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本世紀最偉大的大魔導師之一,亞卡德.洛斯卡非常後悔自己半夜潛入王子殿下寢宮的行為。當然他這樣做並非出於任何歪斜的心思──不,鬼迷心竅到想從王子的皇冠上偷寶石也是歪斜的心思,但是亞卡德很堅持力量強大的元素寶石必須要待在研究者手上才能發揮功用。

當然了,此時亞卡德已經對自己的堅持後悔了。

身為一個魔導師,夜半爬窗戶,而對方不是茱麗葉,那當然就已經是件斯文掃地的事情了,而當窗內的景緻不是王子和公主在浪漫談心,而是王子跟侍衛長在瘋狂做愛的時候,亞卡德產生會被滅口的警覺。

亞卡德站在窗外,聽著窗內的嬌吟和粗喘,在心底深深嘆了口氣。

光明之神在上,要是這時候他敢發出什麼聲音讓裡頭的人察覺了,管他是大魔導師還是魔王,鐵定被滅口的……現在他猶豫的只有,應該要立即逃走,還是等裡頭做完睡著再跑?

亞卡德還沒做出決定,裡面已經做完……然後又開始新的一輪。

光明之神在上!亞卡德整個無言了。

正當亞卡德打算要不顧學者形象開溜的時候,一團小小的影子從屋頂上滑落下來,為了避免撞到地上弄出聲音,亞卡德趕忙伸手去接,毛毛的一團,一下子竄進亞卡德懷裡,用尖尖的爪子攀著他,三角耳朵一抖一抖。

亞卡德愣了下,定眼一看,才發現是隻小黑貓,身子只有他的巴掌大,琥珀色的眼睛水汪汪的,正可憐兮兮地凝視著他。

亞卡德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一整群的烏鴉從屋頂那端飛至,一下子衝了過來,似乎打算攻擊亞卡德懷裡的黑貓。

亞卡德一愣,伸手一揮握住魔杖,唸了句咒文就放出光之壁障,倒不是他很有同情心要救懷裡的小東西,只是那麼一群烏鴉撲下來,難免牽連到他。

只聽「碰!!」好大一聲,烏鴉全都撞在光壁上,懷裡的貓瑟瑟發抖,亞卡德倒是神色未變,這世上能穿過他的光壁的恐怕很少。

「洛斯卡閣下。」背後傳來優雅低沉的男聲。

亞卡德頭皮發麻,慢慢回頭,果然,只穿著一件睡袍的侍衛長一臉深沉地凝視著他。

亞卡德心裡低嘆了聲,快速地放了三道光壁擋住侍衛長的劍,隨即窮盡畢生功力,施展了空間轉移術。

從此之後,當代最傑出的大魔導師之一,亞卡德.洛斯卡,就開始他的逃亡生涯。

 

 

清晨的陽光,從旅店的窗戶之外緩緩灑進來,與耀眼的金色長髮相互輝映。

亞卡德慢慢睜開眼睛,一瞬間還有自己仍在宮廷中的錯覺。

房門「碰」一聲被推開,莽莽撞撞的腳步聲踏了進來,水盆被放在桌上,纖細的身影撲入亞卡德懷中,「主人主人!您起床沒有!」黑髮棕瞳的少年抬頭看他,微啟的紅唇後是尖尖的虎牙,娃娃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黑色耳朵在頭上一顫一顫。

