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牌組其實沒薩爾,但太想要他就寫了QDQ
*多CP,見人見智!還是很日常!
*大家聖誕快樂~但這篇文其實跟聖誕節沒啥關係……標題可以無視那只是我很廚而已(被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禮拜四的維修一結束,家中就陷入了緊繃的氣氛中。

「先R的當然是我啦,看那親民的魂碎量!」羅索攤了一下手,「雜碎閃開,本大爺沒時間跟你鬼混──」

「說什麼啊?你的四級跟R有什麼差別嗎?除了多了把自己人也一起敲死的喪鐘之外?」阿奇波爾多漫不經心地點起菸,「抱歉,小妞,不能讓你妨礙到我……」

「你要不要先看看眼科啊,大叔?」羅索刻薄地問。

梅倫路過火藥味濃厚的兩人身旁,「他們要吵到什麼時候啊?禮拜六都要過完了。」

阿貝爾搖頭,「那也沒辦法啊,大小姐遲遲做不出決定來。」

梅倫微笑著瞇起眼,「嗯?你現在是在怪罪大小姐嗎?」

不等阿貝爾回答,傑多也笑著瞇起眼,「嗯?你現在是在恐嚇阿貝爾嗎?」

「是又怎麼樣?」梅倫展開手裡的撲克牌,「要來場勝負嗎?」


傑多雙手叉腰,毫無懼色地笑道:「你以為我的老千技術會輸你嗎?」

阿貝爾無奈,「男人就是要堂堂正正用攻擊力決勝負,你們老是一個把骰子灌鉛一個偷換牌,真的是很不可取……」

兩人一起笑著看向他。

「……」阿貝爾忽然有點擔心自己的錢包,「呃,我看馬庫斯很沮喪的樣子,我去關心一下他……」

向來都令人看不出情緒波動的馬庫斯,此刻正沉默地坐在台階上,周身籠罩著明顯的鬱悶氣息。

「你不要難過嘛,我相信官方絕對不是忘記你了,也沒有刻意忽略你的存在,相反的,絕對是因為你太重要了所以才遲遲沒有出!」坐在他旁邊的薩爾卡多安慰著,「雖然比你後面的人都出R卡了,現在竟然連羅索那個野蠻人也出了,這真的是太不可理喻了,但無論如何,總之你一定不是被忘記了,你這麼有存在感怎麼可能被遺忘呢?話說回來就算沒有記憶也沒什麼關係,我不是也還沒有記憶嗎?就算沒有記憶我也一定會……」

阿貝爾完全找不到打岔的時機,倒是梅倫不耐煩了,在馬庫斯另一邊蹲下來,小聲問:「你還好嗎?」

馬庫斯像是回神一樣微微一震,帶些遲疑地輕點了下頭。

梅倫可以理解他的心情,自己也是還沒有稀有卡,而且未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不過,自己和馬庫斯他們畢竟是不同的,「有什麼煩惱就和我們說吧,大家都很擔心你。」

馬庫斯又遲疑了一下,最後揚起了一張小紙條,上書:「他有點吵」。

梅倫看了一眼還在講的薩爾卡多,拍拍馬庫斯的肩膀,「那就這樣了,有煩惱要說喔!」隨即起身,扔下明明沒有表情卻不知為何眼神顯得有些可憐的馬庫斯,不厚道地笑著走開。

嗯,真奇怪,都到了應該去對戰的時候了,大小姐怎麼還是不見蹤影呢……哦,找到了。

「大小姐,您怎麼了?」梅倫蹲了下來,看著眼前的景像──布列依斯仰躺在草地上,古魯瓦爾多和大小姐正一人一邊壓在他身上,黑王子顯然是睡著了,大小姐卻滿眼的鬱悶,身上圍繞著和馬庫斯相似的陰暗氛圍。

「好像是因為在商店打折之前才剛把身上所有錢都用光,所以大受打擊。」布列依斯有點艱難地回答,「抱歉,可以把他們弄走嗎?」

梅倫伸手攬住嬌小的少女,將之抱過來,「大小姐,您須要用錢的話,我去垃圾之街掃一天也就是了,不要鬱悶好嗎?」

「他們的貨幣好像和我們的不一樣,我們是賺不到的……抱歉,能把這個也弄走嗎?」布列依斯推推身上的大型垃圾。

梅倫隨手射出幾張撲克牌,古魯瓦爾多動作靈敏地閃過,但馬上又往回滾,抓住剛要起身的布列依斯的披風,整個人像春捲一樣捲進披風裡。

被扯得跌坐下來的布列依斯啞口無言。梅倫心想,這個家裡的無賴難道不會太多了點嗎?邊趁著兩人還沒打起來迅速抱著大小姐逃離戰場。

「大小姐,不要難過了好嗎?我幫您打一堆聖誕襪子。」懷中的人偶並沒有屬於人類的正常重量,就因為如此,每當將之抱起的時候,梅倫都會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大小姐搖了搖頭,攤開卡簿,指指屬於梅倫的區域。

「嗯?要繼續蒐集我的卡片嗎?」梅倫有些詫異,「可是活動不是還沒有結束嗎?」

大小姐的眼神泛起一點不悅,用力點點那些卡片。

「好,我知道了,我們去打一堆卡片吧。」梅倫笑了起來,但隨即又沉默了下來。

大小姐望向他,目光有些疑惑。

「如果我……如果我沒有R卡怎麼辦呢?」梅倫的聲音也跟著低沉了下來,「老馬就算是壓軸,總有一天也會出的,可是我呢?我當然不需要什麼記憶,但就算把我升上五級,遲早每一個人都會比我更強,到那時候,您還需要我嗎?」

