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這是天雷!!啊啊啊啊啊──」

聽到後面傳來的慘叫聲,蔡紹銘抽了抽嘴角,努力把被打斷的思緒連接上,繼續專注於眼前的螢幕。

「為什麼會這樣啊啊──」但就在下一刻,印證重力加速度的原理撲在他背上,於是變成凶器的身軀,就像是塞拉巴拉星人的戰艦一樣,徹底地摧毀了他的堡壘,於是他的思緒就像破碎在宇宙裡的諾索拉克艦一樣,被捲進了空間黑洞裡。

蔡紹銘是一個,雖然沒什麼名氣也沒什麼銷路但是因為喜歡實在是沒辦法只好餐風露宿地持續著寫作的,科幻小說家。

附帶一提,那些多餘冗長又累贅的形容詞,是他背後這個人附加的。

「張子佑!你不寫稿在那看什麼小說!?」蔡紹銘拍桌而起,怒瞪向同居人。

「你聽我說,你聽我說,耽美界已經沉淪了啊!」張子佑按住蔡紹銘的肩膀,一臉悲痛,「你知道那個很紅的那個作家吧?就是寫『喔我心愛的小綿羊』那個,他最近寫了一本叫做『喔我心愛的小兒子』,那個兒子穿越到了新的世界之後,爸爸抱著襁褓中的他,兩個人一對上眼就天雷勾動地火了啦!然後直男爸爸就忽然彎了啊啊啊──新生兒不是都長得像猴子嗎為什麼他珠圓玉潤而且第二天就可以講話!?不合邏輯的天雷啊啊啊──」

「確實是不合邏輯,所以呢?」蔡紹銘抽著嘴角。

「所以我看了一章就看不下去了啊!」張子佑再次晃著他的肩膀,「還有那個寫『天生一對,地設一雙,命中注定愛上你』的作家你知道吧?」

蔡紹銘繼續無法自制地抽著嘴角,這究竟是怎樣一種取名水準?

「他寫了一本新書叫做──」張子佑想了一下,「啊,簡稱叫做『差異很大很大的我們倆』好了……」

蔡紹銘撫額,這個簡稱就很長了啊!

「他那本書裡面,小攻明明就是個同性戀還娶老婆養愛人,而且還有快十個小孩!」張子佑的表情簡直快哭了,「然後小受是個聖母無論怎麼虐都可以保持純潔天真的微笑,對那個渣攻痴心不改!就算被雷得死去活來我都看在『天生一對,地設一雙,命中注定愛上你』很好看的份上忍下來了,可是最新這一章居然是輪X啊輪X!這種天雷我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

蔡紹銘深嘆了口氣,「然後呢?」

「然後還有那個寫『喵喵喵啊喵』的作者啊──」張子佑只差沒痛哭失聲,「他最新的書『哞啊哞哞哞』裡面──」

蔡紹銘覺得自己快翻白眼了,這是一本怎樣的書?改名叫『農家物語』會不會好一點?快叫星際聯盟派警衛過來吧,把這個老看怪書的瘋子提走!

「我都快搞不清楚那到底是小白文還是腦殘文了,裡面的關係錯綜複雜到看不出誰是主角也就算了,還到處充滿氣焰囂張的腐女,到處都是啊!」張子佑攀在他肩膀上哭喊,「然後那個愚蠢的小受就跟神一樣大家都愛他,都死心塌地地愛他啊就算本來不愛也會忽然愛了,最慘的是那還是一個女穿男的弱、偽娘、平胸受啊!!」

「死心吧孩子。」蔡紹銘摸摸他的頭,「哪一本書裡沒有代入?哪一本書裡沒有矯情?哪一本書裡沒有雷?這就是小說的世界啊!就算是一個短篇也說不定是作者帶入自己的糜爛生活和龐大怨念的結果呢。」

「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是我不想要再看到天雷了!!」張子佑終於無淚地痛哭失聲。

