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生日快樂!(灑花)雖然我是臨時起意寫的(被鞭子抽飛)

*好吧,我只好承認我只是想欺負布勞了。

*我家的侍僧組越來越朝三批邁進了(凝重)。布勞啊,你生日的時候我寫個三批激H文給你慶祝你覺得如何?(布勞:時間爆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歡迎回家,主人──」

路德「碰」一聲甩上大門,表情有點驚疑不定。

剛剛他打開的是暗房的門,不是通往異世界的門吧?

門從裡面被推開了,微笑的梅倫探出臉,「怎麼了?幹嘛不進來?」

「我才想問你們到底怎麼了呢。」路德伸手把門拉開,上下打量著梅倫。

梅倫微笑著鞠躬,他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燕尾服,既正式又優雅,「祝您生日快樂,主人,今天一天我將擔任您的執事。」

「啊,是嗎?那表示我可以隨意奴役你了嗎?」路德揚起愉快中帶點惡意的笑容。

「當然,接受您的奴役就是我的職責。」梅倫無比謙恭地說,臉上的表情挑不出一點錯處。

路德哼笑了聲,「不過這到底是誰的主意啊?你就算了,我是說裡面那個……」

嬌小的人偶從門內探出頭來,對路德張開雙手。

「大小姐,果然是您嗎?」路德彎下腰,把輕盈的人偶抱了起來,「大小姐穿女僕裝也很可愛呢,謝謝您。」

少女人偶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眼裡流露出一點欣喜來。

「請進吧,主人。」梅倫微笑著把路德迎了進來,「為了替您慶祝生日,我們可是出動了暗房最高規格的慶生模式──噹噹。」伸手往角落一比。

路德勾起唇角,看著縮在角落的同事,「布勞,惡趣味啊。」

「惡你的頭!」布勞氣得跳起來,眼眶發紅,「你以為我願意穿這樣嗎!」

布勞正穿著一套女僕裝,黑色的襯衫規矩地扣到了領口,看起來一副很禁慾的樣子,裙子卻只蓋住屁股,導致布勞不由自主地一直去拉低裙襬,白色圍裙也短短的,綴滿了華麗的蕾絲邊,更過分的是白色的膝上襪和可愛的黑色娃娃鞋,讓他的雙腿看起來十分纖細,還露出了傳說中的絕對領域,當然,他頭上也按照標準規格,戴著可愛的女僕頭飾,上面當然也綴著蕾絲緞帶。

比起女僕的工作服,這根本就是情趣裝嘛。

路德嘆了口氣,表情真心又誠懇,「布勞,你以後都這樣穿吧。」

「你去死吧!現在就去!」布勞怒吼,同時還在不停試圖拉低裙襬。

「嘖嘖,布勞,這樣不行啊。」梅倫搖搖手指,「你怎麼跟主人講話的?」

「你也去死!現在!立刻!」布勞拍桌,把躲在道具後面的弗拉姆震了出來。

路德搓搓下頷,感慨地道:「連弗拉姆都穿著女僕裝啊,我真是太有面子了。」

弗拉姆話都不說了,翅膀一拍又立刻躲起來了。

布勞窩回牆角,鬱悶地嘀咕:「為什麼我就要穿成這樣,為什麼梅倫就可以穿執事服……」

「為了讓主人體會到兩種享受啊。」梅倫笑得十分溫文誠懇,但完全可以從他眼中看出滿懷的惡意。

布勞滿臉陰森地回過頭,「我要跟你交換角色。」

「你穿起來那麼可愛,至於我,穿了能看嗎?」梅倫笑咪咪地回答,見路德打算要開口,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兩句。