「你這樣撲上來,我沒醒也醒了。」亞卡德低嘆了聲,揉揉少年的頭髮。

小貓.洛斯卡笑瞇起眼睛,一臉滿足的樣子。

一年之前,亞卡德撞見王子和侍衛長的情事,因為救了隻小貓事跡敗露,隨後開始逃亡,但他當時只是順手抱著小貓一起跑,完全沒料到後續發展。

沒錯,事實是,這不是一隻普通的貓,而是貓妖一族的貓王子。

貓妖跟普通貓不同的就是,可以化成人形,不過由於數量稀少,非常罕見,而他們的死敵就是烏鴉怪一族。

只是順手一抱的亞卡德,就成了從烏鴉怪手中冒死救出王子的英勇戰士──天曉得魔導師跟戰士本來是衝突職業──當然也成了貓妖一族的恩人。

發現自己救的貓可以變成人時,亞卡德著實大吃一驚,而這小貓是貓王的么子,連取名都沒有,就先遇上了烏鴉怪的襲擊,差點丟命。

由於沒名字,亞卡德就「小貓、小貓」地喊他,亞卡德素來是有些散漫的人,所以針對取名漫不經心也是可以原諒的。

只是從小貓被救的第一天開始,就堅持要認亞卡德為主人,他怎麼糾正都不聽,最後無奈放棄。

幾個月前亞卡德終於在逃亡路徑上順便帶小貓回到貓族故地。

當然了,要把陪伴他大半年的小貓送回家他也很不捨,主要是因為小貓很賢慧,會做飯會捕襪子會叫他起床服侍他梳洗……不不,主要當然是因為人與人之間是會產生感情的,人與貓之間也會。

總之,讓無辜的小貓跟他一起逃亡總是不大好的,於是亞卡德很負責任地把小貓送回家──雖然小貓正是害他必須逃亡的罪魁禍首,但看在這幾個月都是小貓照顧他的份上。

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

雖然貓妖數量不多,但以比例而言貓族已經有一堆王子了,畢竟貓一胎可以生好幾隻啊,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貓王為了感念他的救命之恩,就把么子嫁與他為妻──是的,就是小貓。

小貓當然是羞答答地同意了,可是他不同意啊!身為當代最傑出的大魔導師之一,亞卡德.洛斯卡的夢想就是娶到美麗的公主或者是聰穎的魔導師,他不要跟男人成婚啊!更不要跟公貓!!

於是他計畫要扔下小貓偷偷離開貓族的領地,當然這個計畫徹底地失敗,亞卡德從此認清了先下手為強的重要性,當酒會後小貓借機爬上他的床,而他被酒精和送上門的美色弄得神智不清而出手之後,雖然沒什麼良心但也不是真的沒有良心的亞卡德,面對淚眼汪汪的佳人,再一次做出了負責任的決定。

於是這場逃亡就正式變成兩個人──不,一人一貓──不,一點五人半貓,隨便,總之就是這樣了。

亞卡德回過神來,小貓正在玩他的頭髮,把金色長髮捲在手指上、放開來,再用虎牙咬一咬。

像亞卡德這樣金髮及腰是很不簡單的,呈現金色的光魔法元素較為稀少,而且在運用上十分困難。

小貓的頭髮顏色是黑色,這和暗魔法元素無關,純粹因為他的皮毛而已,不過或許因為如此,小貓非常喜愛亞卡德的頭髮。

亞卡德看著小貓用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頭髮,心頭一熱,忍不住伸手輕輕撥弄了下那黑色的三角耳朵。

敏感的耳朵輕顫著,小貓眨了眨眼,窩進亞卡德懷裡,「喵嗚」了聲,無辜地眨著眼睛,輕輕扒抓著亞卡德的胸膛,用撒嬌的音調輕喚:「主人──」

亞卡德覺得自己的理智都被抓碎了,他低頭就吻上小貓早就在等待的唇,舌頭激烈地互相翻攪,貓的舌頭有小小的刺,纏吻起來特別的麻。

小貓的羽睫輕顫著,半掩的琥珀色大眼水光矇矓,耳朵一抖一抖,尾巴也興奮得不停擺動,一雙小手更是急不可耐地扯著亞卡德的衣物。

亞卡德本來就穿得不多,很快就給扯得七零八落,小貓低頭輕咬了下他的喉結,一路從胸口往下吻,每親一下就撒嬌著說:「小貓最喜歡主人。」一直親到已經挺立的敏感部位。

光明之神在上,不是他沉溺享樂,男人的慾望在一大清早總是特別強烈的。亞卡德迅速在心中開脫。

小貓伸出舌頭,輕舔了下敏感的頂端,被粗糙有刺的舌面這樣磨蹭,亞卡德喉頭一緊,黑眸幾乎要泛起紅光,但他仍是半倚在床頭,帶一些漠不關心地看著。

亞卡德.洛斯卡這個人,是公認的懶散淡漠、善惡不辨、隨心所欲,金髮的魔導師在世人眼中就是光明神的使者,但亞卡德.洛斯卡?不,就算有一天他忽然宣佈從此以後要為魔王效勞,大家也不會訝異,當然,他為他自己效勞的可能性是大多了。