「那又怎麼樣?」蔡紹銘按了按額角,「還有,我又不看耽美,你跟我抱怨也沒有用啊。」

「紹銘……」張子佑緊握住他的手,淚眼迷濛地看著他,「你寫吧!」

蔡紹銘有一瞬間的石化,「寫?寫什麼?」

張子佑露出了美麗的微笑,「耽美。」

「耽你的大頭!你被普普拉星人入侵了嗎!?」蔡紹銘咆哮著甩開他的手。

「普普拉星人?你是說你寫的那個,我記得好像是……」張子佑思索了下,「啊,觸手系啊……觸手系無愛啊……」

「不是觸手系!是章魚怪啊章魚怪!」蔡紹銘努力糾正,「普普拉星人是一種連星際聯盟都頭痛的怪物,他們整個種族都只有雄性,所以平常只能互相交配,但是如果看到了外星的雌性,就會劫掠對方……」

「天雷啊啊啊啊──」張子佑抱頭蹲下,「不要跟我講天雷劇情啊你這個烏沙沙星人!」

「唔,沒想到你知道烏沙沙星人啊。」蔡紹銘挑了下眉,「他們是一種有雙性的生物,所以可以在男女形體之間自由變換喔。」

「太雷了太雷了──」張子佑嚇得全身發抖,「我雷雙性啊──雷小受在床上忽然變成女人啊──你放過我吧──」

「唉,我這次的作品也快寫完了,都到了男主要對女主告白的時候了,你就放過我讓我收尾吧。」蔡紹銘搔搔頭,「別看網文了,與其四處亂踩,不如待在原地,你知道你站的數字是八嗎?」

「啊──不要提醒我這麼恐怖的事實!!」張子佑站起身,憤然道:「如果我寫文很快我也想自己寫自己會喜歡的故事啊!可是你身為作家也應該知道,自己的文不管再好看,修文的時候多看幾遍也是會很想吐的!我想看別人寫的嘛!」

蔡紹銘冷靜地道:「但是到處都是雷。」

「不要提醒我……你好殘忍……」張子佑再次泛淚,認真地凝視著他,「哪,紹銘,寫給我吧?」

「寫什麼?我沒寫過耽美,寫出來的你一定不會滿意的。」蔡紹銘攤手。

「不,只要紹銘寫的什都好!」張子佑用力握住他的手,帶著閃閃發亮的眼神道:「寫吧!」

蔡紹銘指指自己的螢幕,「這送你。」字裡行間,男主與女主的嘴唇只差了幾公分。

「我不要BG──」張子佑掩面大喊,「BG雖然比BL不雷,但是我還是不能接受BG──我寧願去看GL啊──」

蔡紹銘深嘆口氣,把他抱起來扔上床,「我現在就雷死你,你討厭強X對吧?」

張子佑嗆咳了聲,「紹銘你醒醒,大白天的──」

「如果你願意就不叫強X了。」蔡紹銘壓住他,開始扯他的襯衫,「你嫌雷是不是,我就把你一次雷死好了,明天開始鎖掉你所有的BL網站,你轉換跑道跟我一起寫科幻吧,不然我就要變成普普拉星人了。」

張子佑仰頭大叫:「就說觸手系無愛嘛──」

當然,不管是腦殘文小白文還是亂七八糟文,小攻如果把小受翻來覆去做個十次八次都不叫強X而叫和X,所以這個結局還是一點都不雷的。


狗血

說到蔡紹銘跟張子佑的過往,那是無比的狗血,狗血到寫耽美的張子佑本人都不忍回首的地步。

首先,兩人配備的不是正常向HGAME常見的「青梅竹馬屬性」,而是BL小說裡比較容易出現的「兄友弟恭屬性」。

事情是這樣的,蔡紹銘的父親離婚之後……他的叔叔的女兒的哥哥的表哥的某個親戚就娶了張子佑離婚的媽媽……的阿姨的嬸嬸的姪子的妹妹的某個親戚,於是兩個人就成了姻親上的關係。

然後因為兩家是鄰居,後來就經常來往了。

嗯?為什麼不說是鄰居屬性一定要說是姻親屬性?

