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這麼重視這頂帽子嗎?」

「啊?」聽到奧茲的問題,基爾巴特略顯疑惑地抬起頭來,「的確是很喜歡……怎麼了嗎?」

黑色的帽子靜靜躺在他手上,雖然丟失過一次,但被細心地洗好之後,已經又跟新的一樣乾淨,他的確很喜歡這頂帽子,無論是顏色還是樣式都很喜歡,而且……

「哼嗯──」奧茲猛然逼近過來,臉上掛著險惡的笑容,「為什麼呢?」

「為、為什麼……?」基爾巴特嚇得退了一步,「沒有特別因為什麼啊,這頂帽子很好看──」

「你這個騙子!」奧茲揪住他的領口,綠眸裡充滿惡意,「長這樣的帽子到處都是,上次弄丟的時候你卻偏要把這頂找回來,一大清早就扯著我跟艾莉絲在街上瞎找!所以你喜歡的根本不是這頂帽子,而是帽子代表的意義吧!」

「奧茲你到底在說什──哇!」手上的帽子一瞬間被奪走扔在一邊,那雙綠眸夾帶著滔天的怒火湊到他眼前來。

「你喜歡愛──妲──吧──」連語氣都好像沸騰著一樣。

「不是這樣的!好歹讓我解釋啊!」雖然可以理解奧茲的哥哥心態,基爾巴特還是無法明白為什麼這個話題忽然又爆出來了,他們叔姪倆不是都早就為這莫須有的罪名修理他一次了嗎,怎麼帽子一拿出來又爆發了啊……

「快解釋你還有十秒!」眼裡有黑光亂竄的奧茲看起來十分有魄力。

「噫!?十秒!?」基爾巴特傻眼了,自己的口才本來就不好,到底能用十秒解釋出什麼?

「時間到了!!」奧茲大聲宣布,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把他掀翻在床上,跨坐到他腰上壓制住他,接著露出堪稱險惡的燦爛笑容,「基爾──」

「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基爾巴特哭笑不得地再次試圖解釋。

「那就姑且當作你只是很喜歡帽子好了,基爾。」奧茲哼哼笑著,「既然你這──麼喜歡帽子,身為飼主的我不表示一下好像說不過去。」

「飼主?」什麼時候自己從隨從變成寵物了?基爾巴特愣了下回過神來,這時候與其介意稱謂問題,不如趕快把愛妲的事情解釋清楚,「我的確是很喜歡她沒錯但是──」

「非常好!」奧茲大聲打斷他的解釋,臉上的笑容又更燦爛了,「既然如此就送你這個吧,要好好珍惜啊!」說完從背後摸出一頂紅色的三角帽子,帽緣有白色絨毛,頂端還有一顆兔子尾巴般的白色絨毛小球。

「這是什麼……」基爾巴特怔然。

「聖誕帽啊!」奧茲把帽子往他頭上一套,「祝你聖誕節快樂。」

「啊,謝謝……」垂下來的絨毛球搔得臉頰有點癢,基爾巴特晃了晃頭,正想反應這頂太過可愛的帽子跟自己的風格不合,就看見奧茲又從身後抽出一套同材質的紅色衣服,邊緣也一樣帶著白色絨毛。

「這是一套的,換上吧!」奧茲把衣服湊到他眼前,「現在就換!」

「可是──」基爾巴特漲紅起臉,「可是那是裙子啊!」而且裙擺的長度只到大腿。

「沒錯這是裙子!這年頭聖誕老人已經不流行了!」奧茲義正辭嚴地又把紅色裙子更往他眼前遞,「快點換上,難道你想違逆飼主的意思嗎!」

「就、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可能換上啊!!」基爾巴特慌亂地微微掙扎了起來,「奧茲你冷靜一點,我都說不是那樣了,你不能因為我珍惜一頂帽子就懲罰我,何況我是因為──」

「這不是懲罰啊,是交換禮物!」奧茲扔開那套衣服,雙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他壓好,瞇著眼笑了,「你難道不該回送我什麼嗎?」

基爾巴特趕忙道:「我明天就去買!」

「太沒有誠意了基爾!」奧茲大聲叫屈,伸手開始解他的領子。

基爾巴特有一瞬間完全無法理解狀況,「你在做什麼……」

奧茲露出非常可愛的笑容,「拆禮物啊。」

「等、等等!奧茲,住手──等等──那個地方不可以──奧茲!」

「嗯嗯。」

「等等,真的不可以──住手啊奧茲,唔!我說──」

 

 

