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

方齊一打開書房的門,就差點被撲面而來的尖叫聲震破耳膜。

其實孟旅是一個還算冷靜的人,例如說吧,要是廚房裡出現了蟑螂,孟旅一定迅速地拿出殺蟲劑來,或者說房東在兩人一時發瘋把錢拿去吃大餐的隔天來催繳房租,孟旅也能夠一臉平靜地應付過去,雖然說錢還是要繳啦……總而言之,這樣生活中各式各樣的小事,都會讓人有「孟旅很冷靜」這樣的印象。

所以說……尖叫的話……果然還是那個吧……

方齊張開雙臂,準確地接住繼尖叫之後撲上來的情人。

「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孟旅抬起頭,那一雙大眼裡面充滿絕望,他一副隨時都要哭的模樣,也不等方齊開口問,兀自道:「還有什麼能這樣『咻』一下消失呢?就是靈感靈感靈感呀!」

方齊拍拍正在發作中無限激動的情人,溫柔地道:「嗯。」啊?什麼?為什麼不是長篇大論的安慰呢?

因為方齊老早就知道安慰不會有用。

「啊啊啊啊啊——對我們作家來說,靈感就跟命一樣啊!」果然,孟旅繼續哭喪著臉,「靈感大神!您為什麼要消失呢?為什麼要在我才寫三分之一時就棄我而去呢?這樣我明天該交的連載怎麼辦啊!?要是我鬼迷心竅把一個歡樂搞笑文拖成大悲劇怎麼辦啊!?我一定會被讀者殺死的!我也不是故意要寫悲劇呀!是靈感大神不贊助呀!什麼叫天不從人願你們懂嗎!?就是你很想寫喜劇但不知為何腦袋裡一直重複播放著主角死掉的淒美畫面啊啊啊啊——」雖然是朝天吶喊,發出對命運的悲鳴,但是孟旅的手還是緊緊抓著方齊,像溺水的人抓著浮木,像聲嘶力竭的演說家抓著聽眾,像……江郎才盡的小說家抓著讀者。

「嗯嗯。」這次是連載交不出來嗎……方齊一邊拍撫著崩潰邊緣的戀人,一邊想道:這傢伙真是不可思議呀,每次針對靈感發表的抱怨內容都不盡相同,不像他說來說去也是那些,果然作家就是不一樣呢。

「靈感靈感靈感,你到底在何方?」孟旅從激動的抱怨句換成哀怨的感嘆句,「就算你要拋棄我,也不可以在三分之一的時候啊……有趣的開頭固然會吸引讀者,但是沒有有趣的內容就不會有人要看下一回了呀……至少在我寫到三分之二的時候……不對,如果沒有有趣的結局那更嚴重!會見血的!我會被讀者殺的!靈感靈感靈感,快回到我身邊呀……」

抱著戀人,方齊百無聊賴地打了個哈欠,現在是半夜一點半,雖然說大家說到藝術家之流都會想到夜貓,但他其實挺愛準時上床睡覺的。

「回來吧靈感呀——快回到我身邊——」孟旅開始用哭腔唱歌,「靈感之神哪——我很——需要您——!」

喔,開始唱歌了!方齊睜開眼,開始唱歌就代表抱怨要到一個段落了,馬上孟旅就會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果然,不出方齊所料,用哭腔把副歌重複兩遍之後,孟旅正式地看向方齊,「哎呀,齊,你怎麼還沒睡?」

方齊露出一個難看的微笑。

「如果你這時候沒睡,不是應該待在畫室裡……」孟旅說一說就住口了,「……沒靈感?」

方齊伸手,壓住孟旅的肩膀,然後開始用力搖晃,「靈感靈感靈感啊!怎麼辦啊!?我一點靈感都沒有啊!明天就要交件了,但是我只畫了三分之一,靈感就跑走了啊!」

「好好好,別搖別搖。」孟旅柔聲哄著,「我陪你去畫室好嗎?」

其實方齊是一個很溫柔的人,舉個例吧,要是房東來罵他們為什麼每次都遲繳房租,就算連國罵都出現,方齊也只是溫和地笑笑而已,或者說廚房裡出現了蟑螂,方齊一定會一臉憐憫地默默走開,雖然說蟑螂還是會被隨後趕到的孟旅殺死啦……總而言之,這樣生活中各式各樣的小事,都會讓人有「方齊很溫柔」這樣的印象。

所以說……激動的話……果然還是那個吧……

碰上交件日期,靈感大神又不報到,連溫柔的方齊也會因為徘徊在崩潰邊緣而變得粗暴,最喜歡做的是搖別人肩膀,每次都搖得孟旅有暈船的錯覺。

當然,出於本能的溫柔和對情人的憐愛,如果靈感大神消失得一致,兩個人都被拋棄而快要發瘋的時候,方齊會選擇先聽孟旅抱怨完。

當然,隨後孟旅就必須陪著溫柔的情人到畫室去,直到靈感大神來臨幸為止。

這次也不例外。

畫室裡,畫架上的畫的確完成度只有三分之一,顯得非常空曠,那種空曠不是國畫裡留白的空曠,而是空虛的空曠。

『其實你為什麼不去畫國畫呢?留白比較多啊。』

『其實你為什麼不去寫色情小說呢?劇情比較少啊。』

『你以為色情小說都只是做啊?』

『那你以為國畫都沒有深度囉?』

兩個人也常常,對彼此的專業領域有針鋒相對的辯論。

……不,其實只能說是拌嘴而已。

「你說怎麼辦啊!?靈感靈感靈感就是不來呀!」方齊搖晃著孟旅的肩膀。

孟旅為了制止溫柔的情人粗暴的動作,只好主動獻上嘴唇,企望用熱烈的吻讓方齊暫時忽略靈感大神的薄情寡意。

這招每試必靈,方齊立馬中招,把那個靈什麼鬼拋到九霄雲外。

親了半天,孟旅忽然覺得有道閃電劈進腦海裡面——不是因為方齊亂摸的關係。

「就就就就就是這個!」孟旅一把推開情人,喘著氣大叫:「我想到結局了!我想到結局了!還想到怎麼進結局了!」

靈感大神,您來得真不是時候。

方齊扼腕地看著仰天長笑的戀人。

「戀愛呀!」孟旅意氣風發地握著拳頭,「戀愛就是激動的血紅和粗暴的墨藍!」拋下這句意義深遠——不,應該說是根本沒有什麼意義的話,孟旅頭一轉就衝出畫室。

截稿在前,完結有望!

被拋下的方齊搓了搓下顎,忽然感到發光的花開在心中,「就就就就就是這樣!」一個擊掌,他歡呼了聲,「我想到用色了!我想到用色了!還想到沒動筆的部份要畫什麼了!」

靈感大神,您來得真是時候。

方齊快樂地看著只有三分之一完成度的作品。

「戀愛呀!」他簡直要唱歌了,「戀愛就是冷靜的湛藍和溫柔的緋紅!」兀自闡述深奧難解——不,應該根本沒什麼好解釋的理論,方齊伸手去拿畫筆。

交件在即,竣工可見!

靈感靈感靈感,真是神奇的東西呀!

屋內的燈一直亮到半夜兩點半,書房和畫室才紛紛熄燈。

今天又平安結束了,真是感謝老天。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