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玩烏茲拉拉召喚梅倫問他為什麼爛骰,結果他大人回答想看梅布文,於是變成自掘墳墓的一篇(掩面)烏茲拉拉什麼的再也不玩了嗚嗚嗚……

*因為布勞怎麼看都未成年所以沒有H哈哈哈。反正梅倫也沒有要求嘛!

*各種個人設定有,請不要考究細節啊!然後希望這種預言不會成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布勞手裡的鈴響了起來,鈴聲非常地清脆,就像要劃破深夜一樣,直直傳到極為遙遠的夜幕彼端去。

怪物人立起來,發出瘋狂的咆哮聲,整個地面都為之震動。

啊,糟糕了。布勞心想。

「讓開!」梅倫搶到他身前,伸手一揮,撲克牌飛竄著升起,像牆一樣迎向雷霆般的那一擊,「碰」的一聲,梅倫的身體晃了晃,唇畔溢出鮮血。

剛剛應該盜取了足夠的時間才對。布勞飛快地點燃了炸彈的引線,弗拉姆搧著翅膀衝過來,抱起炸彈,飛向了怪物的後方。

爆炸聲轟然響起,怪物發出了悽慘的吼叫。

 

 

梅倫在他對面的石頭上坐下,用右手有些笨拙地脫掉了西裝外套,外套袖子從左手脫離的時候,發出了輕輕的「嘶」一聲。

「抱歉。」布勞開口,伸手幫他解開左手的袖扣,盡量小心地把袖子捲上去。

「為什麼?最後不是多虧你的炸彈嗎。」梅倫微微笑著。為了擋下致命的那一擊,左手手臂傷得慘不忍睹,不過即使是布勞用沾水的毛巾替他擦拭,他也沒有露出痛苦的神色。

「忘記你沒有記憶了。」布勞可以用鈴聲喚回靈魂的碎片,讓傷勢好轉,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只對回想起以往記憶的戰士們起作用。

自己一直都克盡職責地管理著暗房,但在路德開始身兼二職之後不久,聖女大人就下令自己也得跟著上戰場,其實自己對此並無怨言,不過相對於已經非常熟悉戰鬥的梅倫,還是會有顯得生疏的時候。

跟用撲克牌或花香來戰鬥的其他兩名侍僧不同,自己能夠操縱時間、記憶、靈魂這些虛無之物,也許對他們而言,自己並不是那麼容易搭檔的隊友。

明明已經努力不要拖後腿了啊。

「啊,記憶嗎。」梅倫失笑出聲,「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我們擁有很多共同的回憶呢。比起其他會因為以往的空白而感到不安的戰士,我們反而好像未曾缺少過什麼一樣。」

「不用安慰我,反正我就是失誤了。」確認傷口已經擦拭乾淨,布勞從藥箱裡翻出藥水和繃帶來。

「別這麼硬梆梆的嘛,這樣就不可愛了啊。」梅倫輕輕地捏了一下他的臉頰。

「本來就不可愛。」布勞想像以往那樣用力拍開他的手,不過想到他是傷患,還是忍住了。

「明明就很可愛啊。」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梅倫的目光很認真。

布勞感覺自己的耳朵微微發熱起來,「吵死了,安靜啦。」報復似的用力扯緊紗布,聽到對方發出低低的抽氣聲,又趕忙放輕舉動。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恢復記憶呢。」梅倫想了想,「不知道我過去的記憶是什麼內容。」

「大概也一樣是流連賭場吧。」布勞纏好紗布,打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想想這樣似乎不利於戰鬥,又解開來。

梅倫沒有否認,笑了笑又道:「那布勞的記憶不知道是什麼內容呢,總不可能跟現在一樣,每天都在努力工作……」

「說不定就是都在工作呢。」布勞終於打好結,慢慢把沾了血有些變硬的袖子放下來。

即使不記得過去,現在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的。為什麼大家都非回想起不可?連梅倫和路德也是一樣。有什麼非想起不可的事情嗎?