大小姐怔忡地看著他,好像有點無措。

「這樣示弱的我,被您討厭了嗎?」梅倫露出苦笑。

大小姐用力地搖搖頭,指著對戰區的方向。

梅倫笑出聲來,「嗯,到時候唯一不會被禁的就剩我了,您是想這麼說嗎?」

「喲,你們在這裡啊!」阿貝爾的大嗓門傳了過來,「要去對戰了嗎?今天是平安夜,讓我們去打一堆聖誕襪子吧!」

梅倫迅速地收拾起情緒,回過頭。

「是說平安夜是什麼東西?」傑多問道。

「哦,我也是從布勞那裡聽來的,我記不清楚了,總之是個偉人的生日,重點呢,這個日子是要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的!」阿貝爾爽朗地笑著,用力攬住傑多的肩膀。

傑多的耳根微微紅了起來,但還是滿不在乎地道:「要跟我在一起就為我做牛做馬吧!」

「我哪次不是做牛做馬啊?」阿貝爾意有所指地說。

傑多用力地踹了他一腳,「閉嘴你這個無賴!」

大小姐迷茫地看向梅倫。

「不,您不需要聽懂他們在說什麼。」梅倫一臉肯定地說。

大小姐困惑地歪著頭。

阿貝爾在傑多不斷的狠踹下仍然穩如泰山,「怎麼樣,大小姐,雖然我們的世界沒有過節的習慣,不過在這個聽說是愛、和平、勇氣、希望、爆骰的節日裡,您最想跟誰一起過節啊?」

「爆骰是多出來的吧!」傑多又給他一腳。

梅倫有些不安地低下頭看著懷中的少女,大小姐也正好抬起頭,兩人對望了幾秒,人偶冰冷的眼中浮起些微笑意,攀著梅倫的肩膀起身,忽然地就將唇印在他的臉頰上。

那只是一瞬間的連溫度也沒有的觸感而已,但梅倫還是完全傻住了。

「哦哦哦哦──」阿貝爾和傑多一起起鬨了,「閃光!以後沒人要跟梅倫一起出任務啦!」

「你們兩個才讓人不想一起出任務吧!」梅倫回過神罵了一句,又有些侷促地望向懷裡的人偶,「大小姐,我可以這樣認為嗎,就算有一天牌組裡的任何人都比我還強,您仍然會帶著我去打任務、對戰、蒐集我的卡片嗎?仍然會像這樣,跟我一起度過每一個普通的日子和每一個節日嗎?」

大小姐眨了眨眼,伸手在他頭上輕拍了下,好像在說「傻瓜」一樣。

梅倫緩緩地微笑開來,在人偶的額間印上一個虔誠的吻。

大小姐的眼神飄開了。

「真受不了你們,那現在可以去對戰了嗎?」傑多雙手叉腰,「我們來幫家裡每個人打一雙襪子。」

「我想看老馬穿那個襪子哈哈。」阿貝爾捧腹大笑。

「沒有襪子了,大小姐說要以我的卡片為優先。」梅倫抱著大小姐往前走,唇畔勾起了得意的笑。

「什麼?」傑多大驚失色地跟上,「不是以我的R2卡為優先的嗎?」

阿貝爾道:「開玩笑,明明是我的優先!」

「你有什麼好啊!原本劍三就能發動的技能竟然要吃到六!」

「就說男人是以攻擊力決勝負的啊!而且你自己還不是要吃三星!」

「喔,你相不相信我不但能偷走你唯一的一張防卡,還能偷走你房間裡所有內褲?」

「…………算我錯了行嗎?」

梅倫輕笑道:「雖然是什麼平安夜,不過還是像平常一樣吵吵鬧鬧的呢。」

大小姐點了點頭,神色間反而很輕鬆的樣子。

「祝您節日愉快。」梅倫笑著說。

大小姐看向他,淺淺地彎了彎眼睛。

不管是普通的日子還是節日,只要能夠在一起,我就會一直這麼愉快。

即使有無限的選擇,和你一起度過這個節日,就是我所選擇的未來。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MAKE~

艾依查庫:艾伯,今年我的聖誕禮物就是和你好好來一場!
艾伯李斯特:……茨林!!

利恩:我真的很想問,我明明有在卡簿裡,為什麼都沒戲份?
阿奇:別這麼激動,小子,男人最重要的還是槍啊!你遲早會明白的,換武器吧!你看哪個女孩不是拜倒在我的牛仔褲下……
瑪格:地獄獵心獸!
艾妲:機槍掃射!
艾茵:十三隻眼!
史普:奢浮者!
羅索:喪──鐘──
眾人:等一下!!

弗雷特里西:哥!節日快樂!
伯恩哈德:嗯,放開我……
弗雷特里西:解──放──劍──
伯恩哈德:!?
(一回合之後弗雷陣亡。)

蕾格烈芙:梅倫,給吾也來個公主抱。
梅倫:別開玩笑了,妳光一支手就超過二十公斤了啊……

 

(真的完,謝謝大家~節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