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收錄於個人誌《死灰復燃》。

*昨天我去抽獎,布勞給我一個碎片兩個硬幣。
*CP是店長X布勞,本來想寫鬼畜攻X腹黑受,但我失敗了……因為我失敗了所以沒有H。(喂
*請問靈感大神,我剛剛應該求得很清楚我要的是「報告的靈感」而不是「布勞的靈感」,您究竟是怎麼聽錯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目送著怒氣沖沖離開的背影,布勞低低地嘆了一口氣。

但感傷並沒有持續很久,一察覺有人碰向自己的身後,布勞就立刻錯開身體,掣出藏在袖子裡的匕首,但銳利的刃鋒只是警告性地停在對方頸上,沒有再移動。

「喔呀,為什麼你的反應總是這麼敏捷呢?要是誤傷到別人怎麼辦?」留著一頭銀色長髮、穿著體面的男人溫和地笑了起來。

是隔壁的道具店老闆,不像是因為引導聖女之子們進入這個世界而廣為知名的布勞,這位喜愛裝神祕的店長,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布勞臉上也掛起了得體的笑容,他收起危險的武器,但語氣怎麼廳都有一些咬牙切齒,「除了你,沒有別人會一出現就想摸我屁股。」

「這很難說喔。」店長笑著微瞇起眼,視神出鬼沒的武器於無物,他恣意地傾身向前,一手攬住對方柔韌的腰,手掌慢慢往下滑,「剛剛那位大小姐不是威脅說,要把硬幣跟碎片塞進這裡嗎……」

「請放手。」感覺男人把手指輕壓進凹陷的地方,布勞微微地一顫,「大小姐們都是淑女,不會真的做這麼粗魯的事,倒是你,請做點符合紳士風格的事情。」

「為什麼要?我不就是個賣花的嘛?」店長乾脆把整個人圈進自己懷中,手指更是惡劣地勾起,「你應該跟大小姐們好好談一下,這地方可是我專屬的,那麼多人在覬覦著,讓我很不悅呢。」

「誰是你的……」布勞拍掉他的手,板起臉來,「請回去,現在是上班時間,大小姐們找不到你會很困擾的。」

「我們可是二十四小時營業欸?每週只放個禮拜四,還只放那幾小時,都不夠來三次的。」店長笑著抱怨。

「請問你什麼時候才能不那麼禽獸?」布勞微笑著問,不過額間的青筋跳動著。

「嗯……」店長假意思考了起來,「你肯請長假滿足我的時候?」

「請你從狂氣山脈上跳下去吧。」布勞撇過頭,「我還要繼續工作,你自便。」

「喔呀,那我就自便了。」店長從後面貼了上來,手順著西裝背心的下襬探了進去,「說真的,你就給大小姐們幾張人物卡,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那又不是我能決定的。」布勞壓住作亂的手,瞪向身後那笑咪咪的傢伙,「你到底想怎麼樣?」

店長低笑道:「我只是覺得你為什麼不解釋呢?省得大小姐們登入時拿張抽獎券就喊『布勞我愛你』,抽到個鐵幣又喊『布勞我恨你』,還老是惦記著這個地方……」

灼熱的手掌又覆蓋了上來,耳畔的聲音一旦壓低就顯得十分有魅力,微帶上情欲的沙啞讓人聽了身體發軟。布勞咬牙道:「讓大小姐們有個對象可以記恨也不錯,不像你連名字都沒有,花、店、老、闆。」

店長愉悅地笑了起來,「我的名字,只有你知道、你叫喚,這樣對我而言就足夠了。」

布勞沉默了兩秒,有些無奈地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你還不知道我想怎麼樣?」知道那是妥協的意思,店長笑著把人摟緊了些,更不安份地輕蹭起來。

「哼……」布勞微微一笑,「那接下來你看店囉?」

「顧兩個店面,小事。」輕輕吻上對方的唇,店長笑著低喃道:「讓我代班一個月都行……」

 

「為什麼啊──」人偶憤怒地捧著滿手的鐵幣,「布勞好歹也會給我一兩張卡片的啊!這個是怎麼回事啊!?」

「嗯……運氣有其脈絡,大小姐您得自己掌握……」店長姿態閒散地靠在門邊,一副剛吃飽喝足的慵懶樣。

「不准你照抄梅倫的台詞你這個黑心商人!」大小姐暴跳如雷,「你!你給我脫褲子!我要把硬幣全部塞回去!還有把布勞給我叫回來!」

「兩件事情都恕難從命,但是親愛的大小姐……」店長手掌一翻,捏住一枝白花,輕輕別在少女的耳畔,臉上露出了溫柔的微笑,「請不要再生氣了,您如果露出不開心的表情,家裡的戰士們會多麼擔心呢?難道有他們在您身邊還不夠嗎?來,拿著這些硬幣去替他們升級吧,還有為了對戰時能多拿幾張卡片,順便買點花吧。」

「說、說的也是……」大小姐紅著臉打開了錢包,「那那那就把店裡的三花都賣給我,我去打對戰了……」

「謝謝惠顧。」收了錢,店長執起少女的手,在手背落下輕柔的一吻,「那麼,布勞再多休幾天也是可以的吧?」

「喔當然啦,他平常那麼辛苦,休假我一點都不在意!」少女雀躍地離開了,捧著空空如也的錢包。

「嗯,小意思。」店長抿唇笑著,「看誰以後還敢覬覦屬於我的東西。」

據說,布勞休假期間,沒人抽到錢幣之外的物品。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問,我會不會以後都抽不到新角了?QDQ

Posted by 雅生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