小貓慢慢地把那挺立的器官含進嘴裡,用舌頭舔舐著。

敏感的器官被暖熱的口腔包裹起來,亞卡德的呼吸逐漸粗重,眸中慾望更甚,他伸手輕撫小貓的頭髮,柔聲呢喃道:「小貓……」

聽到那帶著稱讚意味的輕喚,小貓開心地笑瞇起眼,更加勤奮地用唇舌伺候著主人,無法含入的部份,就用手握住輕輕地揉搓。

亞卡德喉間溢出低吟,忍不住在那溫熱的口腔中淺淺抽插,見小貓露出有點苦悶的表情,更是興奮,不斷輕撫那黑色的柔軟頭髮,間或輕捏薄薄的耳朵,那敏感的貓耳每次被捏住,小貓就會一顫,同時縮緊口腔,給亞卡德帶來無上的快感。

晨起時的身體特別敏感,加上小貓的刻意撩撥,亞卡德不打算強忍,沒過多久就釋放了慾望。

小貓被忽然湧出的液體嗆了一下,吞嚥了大半,隨即抽開來輕咳著,濁白從他唇畔溢出,沿著小巧的下巴滑落下來,看起來特別淫糜。

亞卡德慵懶地半坐起身,靠著後面的枕頭,修長的食指慢慢擦拭的小貓的唇角,「怎麼又把那東西吃進去了?」

小貓張開嘴,探出粉舌,舔舐著亞卡德也沾染上液體的手指,「主人不喜歡嗎?」有些無辜地問。

「不,我很喜歡。」亞卡德再次暗了眸子,輕捏小貓的耳朵。

小貓低下頭,乖巧地舔上才剛發洩過的性器,把沾上的那些白濁清理乾淨,隨即勾著唇眨眼道:「那麼,主人,再給小貓一點牛奶吧?」

亞卡德低啞著聲音笑了笑,「我樂於餵飽你。」

小貓仰躺在床上,慢慢張開了白皙的腿。

亞卡德在手上倒了潤滑劑,一面輕吻著小貓的臉頰,直接把手指壓上粉色的入口。

小貓低喊了聲,睫毛輕顫著半遮住眼眸,臉頰染上羞澀的紅暈,但慣於情事的身體還是很快地吞入了男人的手指,忍受著異物長驅直入,不斷搔刮著內壁,小貓的耳朵也一直輕輕顫抖著。

「我的小貓真可愛。」亞卡德笑嘆了聲,吻住微啟的紅唇,將開始變得甜膩的呻吟吞吃入腹。

感覺第二根手指也跟著探入,小貓輕扭著腰,淡淡地嗚咽著,他原本就只穿著亞卡德的襯衫,如今襯衫已差不多被解開,熱燙的大掌覆上他的胸口,輕輕揉捏著挺立起的乳尖,亞卡德轉而啃咬他的頸子,他幼貓一般地呻吟著,漂亮的大眼睛蒙上一層淚光。

三根手指在那窄小的地方旋轉、按壓著,貪婪的身體比神志更早記住快感,主動收縮,引導著手指更向內探索,耳朵微微抽抖,身體也不斷輕顫,可憐兮兮的呻吟聲勾起的不是男人的同情心,而是嗜虐慾。

