反問。

你又嘟了嘟嘴,「我想喝熱的。」

我笑開來,「好,那我們回家吧。」

 

老實說,這城市真的太寂寞了,所以我們找尋著夜晚的伴侶,玩成人的遊戲。

然而那並不是我想要的關係,因為我並不是一個寂寞就不快樂的人。

而你也不是。

所以當我告訴你我想要什麼,你也坦白告訴我你想要什麼吧?

然後我們都會得到我們所想要的。

 

「你知道嗎,今天是七夕欸!」

「嗯,我知道,真是表白的好日子是嗎?」

「哼……對了,那首歌……」

「寂寞讓你更快樂?」

「其實我聽不懂這首歌的意思。」

「呵呵,那也沒有關係。」

 

夜幕慢慢消散,新的一天又要來臨了。

我在晨光中醒來,輕輕把窗簾拉上,你還窩在我懷裡,我撥了撥你的瀏海,你微微眨眼,朦朧地看著我,我忍不住低笑,輕吻你的額頭。

你微微一笑,回吻我的臉頰,又慢慢抬頭看窗外,「天亮了?」

「嗯,還很早,再睡一會?」我輕撫你的頭髮。

你嘟起唇,「討厭,好好一個七夕,竟然在昏睡中度過……」

我低笑,又輕吻了下你的唇,柔聲道:「不要緊,只要我在你身邊,每天都是情人節。」

你笑著哼了聲,慢慢閉上眼睛,又陷入睡眠。

情人節快樂,我的小貓。

無論你寂寞不寂寞,我都願意擁抱你,溫暖你的手。

就算不是情人節,你也會天天都快樂的。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