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

「……不。」

「給我。」

「不行啦……」

「給我!」

「不、不要!」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懂,反正給我!」

一個年約八歲的小男孩,橫眉豎目地站在一個五歲的小孩前面,兩個孩子互不相讓地對峙著,但是五歲小孩的嘴唇卻微微發抖,漂亮的大眼睛也一副隨時會滴出眼淚的模樣。

「我絕對不給你!」五歲娃娃大吼,是很有氣勢,就是太可愛了。

「那猜拳!剪刀石頭布!」八歲小孩迅雷不及掩耳地大喊。

五歲娃娃一個怔愣,本能地出了剪刀。

「哈!贏啦!」出石頭的八歲小孩大笑,仗著自己比對方高上一個頭,一把把熊布偶搶過來。

五歲娃娃立刻放聲大哭,「哪有這樣的!不是說兩小無猜嗎!」

「那是什麼意思?」勝利者趾高氣揚地問。

「嗚,你媽媽說的嘛!」五歲娃娃衝過去,撲進嚇一跳的敵人懷裡,拼命把眼淚鼻涕抹上去,「嗚哇啊!!我不管!兩小無猜所以我們不能猜拳啦!」

衣服全毀的八歲孩子,氣急敗壞地大吼道:「不清楚的成語不要亂用啦!」

……你自己還不是不知道什麼叫做「敬酒不吃吃罰酒」?

 

 

「給我。」

「不!」

「給我。」

「不可能!」

「我說給我!」

「我說絕對不給你!」

「你敢反抗學長?」

「學長怎麼樣?比我高半個頭了不起?」

時光飛逝,目前站在學校走廊上對峙的是高中部的「國王陛下」和國中部的「王子殿下」,兩個人都以好皮相和壞脾氣著名,據說他們還是鄰居咧,那不是吵翻了嗎?

行人一見火爆場面紛紛走避,皇室內鬨,小老百姓管不得、管不得。

「我說最後一次。」耐性甚差的國王陛下瞇起美麗的雙眼,「把藍球場的使用權交出來!」

「有種咱們幹架!」耐性也很差的王子殿下倒是勾起美麗的笑容,清秀臉龐光芒萬丈。

「幹架?你這野蠻人!」國王陛下冷笑一聲,「倒不如——」伸出右手。

喔喔!眾人眼睛大亮,難道他要使出傳說中的——

「剪刀石頭布!」皇家猜拳法!

「啊!」當然跟死老百姓的猜拳是一樣的,只是王子殿下每次都會因為下意識地出剪刀而輸掉,而且只有面對國王陛下會這樣。

「笨小鬼,學不乖!」國王陛下哈哈大笑,以勝利者的姿態將場地使用許可書搶走。

「你!」王子殿下氣得渾身發抖,「我們是青梅竹馬欸!你怎麼可以跟我猜拳!?要兩小無猜啊!」

「兩小無猜根本不是這樣用的!」國王陛下像個真正的父親一樣對自己的不肖子大吼。

「你、你!」王子殿下抽了抽鼻子。

喔喔!眾人眼睛更亮,難道他要使出傳說中的——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王子殿下大哭法!

「你!」當然跟死老百姓的嚎啕大哭沒什麼不同,但是看制服已經被對方的眼淚毀一半的國王陛下那難看的臉色,可以想見由王子殿下來哭真是威力非凡啊!

試問,誰可以在短短十秒內將別人的制服半毀?

「嗚哇啊啊啊啊——」淚流成河,想當年孟姜女哭倒長城也是這般境況吧。

「你是孟姜女投胎的嗎!?」受害者大聲咆哮。

……所以國王陛下您就是長城投胎的囉?

 

 

「給我!」

「不。」

「給我啦!」

「不可能。」

「我要在上面。」

「你瘋了!」

房間裡漂浮著曖昧的氣氛。

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將另一個俊美的青年整個壓制在床上,青年的手抵在他的胸口上,彷彿亟欲將他推離,他卻一動也不動,只是噙著笑。

「你不給我,我就要生氣囉?」少年微笑著說,溫柔的語氣帶了一絲恫嚇。

「我管你生不生氣!」俊美的青年卻死咬著牙說,一雙快要噴出火焰的美麗眸子死瞪著少年。

這死小鬼,明明小他三歲,卻在這幾年之內身高極速往上竄,連力氣都變得比他大了,這是什麼世道!?天理何在呀!

「喔……上次被我整治得那麼慘,現在還學不乖?」少年微笑著靠向青年耳邊,慵懶地問,呼出的熱氣也騷動著青年的耳朵。

青年馬上就臉紅了,但還是以倔強的表情,大吼道:「我絕不會跟你妥協!我不要在下面!」

「由不得你。」少年含笑聳了聳肩。

「那不然我們就——」青年猛力推開少年,伸出右手大吼道:「剪刀石頭布——耶!?」

「呵呵。」少年舉起自己出的布,得意地道:「怎麼樣?國王陛下?你以為這招每次都有用嗎?」

青年氣得面色鐵青。

「願賭服輸!我要在上面!」少年哈哈笑著伸手抱起青年,然後將他——從床上移到地上,「那床位就給我囉!」

「可恨!」青年恨恨地趴在地上鋪的棉被上面,把臉埋進枕頭裡。

「別氣成那樣嘛,不過就是睡下面呀!一天沒睡床又不會怎樣!」少年得了便宜還賣乖地笑道。

「這是我房間!」青年大吼,「而且現在是冬天!冷死了!」說完恨恨地低咒著,還是起身關了燈,鑽進棉被裡。

「早就跟你說兩小無猜,你偏不聽我的。」少年在黑暗中咕噥道。

「哼。」青年冷笑一聲,沒有回答。

「喂,不要跟我吵架啦!」少年伸手推推縮成一團的青年,「你媽媽說,我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呀,你要一輩子照顧我。」

「哼!」青年更是使勁冷哼一聲。

「好啦,我知道你怕冷,不然你上來吧,這床可以擠兩個人的啊。」少年柔聲說。

青年這才有一點氣消,回頭去看,少年那雙單純而燦亮的眸子正直勾勾地盯著他,裡頭竟然有無盡疼寵,彷彿他是正在鬧脾氣的寵物,而身為飼主的少年正在哄他似的。

青年被自己的想法弄得大吃一驚,更是不敢再看少年一眼。

少年見青年背過身不理他,乾脆親自下了床,把青年連人帶被抱上來。

怕冷的青年一感受到溫暖,對於少年就沒有嚴加拒絕,只是象徵性的反抗幾下而已,很快就昏昏欲睡地窩在少年懷裡。

「我們是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欸,以後還要這樣下去喔。」少年溫柔地順著青年的頭髮。

「喔。」青年含糊地應了一聲,緩緩進入夢鄉。

「這次呢,明明是我贏了,還是讓你,你要給我一點甜頭喔。」忽然,少年靠向青年耳邊,低低地說。

「什麼甜頭?」聽到又要做賠錢生意,已經把棋盤都擺好只等周公入座的青年,勉強睜開眼睛,當然只有平時一半大小。

「我們是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欸,不會害你的,只是小事而已。」少年掛著最無害的笑容說。

「喔。」於是青年放下戒心,終於認真地去下棋了。

少年呵呵笑了兩聲,抱緊青年,「能跟我兩小無猜的,只有你,所以能跟你兩小無猜的,也只有我,對吧?」他又順了順青年的頭髮,燦笑道:「要是你又反悔,我們就猜拳決勝負吧!」

小時候的猜拳,輸贏都是小事,現在開始,讓我們來猜決定大事的拳。

親愛的,我可不會,一直輸到最後呀。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