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咪生日快樂!
*閃伯?我本來想寫一整個連隊,但發現要是讓大家都出場就可以直接突發本了,於是中途變卦(抹臉)
*體型操作,所以是清水哈哈哈(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伯恩哈德!為什麼!」弗雷特里西發出詫異的叫聲。

「我也不知道。」伯恩哈德深蹙著眉,「一覺醒來就變成這樣了。」

弗雷特里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他哥哥的後領,把那只有巴掌大的袖珍生物提了起來。

「放開。」伯恩哈德冷著臉說,也許知道掙扎沒有用,所以並沒有掙扎,話說回來,即使原本他生起氣來很有氣勢,但變得這麼小,也已經沒有任何銳利的感覺了。

「天啊……」弗雷特里西此刻就毫無害怕的感覺,興奮地戳戳那瘦小的手和腿,那甚至沒有他自己的小指粗,「這樣會痛嗎?我會弄壞你嗎?」

「會擔心就放開。」伯恩哈德又冷斥了聲。痛是不會,但全身懸空的感覺可不怎麼美妙。

「哈哈哈這樣好可愛喔──」弗雷特里西笑出聲來。

伯恩哈德隨著他身體的震動而晃動起來,臉上露出一個有點暈眩的表情。

雖然變化很細微,但弗雷特里西還是注意到了,改把哥哥放到掌心,用手指圈住他的腰防止他逃跑,興致勃勃地道:「走!我們現在就去找害你變成這樣的兇手!」

……走去哪!我可不要被當成珍禽異獸圍觀!伯恩哈德試著掙扎了下,但對方的力道用得相當巧妙,是不至於弄痛他,又讓他掙脫不開的力道。可惡,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啊。伯恩哈德冷著臉,思索著應該拔劍去刺那個手指頭,十指連心,鐵定很痛,問題是弗雷特里西已經往外面衝了,在奔跑過程中被放開而摔下去,那他可不只是痛。

出乎伯恩哈德的意料,弗雷特里西並沒有把他帶去交誼廳展覽,而是直衝羅索的房間,「喂羅索!這是你搞的吧!」他單手握著迷你的哥哥,舉到羅索眼前。

「喔沒錯就是我,有什麼意見嗎?」羅索爽快地回答。

……這樣就找到兇手了?伯恩哈德面無表情地想。不過確實,連隊裡會搞這種莫名其妙實驗的也只有羅索而已。

「我有很大的意見,請快把解藥做出來。」羅索的桌面傳來聲音,兩人回頭一看,是迷你的米利安。

弗雷特里西怔了下,狂笑起來,伯恩哈德則不得不忍受全身被抓著震動的討厭感覺。

「正在做啦──」羅索敷衍地聳聳肩,大言不慚地道:「這樣有什麼不好啊?又省空間,又省糧食,還可以讓女孩子尖叫著說好可愛喔──」

雖然米利安很迷你,但可以看出氣得臉都黑了,「真可惜連隊裡沒有女孩子啊。」

可是連隊裡有一隻貓,這個體形如果被貓叼走就慘了……忽然想到這件事的伯恩哈德深蹙起眉。

「啊說到吃的,我要餵他什麼才行?照顧上有什麼要領?」弗雷特里西完全沒有催促解藥,眼睛閃閃發光地問。

……你以為你在養寵物嗎?伯恩哈德有點想拔劍戳他了。

「軟一點的東西吧?應該跟普通人沒什麼差別才對,你就當成倉鼠照顧吧。」羅索戴上護目鏡,壞笑道:「我要去研發解藥了,如果有成果會通知你們的……如果有的話。」

 