「說不定……」梅倫又伸手捏住他的臉頰,「布勞就是大魔王或幕後黑手呢,如果能夠操縱時間、記憶、靈魂……」

布勞心裡一震,用力拍開了他的手。

「嘶──對傷患溫柔一點啊。」梅倫苦笑。

「請傷患不要對醫護人員動手動腳。」布勞低頭收拾藥箱,感覺手指有些發顫。

「嗯──真的跟布勞對上了怎麼辦呢──」梅倫拉長音調,每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布勞就會想給他一拳,「再怎麼想都沒辦法對布勞出手嘛。」

布勞微微一怔,「為什麼?」

「因為──」梅倫狡黠地笑著,「我不打女人跟小孩啊──」

「……」討人厭的傢伙,要說幾次我只是看起來很小而已。布勞坐直身體,雙手環胸,也跟著勾起唇角,「是不打,還是捨不得打啊?」

像是沒有料到他會這麼大方地反問,梅倫一瞬間露出了帶點錯愕的神情,但馬上又笑了起來,「是不打。」

布勞決定要比他更厚臉皮,「你騙人!」

梅倫斂起笑容,溫柔地看著他,「好吧,我騙人,是捨不得。」

「……!」輸了。感覺自己的整張臉都燙起來了,布勞迅速地挪開視線,像在尋找什麼一樣左瞥右看。

梅倫湊近過來,把手搭在他的腰上,低聲問:「真的對上的話,你會出手打我嗎?」

「當然會!」布勞哼笑了聲,伸手用力捏住他的臉頰,咬牙切齒地笑道:「我很樂意把你這張帥臉──打得變形──」

梅倫露出一個扭曲的苦笑,「謝謝稱讚……別捏了,臉是我唯一的優點……」

布勞放開他,大笑出聲,「你自己還知道啊!」

梅倫揉揉臉,不怕死地再次靠近過來,「比起已經遺失的那一切,不是我們曾經一起度過的回憶更重要嗎?所以即使站在相反的立場,你也不會對我出手才對。」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布勞低喃,有些出神地看著梅倫臉上那自己捏出來的紅印。

「你捨不得對吧?」梅倫已經靠近到氣息交纏的距離了。

「怎麼可能……」再不閃開的話。

「你捨不得我,也捨不得我們並肩作戰的日子對吧。」

「你真的好吵……」再不閃開的話──

「回答我實話啊。」帶著微笑的嘴唇終於重疊了上來,乾燥又溫暖的,帶著陌生又熟悉的氣息。

布勞揪緊梅倫的前襟,顫抖著閉上了眼。

 

都已經知道真實的回答,究竟有什麼好逼問的。

無論過去有過什麼記憶,怎麼可能比與你並肩而戰的那些日子更重要。

即使是在以往所有記憶回歸之日,也必然不可能忘記這些。

灰色的世界裡,這些,所有的,光彩洋溢的,彩色的片段──

與你共同擁有的回憶。

 

 

~Fin~

 

 

 

-慣例的OMAKE-

 

弗拉姆:都沒人注意到弗拉姆也在隊伍裡面嗎──科科,真寂寞啊──什麼時候官方也給弗拉姆一個對應角吧──

路德:(微笑)你要什麼對應角?弗拉公?

弗拉姆:!?不──

(如果官方真的出弗拉姆的對應角,歸功於店長鐵口直斷,以上!)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萬家香
  •   這是什麼遊戲的衍生作品嗎?我看得有點糊塗說。
  • 標題有寫,是UL的衍生喔^^

    雅生 於 2013/04/25 01:32 回覆

  • 萬家香
  • ...乖女兒,我就是看不懂那是什麼遊戲啊...ORZ
  • 全名是Unlight,搜尋一下應該就會有很多資訊可以看了^^

    雅生 於 2013/04/25 1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