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吧。」雲曦攤在沙發上。

「說什麼?」雨霽悠閒地翻著雜誌。

雲曦一臉痛苦地問:「我為什麼會跟那傢伙在一起呢?」

雨霽打了個哈欠,「因為我們倆打賭,輸了的去告白,你輸了,不過告白成功了。」

雲曦寒著臉道:「謝謝你這麼坦承。」

「不客氣。」雨霽臉上掛著溫和得體的微笑。

「那你說吧。」雲曦又開口。

「說什麼?」雨霽慢慢闔上雜誌。

「我為什麼不跟他分手呢?」雲曦一臉絕望。

雨霽笑了笑,「因為他很會哭。」

「我告訴你我們怎麼相處的,包准你笑出來。」雲曦深嘆了口氣,「他哭,我就遞紙巾給他,再遞鏡子給他。」

雨霽挑了下眉,「你遞鏡子給他幹嘛?」

雲曦冷靜地道:「告訴他,他毀容了。」

雨霽低笑出聲,「大嫂會氣死。」

「可不是嗎。」雲曦搓了搓下巴,「然後他就把我推倒在床上,說要上我。」

雨霽又挑了下眉,「那你就給他上?」

「有何不可?」雲曦哼笑著攤攤手,「我就故作嬌羞狀,於是他憤怒地跳下床,拿垃圾桶扔我。」

「原來大嫂也有兇的時候。」雨霽驚嘆。

「多著呢!」雲曦聳聳肩,「然後我就拿電話起來,打家暴專線。」

雨霽悶笑。

「於是那傢伙終於忍無可忍,一腳朝我踹來。」雲曦又攤了下手,「我就『汪』一聲咬住他的腳。」

雨霽哈哈大笑,「你可變成狗了。」

雲曦續道:「於是他就從抽屜裡拿皮鞭說要打我,反正我是狗聽不懂人話,汪他兩聲繼續咬,結果他打不下去,我做得意狀。」

雨霽搓搓下顎,笑道:「我怎麼覺得都是你欺負大嫂?」

雲曦不理他,繼續道:「僵持半天,我咬累了,就去沙發上趴著,然後你猜怎麼著?」

雨霽配合地問:「怎麼?」

雲曦深嘆口氣,「然後他又哭了。」

雨霽哈哈大笑,幸災樂禍地問:「你後悔跟我打賭沒有?」

「後悔啦,我老賭輸。」雲曦撐著下顎,沮喪地道:「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哄那傢伙啊,老是他樂此不疲,我累得半死。」

「哄人又不難,」雨霽氣定神閒地聳聳肩,「還不就是抱抱他、親親他,跟他說:『雖然外頭有無盡的紅花綠葉,你就是我那唯一一瓢弱水』……」說著自己笑得顫抖。

雲曦撫額道:「這種肉麻話誰說得出口?」

「我。」雨霽一臉泰然地舉手,又道:「那我說說我跟我家那個是怎麼相處的。」

「洗耳恭聽。」雲曦拱手。

雨霽道:「他拿著手機衝進書房,怒問我這條簡訊誰傳的,我一看,『昨晚我度過一個很棒的夜晚,親愛的,改天再來找我喔。愛你的玲玲。』於是冷靜地道:『大概是傳錯的。』」

雲曦露出鄙視的表情。

「他的表情跟你一樣。」雨霽笑著聳肩,「然後我就說:『你不是知道我對女人沒興趣的嗎?』他就鐵青著臉說:『還有男人叫花花的呢玲玲算個啥。』」

雲曦默默點頭,「弟媳英明。」

雨霽嘆道:「我就澄清我真的不知道那是誰啊,百分之百是傳錯的,這時候我手機響了,他接起來說:『喂?』對方嬌滴滴道:『雨霽呀,我是玲玲。』」

雲曦嗤笑出聲,「我看你怎麼收場。」

雨霽挑了下眉,「沒怎麼收場呀,我就把電話搶過去切掉了。」

雲曦疑惑問:「他不生氣?」

「當然暴跳如雷。」雨霽笑著攤攤手,「我就抱住他道:『雖然外頭有無盡的紅花綠葉,你就是我那唯一一瓢弱水……』」

雲曦哈哈大笑,「這種句子怎麼會有用?」

「當然沒用啊。」雨霽聳肩,「所以他就賞我一巴掌,說我是爛人。」

雲曦鼓掌,「幹得好。」

雨霽續道:「然後我就抱住他,跟他說:『但是在這個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這麼愛你的爛人了。』」

