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這是江綠水蒼白著臉從夢中嚇醒之後唯一吐得出的字。

早餐時分,一家圍坐在桌畔,每個人都面色凝重。

「你是說……」爸爸有點遲疑。

「你夢到你撞到一個男人……」媽媽有點擔心。

「那傢伙是個黑道老大!」大姐捂著嘴。

「結果你一天之內撞到他五次——」二姐倒抽了一口冷氣。

「然後就嫁給他了!」小妹掩面尖叫。

「對……」江綠水蒼白著臉,大口大口灌牛奶,「該死,我可是個異性戀啊……而且這是什麼鬼劇情……要言情不言情要BL不BL的……」

「沒錯沒錯,如果是言情小說你該撞到女主角,而且黑道老大應該是你。」大姊點頭。

「如果是BL小說你應該撞到一次之後立刻被抓去囚禁,一天做八次。」二姊跟著點頭。

「這就是強制愛啊!!」小妹握著拳頭站起來,滿臉感動。

「我可不要。」江綠水滿臉黑線。

「不用擔心啦兒子,」還是爸爸人厚道,拍拍他的肩膀,「你的夢不一定會成真呀。」

江綠水有一個神奇的天賦。

從他小時後作第一個夢以來,他的夢就有一半的實現機率,而且這一半不是實現一半,而是要嘛完全不實現,要嘛全部實現。

例如說他夢到二姊變成腐女,交的男朋友還是同人男,某天他走在路上看見那個男的尖叫著指著他的臉說:『就是這傢伙!』兩天後他們談戀愛,一個禮拜閃電結婚,到現在還濃情密意,以介紹各類男人給弟弟為樂。

不過他夢到火星人攻打地球就沒實現。

也許大部分人的夢都是有實現機率沒錯,但是江綠水的夢詭異是詭異在「完整實現率」,也就是說,每個細節都會被實現。

所以說,他的夢只有唬爛或者預知,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唬爛的夢例如說什麼恐龍復活滿街跑就算了,有真實性的夢通常完全實現,想當初他也認為老姊哪可能七天閃電結婚,還不就結了?

於是現在他嚇得發抖。

「別擔心啦,」媽媽也溫和地拍拍他的背,「你想想看,我國又不允許同性戀結婚,你不是說你們是在國內結婚的嗎?這不可能呀。」

江綠水一愣,笑顏逐開,「說得對!」

就在這關鍵的一刻,早安新聞的播報員,用甜美的聲音輕快地道:『現在為您插播一則消息,昨日國會議員開會後終於決議讓我國同志婚姻法條通過,為此現在已有許多同志團體上街慶祝……』

江綠水的臉色立即刷白了。

適逢寒假,他整天死賴在家不肯出門,不出門就不用撞到人,不撞到人就不必跟男人結婚,這是他的邏輯。

當然,這邏輯是很正確,可惜有寒假必有開學,不想被退學只好乖乖出門上課。

當天放學,江綠水急匆匆地想趕回家避難,心裡一邊慶幸他家離學校近,一個轉彎,卻狠狠撞上了人。

不是吧!?跌坐在地上的江綠水,心裡在哀嚎,怯怯地抬頭——

靠!好帥的男人!男人怎麼能帥成這樣!?那個臉簡直就是國際級巨星的臉!一雙眼睛像會放電一樣,還穿著很帥的黑西裝!

江綠水的心在哭泣。

不管多帥的男人他還是一樣不想嫁啊啊啊啊啊啊!!!

不管了,人不能一味順從命運啊!

於是江綠水爬了起來,拿出馬拉松選手的心情飛奔回家了。

回家之後發現鑰匙沒帶,江綠水很無奈地掏出手機打給爸爸,爸爸叫他到公司拿。

江綠水當然死不想走出去,可是爸爸卻說要加班九點才會回家,大姊和小妹去逛街了,媽媽帶二姊回二姊夫家了,都要很晚才會回去。

天亡我也!夢可不要這時候成真啊!

江綠水欲哭無淚地出門了,一個轉彎撞上人,是那傢伙!

第二次!江綠水簡直真的要哭出來了,從地上爬起來,再跑!

到公司都還算平安無事,拿了鑰匙之後江綠水鬆了口氣,小心翼翼啟程。

然後他又撞到同一個人三次。

第五次相撞之後,江綠水坐在地上,心想乾脆直接昏過去算了。

「我不覺得被人跟蹤,更何況你每次一跌倒就跑……」對方雙手環胸,優雅地微挑起好看的眉,「但是一天之內撞到你五次,這會不會太玄了?」

江綠水哭喪著臉,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問道:「請問,你是一個黑道老大嗎?」

對方立刻警戒地瞇起雙眸,銳利地盯著他看。

江綠水絕望了。

為什麼不能夢到他撞到一個美麗的公主然後不愁吃穿,偏要撞到個黑道老大啊!?

 

 

一個月之後,江綠水結婚了,當然,結局一如他的夢。

話說當時黑道老大聽完他的解釋之後微微失笑,然後說了一句:『你這人真有意思。』之後就開始纏著他。

江綠水自己也很沒堅持力,嘴巴上嚷嚷不要做同性戀,人家送他回家,在他額頭上親一下,用低沉的男中音微笑著說:『祝你好夢。』他就淪陷了。

半個月內黑道老大就漂白完了,目前是正當的商人一名。

『這是什麼要言情不言情要BL不BL的劇情……』當時江綠水捂臉哀號。

『沒錯沒錯,如果是言情小說你們應該歷盡千辛萬難,受盡各種考驗,證明了愛情的堅韌度之後他才能脫離黑幫。』大姊點頭。

『如果是BL小說他應該不會脫離黑幫,你應該照樣被囚禁,一天做八次。』二姊跟著點頭。

『這就是強制愛啊!!』小妹握著拳頭站起來,滿臉感動。

『我可不要……』江綠水照例滿臉黑線。

 

「祝你好夢」則變成他老公每晚睡前都會說的台詞,伴隨著溫柔的親吻,不可思議的是,這麼做之後,那些唬爛的夢都消失了。

於是江綠水成為有名的夢占師,這是額外的收穫。

 

 

又後來。

「靠!!!」這是江綠水蒼白著臉從夢中嚇醒之後唯一吐得出的字。

「怎麼了?」被這樣一吼,就算不是感覺敏銳的前黑道老大也該醒了,結婚三年仍如當初一般溫柔體貼的男人輕輕地拍撫著愛妻的背。

「我做惡夢了!」江綠水捂住臉,「我夢到我們生了兩個小孩!」

「生小孩?」男人有些錯愕,隨時失笑地摟住妻子,「傻瓜,那種事情不會發生呀,你又何必在意?」

「可是我現在都不會做唬爛的夢了……」江綠水蒼白著臉,「而且小孩的輪廓很清楚……連名字我都記得……」

「別緊張別緊張,」男人溫柔地吻了吻他的臉頰,「可能是你看錯了呀,那也許是親戚的小孩來玩也說不定……」

「這樣說也沒錯……」江綠水微微放心。

就在這關鍵的一刻,電話鈴響了。

由於摟著老婆不好接電話,男人乾脆直接按下擴音鍵,「喂?」

『喂喂,兒子,是媽啦!你看了今天新聞沒有?科學家終於研發出讓男人代替女人生小孩的方法了啦!我們家不用絕後了哈哈哈哈——』

江綠水白眼一翻,終於選擇昏倒了事。

咳,好夢這東西,不是有人祝福你就會有的呀。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