「我說住手!!」基爾巴特大喊著坐起身來,入眼的黑暗讓他有一點困惑,他低喘著氣,伸手輕碰了一下頭上,只摸到冰冷的頭髮。

什麼啊……剛剛的……

基爾巴特怔然看著自己的手,「惡、惡夢……?」

「基爾──」

「哇啊!!」

「哇!」推門進來的奧茲嚇了一跳,「嚇死我了,你喊那麼大聲做什麼?」

「對、對不起,我剛剛作了惡夢……」基爾巴特微微掩住自己漲紅的臉,「對不起,把你吵醒了嗎?」

「嗯,對啊,還好艾莉絲沒醒,不然今晚又有得吵了。」奧茲笑著走過來,在床邊坐下。

「喔,嗯……」基爾巴特往裡面縮了一下。

奧茲疑惑地看著他,「你幹嘛躲開?」

「呃,不是,我只是、我只是──」基爾巴特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臉更燙了,他用手背搓了下臉頰,怎麼也無法把夢裡的情境說出口。

「嗯?」奧茲偏了下頭,微笑道:「沒關係啦,不要緊張。」

「嗯……」基爾巴特鬆了口氣,放下手來。

奧茲笑了笑又問:「不過你一直叫我住手幹嘛啊?我在夢裡對你做了什麼?」

基爾巴特狠狠往後退,背脊撞在牆壁上,整張臉再次燙了起來,「不,我,那不是──我是──」

奧茲聽了半天也無法從他語無倫次的語句中組織出有用的消息,「基爾,你到底在緊張什麼?」

基爾巴特咬著牙搖了搖頭,努力想讓臉上的熱度降下來,「沒什麼,只是那個惡夢──不也不能說是惡夢……不就是惡夢沒錯,只是不恐怖──也不是不恐怖,其實很恐怖……」

奧茲失笑著轉開視線,瞥向桌上的黑色帽子,「咦,基爾,那頂帽──」

「我不要聖誕帽!!」基爾巴特大叫出聲。

奧茲愕然看著他,「聖誕帽?什麼東西?」

「就、就是……」基爾巴特再次漲紅起臉,「聖誕節的帽子……」

「聖誕節?」奧茲的表情越見困惑,「那是什麼?一個節日嗎?哪個地方的啊?」

「啊,對啊……」基爾巴特也露出疑惑的表情,「那到底是什麼……」

「哈哈,基爾真是奇怪。」奧茲笑了起來,「我只是要說那頂帽子洗好了啊,這樣而已,還是你以為我又要提愛妲──」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終於抓到解釋的機會,基爾巴特向前按住奧茲的肩膀,急切地道:「雖然我的確是因為贈送的人才珍惜那頂帽子,但那不只是因為我喜歡她,是因為她是我重要的童年玩伴、朋友、貝薩流士家的小姐,還有因為她是──她是你妹妹!是因為她是你的妹妹!」

奧茲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我知道啊。」

「你、你知道?」基爾巴特微微睜大眼,「所以沒有要處罰我嗎?」

「處罰你?為什麼?你以為我妹妹會看上你嗎,真是的。」奧茲哼笑了聲,又問:「怎麼?你夢到因為這件事情被我處罰了嗎?」

「呃,嗯。」基爾巴特低下頭。

「你的心思很好看透欸,基爾。」奧茲摸摸他的頭,笑著湊近,「那我怎麼處罰你了?」

基爾巴特猛然往後挪開,嫣紅的臉色雖然在黑暗中不甚明顯,但奧茲也大概可以想見他現在是什麼表情。

「嗯,好像是很恐怖的處罰呢。」奧茲哈哈笑了起來,「不會是逼你穿奇怪的衣服之類的吧?」

基爾巴特僵硬地把頭撇開。

奧茲又笑了起來,好像還想講什麼,但最後只是道:「好啦,那你繼續睡吧,希望不要再作惡夢了。」

基爾巴特沉默地點了點頭。

「晚安。」奧茲起身往門口走去,拉開房門,回頭笑道:「以後要乖乖聽飼主的話喔。」

「什、什麼……!?」基爾巴特驚愕地抬起頭,但門已經關上了。

黑色帽子靜靜躺在桌上,基爾巴特轉過視線,沉默地盯著看了很久,才猛然回過神來,用冰涼的被子把發燙的自己裹住。

睡覺,沒錯,這時候就是要睡覺,不管聖誕帽聖誕襪聖誕老人還是寵物或懲罰,睡著了就沒事了,沒錯,就是這樣!

五分鐘後,基爾巴特因為夢到前一個夢的後續而被嚇醒過來,這次順帶吵醒了艾莉絲,於是,今夜又是個雞飛狗跳的夜晚。

之後基爾巴特就不大戴帽子了,無論是什麼款式的。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