雲曦嗤之以鼻,「然後呢。」

「沒有了。」雨霽微笑,「夫妻就是床頭吵,床尾和,所以我們就床上解決。」

雲曦深嘆口氣,「什麼爛解決方法。」

「基本上我又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雨霽聳肩,「那個玲玲是我學長的女朋友,不過是他們吵架我當調停者才認識的,簡訊百分之百是發錯。」

「嗚喔?」雲曦不大信任地微微側首,「是這樣嗎……」

「我騙你幹嘛?我騙我老婆還有道理,我騙你幹什麼?」雨霽哼笑著瞥他一眼。

「那你幹嘛不解釋清楚?」雲曦搔搔下顎,「要是是我們家那個接到錯的簡訊,我都不用去翻他手機,他就會自己拿著衝過來說有人發了錯的簡訊給他……嗯然後我就會說『你跟我講幹嘛?我又不介意。』於是他就會開始大哭。」

「這是愛的表現啊。」雨霽笑著拍拍他肩膀,「你要稍微表現一下對他的在乎,他就會安心了。」

雲曦一臉迷茫地道:「可是我真的不在乎啊。」

雨霽看他一眼,搖搖頭,「可憐的大嫂。」

「你家的比較可憐吧?」雲曦睨他。

「不會呀,我們很相愛的,只是喜歡吵吵鬧鬧而已。」雨霽笑著攤手,又道:「欸這樣吧,我們來打賭。」

「上次打賭輸了終生,這次你要我輸什麼?」雲曦長嘆。

雨霽搓了搓下顎,「下輩子?」

雲曦冷瞪著他。

「不要這樣,告白太嚴重了,我們賭些小事。」雨霽思索著,「贏的人幫輸的人寫一篇演講稿,輸的人要背去給老婆聽,這樣如何?」

「你有空做這種閒事怎麼不去工作……」雲曦咕噥了聲,「賭什麼?」

雨霽亮出手機,「賭誰家老婆先打電話過來,先打就贏。」

雲曦思索了下,「賭了。」

兩人又聊天半晌,雲曦手機先響。

「輸了啊。」雨霽深嘆口氣。

雲曦異常得意地把手機接起來,「喂?」一聽,臉立刻垮了下來,「是,老闆,怎麼休假時還特意打過來?……是,嗯。」

雨霽在旁邊悶笑。

雲曦才掛上電話,雨霽的手機就響了,「喂?啊,老婆……我在大哥家,嗯,我等一下就回去了,嗯,馬上,真的,好,掰掰。」轉頭,用得意的眼神看著兄長。

「怎麼老輸!」雲曦抱頭哀號。

 

 

當晚。

「……你是我一生的幸福,我是你一生的依靠,請你讓我牽著你的手,這輩子我都會憐你、愛你,讓悲傷的淚水都蒸發,只剩下無盡的快樂,我愛你,永遠都愛你。」雲曦寒著臉把長達三千字的表白背完。

坐在床上,抱著枕頭的少年紅著眼眶,淚水慢慢沿著臉頰滑下來。

雲曦深嘆了口氣,遞過手帕,又把鏡子拿過來,「你毀容了。」

少年撲進他懷裡,哭道:「我也會愛你一輩子的!你放心吧!」

雲曦黑著臉拍拍對方的背脊,再一次覺得跟弟弟打賭簡直就是在消耗自己的人生。

賭博誤一生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七夕賭約

雲曦這輩子最討厭的節日就是七夕,原因很簡單,他在七夕輸掉了他的一生。

事情完全是個意外,從七夕前一天弟弟在電腦上看笑話而延伸的一場賭約。

 