這是哪裡?這是哪裡?這是耽美界啊!萌才是一切!兄友弟恭比較萌啊鄰居萌什麼呢!?

其實當時大蔡紹銘兩歲所以是年上的張子佑,是並沒有萌到這個姻親的,第一是因為他在現實生活裡比較低調,連自己的作品都沒拿給家人看過,學生時代住家裡還要費心攔截出版社寄來的合約書,免得被家人識破自己在寫耽美。

再來就是兩人的相貌都還算普通,勉強來說的話,蔡紹銘長得很陽光,張子佑長得很斯文,都離那個傳說中的美攻帥受之流太遠了。

總之婚禮上兩個人發現彼此是鄰居之後就稍微聊了一下,又發現彼此都是小說家之後就聊得久了些,然後再發現彼此的個性都還不錯之後也算是有交際了。

雖然兩人還沒惡俗到什麼一見面就天雷勾動地火之類,雖然寫耽美的張子佑完全沒往歪處想,寫科幻的蔡紹銘更是秉持著純粹的兄弟情,雖然兩人都拜讀過對方的作品──張子佑曾經死命寫出一本正常向的過──而且目前呈現相知相惜、和樂融融的氣氛,但是狗血之所以會發生就是因為那是狗血。

狗血會狗血有兩個原因,第一,這個喬段實在是太容易寫了,寫下去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於是所有作者都寫了,謂之狗血;第二,這個喬段實在是太令人萌了,所有作者都萌了於是寫了,變成狗血。

總之,如果事情就在這裡止於至善的話,那人生就不是人生,命運就不是命運了,狗血也不是狗血了。

於是無論在耽美小說還是言情小說裡出現率和狗血率都和「下春藥」不分軒輊的「酒後亂性」就在這時候很狗血地出現了。

事情是這樣的,當天蔡紹銘失戀,正好兩家都沒人在,張子佑身為鄰居兼姻親兼好友於是帶了兩打啤酒過去安慰他,兩個人喝著喝著就高亢了,高亢了不打緊還把蔡爸爸珍藏的洋酒翻出來喝,喝茫了的情況下更巧的是那天中午蔡家吃的是海鮮全餐。

於就算懷裡呵呵笑著一直鬧還要再一杯的人是鄰居兼姻親兼好友,而且還是年上兼同性,醉到傻掉的蔡紹銘還是抱著就親了上去,張子佑也是意識不清醒,湊到唇邊的既然是酒的味道,就沒抗拒,不但沒抗拒還伸舌去舔。

親一個人並且得到回應,這時候不進行下一步的人是性冷感。

第二天當兩人頭痛欲裂地醒來,看到的就是躺在彼此身邊光溜溜的對方。

於是他們震撼了、迷茫了,特別是張子佑,簡直被雷到風中凌亂了,他明明最討厭天雷、狗血跟爛梗啊啊啊──

因為來不及跑掉,而且姑且還算是「男方」,蔡紹銘沉默了很久,終於揉揉太陽穴,低聲問:「你還好嗎?」

張子佑在自己的雷點裡震撼了許久,終於撇過頭,面帶哀傷地道:「沒關係的,昨夜只是一場錯誤而已,你回頭就忘了吧,反正我們同性戀……我們同性戀本來就是邊緣人,我母親這幾年都已經放棄我了,有時候甚至我在家也視若無睹,我……我不能把我最好的朋友扯進這個圈子來……」