「舒服嗎?」亞卡德咬住那薄薄的貓耳,熱燙的唇熨貼在冰涼的耳朵上,讓耳朵更加顫抖,手指惡意翻攪著,彷彿想知道窄小身體的開拓極限。

「舒服……嗚,舒服──」小貓眨眨蒙著淚光的眼睛,無論做了多少次,這種時候除了輕扭著腰,磨蹭對方的身體,他往往都不記得該怎麼辦,「主人、主人──」不過至少他學到一件事情,只要用軟軟的音調呼喚對方,總是絕對沒錯的。

「想要嗎?」亞卡德壞心眼的把熱氣吹進小貓的耳朵裡。

小貓的身體大幅度地震了震,連帶著後穴也絞緊了手指,他啜泣了聲,低喊道:「要,我要──主人──」雙腿纏上男人結實的腰,感覺手指從身體裡抽走,小貓哀鳴了聲,更是不遺餘力地蹭著對方。

經過短暫休息後又生龍活虎的性器代替了手指,抵上還在微微收縮的入口,慢慢地戳入。

小貓不滿那溫吞的動作,想要主動抬起腰,卻被男人一把扯住了尾巴,他哀鳴了聲,尾巴與身體相接的部份一陣酥麻,弄得他全身發軟,雙腿勾不住男人的腰身,摔回床上,才剛進入的性器也滑了出來。

「真有那麼餓嗎?」男人咬著他的耳朵笑問。

小貓早被逗弄得渾身火熱,喵喵嗚咽,攀上男人的肩膀,委屈地哭道:「主人總是欺負小貓……」晶瑩的眼淚沾染上泛紅的臉頰,分外漂亮。

他的眼淚會讓對方興奮而非心疼,這他是很清楚的。

果然,亞卡德笑出聲來,「胡說,我對你可好了,從來沒餓著你。」說著握住尾巴根部,輕輕地揉捏。

那裡也是小貓的敏感處,他低低哭喊起來,不斷扭動身體。

亞卡德攬起纖腰,讓小貓跨坐在他身上,性器刺進後穴,一鬆手小貓就跌坐下來,粗長的東西也全數沒入,換來小貓的哭喊。

亞卡德半躺下來,笑著拍拍小貓的臀部,示意他自己動。

小貓委屈地刮他一眼,用手撐著他的胸膛,開始上下擺動起纖腰,讓後穴吞吐對方的性器。

泛淚的貓瞳、微顫的耳朵,額間跳躍的黑髮和不斷吐出呻吟喘息的小嘴,組合成分外誘人的畫面,亞卡德歛眸看著,半掩的眸光裡帶著毫不掩飾的欲望,他伸手抓住小貓的尾巴,輕輕扯弄著,另一手握住小貓的分身,玩弄似的揉搓。