伯恩哈德又被拎回房間,這讓他有點詫異,他以為弗雷特里西會帶他出去四處炫耀才對。

「肚子應該餓了吧,我去廚房拿點東西過來。」弗雷特里西把他放在桌上,思索了下,「啊,不過你要是亂跑就麻煩了,就算叫你乖乖等我回來也不見得會聽吧?」

伯恩哈德保持沉默,他說的沒錯,自己是打算再回去找一次羅索,把劍戳進那傢伙的嘴巴裡去,直到他吐出解藥。

「嘿嘿──」弗雷特里西揚起唇角。

伯恩哈德如臨大敵,轉身就要跑,但被弗雷特里西一根手指壓住褲腳,馬上絆倒在地。

弗雷特里西用鑰匙圈的鐵扣扣住了他的脖子,另一端扔進筆筒裡,他就因為重量而走不開了。

「弗雷特里西!你不要太過分!」伯恩哈德生氣了。

「不行啦,放出去要是被阿奇還是艾伯什麼的撿走怎麼辦啊?」弗雷特里西笑瞇瞇地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臉頰,「等你恢復原來的樣子,要怎麼揍我都隨便你啦,現在先乖乖等我回來。」

伯恩哈德用力揮掉他的手指,只能陰沉沉地看著他開門出去。

可惡,難道自己真的只能像寵物等門一樣……總之先試著把筆筒裡的東西拖出來……

「喵──?」

伯恩哈德悚然回頭,那隻常常親近弗雷特里西的貓咪,正一臉好奇地歪著頭看他。

弗雷特里西你這混帳!死在戰場上我還能接受,如果是被貓當成老鼠吃掉而死,變成厲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喵?」見他不動,貓咪試探性地伸出爪子。

伯恩哈德「鏘」地拔出劍,「喀嚓」地把桌上的筆斬成兩半。

貓咪的爪子在半空中僵住了,伯恩哈德冷冷地瞪著他。

一人一貓僵持了許久,凝重的空氣才被推開的門打破了。

「哇!不可以不可以!」弗雷特里西顯然也是嚇一跳,衝過來把貓捏出房間了。

伯恩哈德這才鬆了口氣,慢慢收起劍。

「你沒事吧?抱歉,我沒注意到貓在房間裡……」弗雷特里西走回來,伸手去解他脖子上的東西,表情有點後悔,「我不該這樣對你的,對不起。」

「……嗯。」確實感受到對方的歉意,伯恩哈德的氣也消了,雖然還是面無表情,卻順從地抬起頭,讓對方解開鐵扣。

弗雷特里西這才重新揚起笑容,手指輕輕撫摸他的頸子,似乎在確認有沒有留下傷痕。

「我沒事。」微妙的觸感讓伯恩哈德有點不自在,雙手抓住他的手指,後退了一步,卻見弗雷特里西瞪大了眼睛,「……怎麼了?」

「沒有,嘿嘿。」見他放開自己的手指,弗雷特里西有些可惜地笑了笑,起身把盤子端過來,「先吃點東西吧。」

盤子上的是一塊鮮奶油蛋糕,大概是剛剛說了要吃軟一點的食物的關係吧,伯恩哈德只想填飽肚子,對甜食也沒有太大的牴觸,「叉子呢?」

「在這。」弗雷特里西笑瞇瞇地遞出叉子。

伯恩哈德怔了下,這是平常大家吃飯用的鐵製叉子,連隊裡面都是大男人,自然沒有那種小女生吃甜點用的小叉子,但此刻看到是自己身高兩倍的餐具,還是有點令人苦惱,硬著頭皮接過,即使用雙手努力抱緊叉子,還是有種被帶得快跌倒的感覺,這樣的餐具自己真的能夠使用嗎?不,顯然是不能的吧。

「啊,好像不能用欸?」弗雷特里西笑著拿回叉子,「那就只好我餵你吃囉!」

「……嗯。」不知為何微妙地覺得不好,但除此之外也沒辦法,伯恩哈德點頭同意了。

叉子輕易地切開蛋糕,撈起一小塊之後遞到伯恩哈德臉前。

伯恩哈德猶豫了,就算只是一點點蛋糕體加上鮮奶油,對他來說都還是很巨大,移動著側了幾個角度都無法下口,抬頭看了弗雷特里西一眼,對方倒是拿著叉子一副笑瞇瞇的樣子,沒有半點不耐煩。