「你是同性戀?」蔡紹銘露出詫異的表情,「看起來不像啊?」

「我不是啊……」張子佑搔搔頭,「我只是很想講講看小說台詞……基於以毒攻毒、以雷抗雷的原則……」

蔡紹銘黑線了。

「媽的,為什麼我就被個男人上了呢!難道寫耽美是我的錯嗎!寫耽美的男人又不全都是同!」張子佑掩面呻吟。

「你真的不是同性戀?」蔡紹銘小心翼翼地問。

「真的不是。」張子佑撫額嘆氣,「我就是個倒楣的大好直男。」

「啊……」蔡紹銘搔搔鼻子,一臉困擾地道:「可是我是。」

現場出現了幾秒的真空,張子佑顫著唇問:「你是什麼?」

蔡紹銘微微一笑,「HOMO

張子佑抱頭哀嚎起來,「我不要三次元我不要三次元我不要三次元──」

於是兩人進行了以下匪夷所思的對話:

「那怎麼辦呢?上都上了也不可能把處女膜還你。」

「沒關係現在醫學發達──喂我沒有那東西!」

「抱歉抱歉,我只是很想講講看小說台詞……」

「這什麼性格的男主啊!?……等等,你怎麼知道我是第一次?」

「你一個異性戀能被男人上幾次?」

「……嘖!」

兩個人繞著彎討論了很久都沒結論,最後蔡紹銘深深一嘆,點頭道:「我會負起責任的。」

「我不要你負責啊!」張子佑大驚失色,又忽然恍然大誤,「等等……你千萬不要說什麼你對我一見鍾情……」

「是不至於那麼狗血,不過我確實一開始就覺得你挺可愛的。」蔡紹銘捏了下他的臉,微笑道:「當然,身為你的好友,我並不想把你扯進這個圈子……」

「不要對我講小說台詞!」張子佑抱頭大叫,「現在也不要把我扯到那邊的世界!」

「你就過來吧,我微薄的印象裡昨晚兩個人都滿舒服的啊。」蔡紹銘思索了下,「對了,我們在一起的話,你就可以根據現實研究各種體位了欸。」

「可是我不愛寫H啊……」張子佑抱著頭深嘆口氣,又動搖了幾秒鐘終於問:「有試用期嗎?」

蔡紹銘聳聳肩,「保存期限內都可以退貨。」

張子佑於是點頭了,「好吧,那我們就試試吧……」

蔡紹銘笑著點點頭,「我會努力做一個夏路路星人的。」

「……?」

對蔡紹銘作品還不熟的張子佑當時並不明白,夏路路星人是一種對伴侶相當忠貞的外星生物,可是他們不但有觸手而且還體能超好,可以一整個禮拜都在床上滾。

於是交往開始了,於是雖然平淡似水老夫老妻好歹也漸入佳境了,於是就算張子佑疑惑於對方在床上的精力旺盛,並且慎重考慮是不是要砸掉自己的後半生在這個人手上,事情也在蔡紹銘很狗血地對張家家長低頭說:「請把兒子交給我!」之後宣告結束了。

總之,據說擁有抉擇權的張子佑,終究沒來得及在保存期限之內退貨,或者說就算這是永久保固也返品不可了。

「狗血狗血狗血──這太狗血了!」張子佑含淚撲在蔡紹銘背上。

「張子佑!你不去寫稿在這哀嚎什麼!」蔡紹銘回頭罵人,「我這邊都到星際戰爭的尾端了,你就讓我收個尾好不好!」

「你聽我說,耽美界完蛋了啦!」張子佑泛淚,「為什麼連出版書都可以充滿狗血呢?你知不知道那個很紅的作者?那個寫『愛你喔拉普拉普』的──」

蔡紹銘直接起身,把情人攔腰抱起扔上床,「拉普你的頭,讓你見識一下夏路路星人的愛。」

「我觸手系無愛啊──」

過程是狗血的結局是和諧的,按照耽美小說的定律,兄弟終究會互生愛慕、鄰居終究會住到一起、姻親終究會親上加親、好友終究會變成戀人,不管同行是相親還相忌,只要是兩個男的,管你過了二十年直男生活也用一行字就可以把你掰彎。

是的,小說和人生都是狗血的。

「不然有空我去弄個春藥,我們來試試看效果好了?」

「住手!蔡紹銘你這個觸手男不要靠近我──」

至於小攻始終是體能好的,那已經不只是定律了啊……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