小貓毫無節制地呻吟起來,染著紅霞的小臉萬分豔麗,亞卡德對他的身體太熟悉,知道怎麼樣把他送上雲端,他手腳發軟,幾乎快要撐不住上下率動。

「這種體位……」亞卡德笑著扯扯他發抖的尾巴,「讓你看起來特別淫蕩……」

小貓哀鳴著搖搖頭,淚水又滾落下來。

「哭什麼?我很喜歡啊。」亞卡德笑著坐起身,摟住快軟倒下來的腰肢,性器一下子刺入得更深,小貓再也承受不住,腦袋一空,把慾望發洩在亞卡德腹腰之間。

「主人……」小貓攀著亞卡德的肩膀,含著淚蹭蹭他的臉頰,虛軟地道:「主人喜歡就好……」

亞卡德笑著輕吻他的眼角,柔聲道:「不管是淫蕩的小貓還是純真的小貓,我都喜歡……」

小貓開心地將亞卡德抱緊,一邊發出細細的呼嚕聲,一邊磨蹭著對方的肩頸,「小貓也最喜歡主人,最喜歡!」

亞卡德淡淡一笑,輕頂了下,「不過小貓似乎忘記了,我現在處在很要命的狀況上?」

還很敏感的內部被這樣撞擊,小貓呻吟了聲,紅著臉小聲道:「主人……小貓沒有力氣了……」

「所以呢?」亞卡德含笑問著,又頂弄了兩下。

小貓低低呻吟著,含淚撒嬌道:「主人幫忙小貓嘛……」

「好吧,偶爾也要疼愛你。」亞卡德淡淡一笑,扣著小貓的腰,開始上下穿刺。

小貓不斷嗚咽著,雖然整個身體都非常疲軟,仍然乖巧地配合進出的舉動。

「我的小貓……我的小貓……好乖……」亞卡德輕柔地吻著他的唇和臉頰,下身的舉動卻是完全相反的強悍,幾乎是每一下刺入都進到最深。

小貓哭喊著攀緊男人的背脊,夾在兩人之間的分身不斷磨蹭著緊實的腹部,又開始吐出清淺的液體,被進出著的後穴卻越來越不知羞恥地緊緊收縮,彷彿希望男人永遠停留在最內部。

亞卡德輕咬著柔軟的紅唇,又開始輪流撥弄耳朵和尾巴。

「主人──」小貓哭喊著,乖巧地回應亞卡德的吻,卻瘋狂地扭動纖腰。

男人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深地向內討索,幾乎到無法承受的地步,小貓覺得自己根本是在暈厥的邊緣,只能本能地攀著對方肩頭,就算想配合那進出的舉動,都是毫無餘力。

「小貓……」亞卡德吻住小貓的唇,狠狠一個挺身。

小貓抽搐起來,指甲在男人的肩頭留下貓抓似的紅痕,呻吟從唇角流瀉而出,比剛才更激烈的狂喜讓腦袋完全無法作用,分身再次吐出慾望的液體,後穴纏緊起來,感覺一道熱流灌入,沖刷著腸壁。

「我的小貓……」亞卡德滿足地輕吻他汗濕的臉頰。

小貓覺得自己幾乎是死過一回了,身子再也無法移動分毫,只能任男人抱起來清理。

所幸亞卡德雖然在大部分時候都很懶散,做起清潔工作卻是細心的,當然這有個壞處是小貓經常會再被挑逗起來,而亞卡德並不會拒絕美人的邀約。

但是這次,雖然小貓還是在男人把手指探入他身體清理時發出了甜膩的呻吟,亞卡德卻很冷靜地把分內工作做完,隨後快速幫小貓穿上衣服,抱著他在床上躺下。

「主人?」小貓疑惑地抬頭,跟亞卡德在一起旅行這麼久,他對亞卡德的個性是非常了解的,顯然有些什麼即將發生。

「小貓啊,」亞卡德微笑著揉揉他的頭髮,「雖然我並沒有答應你父親提出的結婚要求,你稱呼我為主人我也沒有拒絕,但我其實一直很想問問看,到底你將我視為丈夫還是主人呢?」

小貓愣了愣,露出甜蜜的微笑,趴在亞卡德的胸膛上,輕輕蹭了蹭,「主人對我來說……不只是主人,也不只是丈夫,而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不只是因為主人救了小貓的命,也不只是因為主人帶著小貓旅行,而是在小貓的心裡,永永遠遠只有你亞卡德一個人存在著,其他我都不在乎。」

亞卡德半歛著眸,低低笑了起來,大手溫柔地輕撫小貓的頭髮。

「所以主人什麼都不需要擔心喔,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小貓都會在你身邊的。」小貓輕吻了吻男人勾起的唇。

「好吧。」亞卡德笑著回吻了下,「追兵要來了,反正現在大概也逃不掉,我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好的!」小貓燦笑著抱緊亞卡德。

 

 