「喂,哥,我們來打賭吧?」雨霽微笑著問。

雨霽從小就愛賭,什麼題材都可以睹,身為他唯一的哥哥,雲曦當然是最好的賭博對象,兩人常有勝負,大致是五五之局。

「幹嘛?又要賭什麼?」雲曦湊過去看什麼又勾起了弟弟的興致。

「輸的人去玩大冒險。」雨霽笑瞥一眼網站,「我覺得大冒險很有趣。」

雲曦搓搓下顎,「可以,賭什麼?」

「明天不是七夕嗎?」雨霽微微一笑,「賭誰在公司能收到更多告白,輸的人去大冒險。」

「可以。」雲曦點頭,「大冒險內容是?」

「你隨便說個數字。」雨霽把網頁收下去。

「七。」剛好是七夕。

雨霽把網頁開出來,數了下,指著道:「那就是這個。」看一看大笑出聲。

雲曦也湊過去看,「嗚喔,真適合七夕。」

「可不是嗎?那輸的人就下班後執行。」雨霽笑嘻嘻地點頭,「OK嗎?」

「OK。」雲曦跟著點頭。

 

第二天兄弟兩人一起去上班,對於他們的打扮,全公司的人都發現那真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和精緻,笑容也異常溫柔燦爛,動作也異常優雅俐落,語氣也異常親切溫和,直讓全公司女職員都臉紅心跳。

難道這素來淡然的兄弟檔也想婚了嗎?

由於他們刻意釋放的訊息,今日的告白絡繹不絕。

從頂樓下來的雨霽笑嘻嘻地對兄長比了一個「五」字,雲曦得意洋洋地回了一個「七」,讓雨霽深嘆了口氣。

「那個……雨霽,你可以跟我來一下嗎?」一個女職員紅著臉湊過來。

「當然。」雨霽立刻露出溫柔的微笑,回頭對兄長拋出炫燿的眼神。

雲曦嗤之以鼻,轉頭為隔壁女同事溫和地講解問題,對方被他的眼神電了半天,終於紅著臉問:「今天是七夕,我可以跟你講一件事嗎……?」

雲曦立刻用最溫柔的語氣道:「我很樂意聽妳說。」

等雨霽回來比出「六」的時候,雲曦是八。

一整天雲曦都是稍微超前的,所以他很安心,不料就在下班前半小時雨霽開始頻頻離席,等到下班時間到,雨霽是十二,他是十一。

「輸了啊……」雲曦深嘆。

雨霽笑著拍拍他,「晚上吃速食啊。」

兩人先回家去,雲曦換了一套很正式的白西裝,再開車去附近的花店買了一把玫瑰,接著前往速食店。

「告白對象你可以自己挑,這點我很寬容,只要能看好戲就好。」雨霽笑咪咪地說。

「還真謝謝啊。」雲曦冷哼。

兩人一進了速食店,雙雙傻眼。

櫃檯前的一整排收銀員,竟然──都是男的。

雲曦哀號了聲,雨霽偷偷悶笑。

「明天再來可以嗎?」雲曦撫額。

雨霽露出溫柔的微笑,「不行,七夕是今天。」

雲曦躊躇半晌,深嘆了口氣,「好吧,願賭服輸。」

「去挑一個合意的吧。」雨霽的語氣有點幸災樂禍。

雲曦橫他一眼,看了一下五個收銀員,挑了一個最清秀的去排隊。

對方是個少年,白皮膚紅嘴唇,眼睛大大的,長得很可愛,一副水靈樣,笑起來也甜甜的,雨霽探頭看了一眼他胸口的名牌,「沛青」,也算還滿中性的名字,不難了解性向正常的哥哥為什麼挑這個人。