自家弟弟有這麼有耐性嗎?伯恩哈德有點疑惑。

但再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伯恩哈德湊近蛋糕,張嘴一咬──太好了,肯定滿臉都是奶油。

看著僵硬地咀嚼的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笑開來,「乾脆用手吃吧,等下再一起清理。」說完將叉子轉了個方向,把只少了一點點的蛋糕送進嘴裡。

說的也是,非常時期,誰管得了那麼多……伯恩哈德接過弗雷特里西遞來的衛生紙,勉強擦了擦手和臉,接著就走向蛋糕盤,直接用兩手扯蛋糕來吃。

弗雷特里西撐著臉頰,看著吃得滿身都是鮮奶油的迷你哥哥,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

吃了半盤蛋糕,伯恩哈德飽了,踩著黏膩的鮮奶油從盤子裡出來,順口問:「你吃了嗎?」

「嗯,真想吃呢。」弗雷特里西嘆了口氣,話鋒一轉道:「好!來洗澡吧!」

伯恩哈德點點頭,想去浴室但被攔住了。

「你現在去浴室會被水沖跑吧?」弗雷特里西用食指輕輕戳了下他的臉,「在這裡等我一下。」

這次沒有被綁住,況且全身黏答答的也不可能跑去找羅索,伯恩哈德同意了。

弗雷特里西很快就回來了,手上拿著的是平常使用的馬克杯,裡面是熱水,當他把那杯子放在伯恩哈德眼前,伯恩哈德頓時愣住,「你不會……要我……」

「只能在杯子裡洗澡了啊。」弗雷特里西一臉正經地說,「我會幫你的,不要害怕。」

即使看起來好像是這樣沒錯,伯恩哈德仍覺得有點難以接受。

「脫掉吧。」弗雷特里西笑著又戳了他一下,「還是也要我幫你脫?」

「我自己……」伯恩哈德不是沒跟弟弟一起洗過澡,但他可沒讓對方幫他洗過澡,而且還是這種連嬰兒都不如的大小。

「好,你自己脫。」弗雷特里西看起來很開心。

伯恩哈德解開衣服,努力忽略心裡那一絲微妙的不安。

但事實證明,洗澡真是一場地獄。

「你在摸哪裡!」

「啊抱歉,你太小了,我……」

「不准說我小!」

「我不是那個意思,不過,嗯呵呵,是有點小……」

「不、准、說我小!!還有不要搓我!」

「可是黏答答的啊,不搓洗不掉嘛。」

「不要再……不要再搓了!弗雷特里西!等我恢復一定要先揍你一頓!」

「哇伯恩哈德,你真是恩將仇報欸。」

災難般的洗澡結束之後,伯恩哈德覺得今天所有力氣都已經用光了,比出任務還累,於是弗雷特里西說要睡午覺的時候,他沒怎麼反抗地裹進手帕裡,任由對方把他放在枕頭上,很快就睡著了。

弗雷特里西斜躺在床上,撐著頭看著伯恩哈德捲成一團,唇邊揚起溫柔的笑容。

當敲門聲響起的時候,他也差點就要睡著了,不過還是迅速地跳下床去開門。

「解藥。」門外是已經恢復巨大體型的米利安,單手捏著藥瓶,臉上的表情還是很難看,大概也沒少被羅索折騰吧。

「感謝。」弗雷特里西笑著接過,跟他閒聊了幾句才回到房間去。

將藥瓶放在桌上,弗雷特里西重新爬上床,用手指輕輕揉了揉哥哥柔順的短髮,咕噥道:「是你在睡覺,可不是我不想讓你恢復喔。」

看著睡姿多少表現出不安的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露出一個壞笑,手上動作溫柔地把他撥弄成比較舒服的姿勢,湊過去在他臉上輕吻了下。

當然,最終還是正常的哥哥比較符合他的需求,不過偶爾這樣也挺情趣的嘛。

就讓這可愛的狀態,再稍微延長一點點時間吧。

 


~Fin~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
  • >///<
    so cute , cute , cute~~~~~~~~
  • 謝謝~我也覺得葛格好可愛哈哈!XD

    雅生 於 2013/08/04 12: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