當侍衛長帶兵進門的時候,小貓正在伺候亞卡德穿外套,見他們不敲門就進來,狠狠瞪他們一眼,斥道:「真沒禮貌!主人有允許你們進來嗎?」

亞卡德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摟住小貓,把他安置在自己膝上,輕吻了下他的額頭。

房間裡充滿著情交後的味道,大部分的隊員都有些臉紅,惟獨侍衛長面色不變,冷硬地道:「好久不見了,洛斯卡大魔導師。」

如果不是親眼目睹這傢伙跟王子瘋狂地做愛,亞卡德絕對不會相信這個鐵血冷面的侍衛長竟然……

小貓坐下沒兩秒,驚呼了聲,起來把桌上已經涼掉的麵包和有先見之明而準備的冷湯端過來,甜笑著道:「主人,吃早餐。」

亞卡德對侍衛長視若無睹,微笑著朝小貓伸出手,讓小貓坐進他懷裡,一湯匙一湯匙地餵他湯,間或把麵包撕成小塊送進他嘴裡。

「看什麼看?」忙碌的小貓一眼掃向旁邊的閒雜人等,「沒事就快出去,不要吵到我的主人!」

侍衛長抽了抽嘴角,冷聲道:「洛斯卡大魔導師,王子希望您回去,並且保證不追究以前的事情。」

「喔?」亞卡德慢條斯理地嚥下湯,才抽空回答了一個單音。

「大魔導師難道想要跟帝國作對嗎?」雖然聽起來感覺都是被威脅,不過侍衛長仍然依照程序軟的說完說硬的。

小貓餵完了亞卡德,開始幫他整理頭髮。

亞卡德想了想,微笑問道:「請問我跟小貓要是回去了,會被封口嗎?」

侍衛長眸子裡閃了閃,斬釘截鐵地答道:「不會。」

「你少騙人了!」小貓炸了毛似的跳起來,指著他大罵道:「你這個表面冷血心裡殘酷的偽君子,你不要想騙我的主人,更不要想傷害他!」

亞卡德輕笑起來,起身把小貓攬入懷中,「不好意思,侍衛長,我是有家室的人啊,我不為我自己著想,也是要為我妻子著想的。」

小貓睨了侍衛長一眼,反身抱住亞卡德,親暱地蹭蹭他的肩膀。

亞卡德捏捏小貓的耳朵,微笑問道:「如果你不覺得辛苦,繼續跟我流浪好嗎?」

「好。」小貓開心地抱緊亞卡德,「我一輩子都跟著主人。」

亞卡德笑著把小貓抱起來,對侍衛長微微鞠躬,「侍衛長大人,我以小貓.洛斯卡的名義發誓,我們倆會滾到你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你就別再來找我們了吧?這也算是讓殲滅目標永遠消失吧?」

侍衛長冷冷看著他們,石雕般的臉上沒有表情變動。

「那就告辭了。」亞卡德抱著小貓優雅地鞠躬,忽然間憑空消失。

士兵們發出了驚呼聲,侍衛長緩緩蹙眉,「竟然被那個男人練到不用唸咒就能瞬移的境界……嘖,我們回去吧。」

「不追了嗎?」士兵愣問。

「追不到的。」侍衛長轉身離開了房間。

 

 

荒野裡,兩個披著長斗篷的人正貌似悠閒地走著。

「主人主人──」身型較嬌小的抬起頭,兜帽隨之滑落下來,露出一雙小巧的黑色貓耳朵,「我們一直往北走,要去哪裡?」

男子伸手將他的帽子戴好,微笑道:「若我說我要去投奔魔王,你覺得如何?」

「都可以!」少年燦笑著勾住對方的臂膀,「只要跟主人在一起,小貓去哪裡都沒關係!」

男子勾起唇角,摸摸少年的頭,柔聲道:「乖,我的小貓。」

於是,身為本世紀最偉大的大魔導師之一,亞卡德.洛斯卡在做了諸多錯事之後,經過長達多年的流亡,帶著妻子兼寵物,頂著一頭象徵光明神的金色頭髮,跑去投奔魔王去了,當然了,魔導師們聲稱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大魔導師,會有這樣的行為完全是可以預料的。

很久以後,第一個背叛光明神的光魔導師,亞卡德.洛斯卡的名字還可以從史書上找到,小貓.洛斯卡的名字也被記載著。

雖然是背叛這種惡名,當然了,由於小貓完全沒有意見,阿卡德自己也認為,管他的,幸福就好。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