兩人排到少年面前,名為沛青的少年眨眨大眼睛,開朗地問:「請問要點什麼?」

雲曦沉默了下,直到雨霽伸手戳他,才清了清嗓子,很小聲地問了一句。

「咦?」沛青睜大眼,有些為難地揚起可愛的笑容,「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

雲曦繼續沉默,雨霽又伸手戳他,他才深嘆口氣,又清清嗓子,以非常清晰的音量道:「我可以要一份你的笑容嗎?」

整間速食店忽然安靜了。

「咦!?」沛青微微一震,整張小臉猛然紅了起來。

全部人都在沉默,雨霽只好負起導演的責任,湊過去小聲道:「那個,客人點餐了,你是不是應該回應一下?」

「啊!?嗯!」沛青回過神來,慌亂地點點頭,勉強揚起一個微笑,小聲問道:「那請問還需要什麼嗎?」

全店的目光瞬間轉到雲曦身上。

雲曦在心底深深地、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慢慢把藏在背後的玫瑰花拿出來,遞向沛青,豁出去似的用很大的音量問:「我可以把你的心外帶嗎?」

整家店沉默了幾秒,猛然爆出口哨聲和鼓掌聲,在周圍觀眾的起鬨聲中,沛青慢慢低下羞紅的小臉,手指不安地絞著。

導演雨霽又湊過去,小聲問:「你是不是應該回應一下?」

「嗯……」沛青抬起臉,大眼蒙上一層淚水,很是閃耀,微微咬著紅唇,臉頰整個是通紅著,他慢慢伸手,在全店的叫好聲中接過玫瑰花。

大家口哨吹過一通,全部屏息以待後續。

雲曦沉默著,沛青咬了咬唇,小小聲問:「我十點下班,你可以等我嗎?」

雲曦抽了下嘴角,看向弟弟。

雨霽笑開來,「他很樂意等。」

於是整家店又沸騰了。

就這樣,雲曦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今天是七夕欸!」沛青咬了咬唇,「你都不送我禮物的嗎?」

「送啊,」雲曦闔上著報紙,遞過去,「這送你。」

沛青一把抓過去摔在地上,放聲大哭,「你這個混蛋──」

雲曦氣定神閒地聳聳肩,「你誇讚我我會害羞欸。」

「今天是七夕欸──是七夕欸──」沛青捂著臉啜泣,「是我們相識的日子欸──」

「是啊是啊。」雲曦打了個哈欠,起身往房間走,「我累了,我想睡了。」

沛青啜泣著跟過去,看著雲曦爬上床,微紅了下臉,柔聲道:「我陪你睡?」

「好啊。」雲曦拍拍旁邊,「睡吧,晚安。」說完一翻身把被子蓋上。

沛青嘟起嘴,「雲曦!」

雲曦掀開被子,微笑問:「幹嘛?不是要睡嗎?」

沛青怒極,伸手抽了個枕頭,往他砸過去。

雲曦笑著接住,「謝謝。」把枕頭墊到頭下面。

「雲曦大笨蛋!」沛青大叫,哭著撲過去。

雲曦把他接住,「睡覺吧。」一抖被子把人蓋住。

沛青窩在他懷裡,抽抽噎噎地哭。

兩人之間沉默了半晌,雲曦忽然伸手在床頭摸索了下,緊接著把一個錦盒塞進沛青手裡。

沛青止住哭,抬頭看看雲曦,又看看錦盒。

「不要就還我。」雲曦伸手去拿。

「我要我要我要!」沛青大叫,把錦盒抓得緊緊的,見雲曦不搶了,才小心翼翼打開,裡面是一枚戒指,式樣簡單優雅,他還記得這是上次路過珠寶店,他吵著雲曦說好漂亮啊真想要的那枚戒指,於是眼眶又猛然紅起。

「可以睡了吧?」雲曦淡然問道。

「嗯!」沛青綻放出帶淚的笑容,緊抱住雲曦。

今年七夕,雲曦再一次親手葬送自己的人生。

雖然賭博誤一生,真正害死自己的還是自己呀……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