路德抬了下眉,微笑著附和道:「的確,我一點都不想看。」雖然也不想看弗拉姆啦。

「別彆扭了嘛,來吧,我們去打任務嘛。」梅倫轉換方針,低聲哄道。

「我才不要穿這樣去打任務。」布勞立刻拒絕。

「傷腦筋──」梅倫微笑,「今天路德是主人,當然沒有讓主人下場打架的道理,那就只剩我跟大小姐囉──」

布勞回過頭,路德懷裡的大小姐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讓他頭皮發麻。

「哎呀,大小姐也願意為我奮鬥嗎?真是我的榮幸。」路德一副非常感動的模樣,「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等、等等!」布勞起身,不自在地拉了兩下裙襬,「別開玩笑了,大小姐怎麼可能戰鬥!這樣不就等於只剩梅倫一個戰力嗎!」

「沒辦法,你不肯去呀。」梅倫表情無辜。

「我肯去啊,只要讓我換下這身衣服!」布勞趕忙爭取。

大小姐表情堅定地左右甩了甩頭。

「嗚嗚大小姐……」這是在報平常讓您抽不到角色的仇嗎?絕對是吧!

「那這樣吧。」路德微笑著伸出兩根手指,「一,你今天一天都要喊我主人;二、你要上來獻吻祝我生日快樂,這兩點做到就讓你換衣服。」

「我不要!你還是去死吧!」布勞漲紅了臉,暴跳如雷。

路德無奈地攤了下手,「交涉失敗,好,走吧,打任務囉。」

「是的,主人。」梅倫微笑著走到門邊,恭敬地為路德拉開門。

布勞咬牙看他們三個出去,還是狠不下心,只好喊道:「弗拉姆!」

弗拉姆拍著翅膀飛了出來,「我們偷偷把衣服換掉吧──」

布勞磨了磨牙,轉身跑出去,「沒時間了,快走吧!」

「好丟臉啊──」弗拉姆只好苦著臉跟上。

你本來就不穿衣服,有什麼好丟臉的?丟臉的是我啊!布勞淚奔。

 

 

然而,今天的戰鬥注定了還有更多丟臉的時刻。

梅倫和路德蹲在地上。

對面的怪物大聲咆哮著。

布勞飛身而起,搖動手裡的鈴鐺,裙襬也跟著,飄了起來。

「哦──」梅倫和路德一起發出驚嘆,後者感慨地說:「真的是蕾絲的耶。」

「什……!」布勞一驚,漲紅著臉迅速壓住裙襬,「你們兩個變態在幹什麼!」

「待機啊。」路德氣定神閒。

「隨侍在側,照顧主人和大小姐的安危。」梅倫笑咪咪,「啊,布勞,別分心啊,快給怪物最後一擊。」

布勞狠狠瞪他一眼,只能放開手,一手托起托盤,一手掀開罩子,弗拉姆立刻衝過來搬運炸彈,強風揚起,弗拉姆奮不顧身地飛向怪物,留下一個裙擺搖搖的背影,當然,布勞的裙襬,也跟著飄起來。

「布勞──」路德帶著笑意地提醒,「又看到內褲了喔──」

「混帳……!」布勞氣憤地用托盤蓋住裙子,在轟然爆炸聲中大喊:「我要換衣服!我要換衣服!大小姐!我這樣沒辦法戰鬥啦──!」

怪物慘叫著倒下了。

大小姐也蹲在地上,面無表情地豎起了拇指。

梅倫和路德一起鼓掌。

 

 

「好啦,跟我說完生日快樂就可以換掉了。」眾人回到暗房,路德大發慈悲地說。

「真的嗎?沒有別的條件?」布勞戒備地看著他。

「沒了,弗拉姆也可以換掉。」路德笑著攤攤手。

「太棒了!生日快樂!」弗拉姆飛起來繞了圈,立刻衝下去脫衣服了。

「換你了。」路德低下頭,微笑著看著布勞,「好歹今天也是我生日嘛,就說一聲,好嗎?一年也就這麼一次而已。」

布勞用托盤遮著半張臉,耳朵都紅了起來,琥珀色的大眼睛也閃爍著水光,好像在進行什麼腦海中劇烈的掙扎一樣,沉默了許久,才把托盤放下來,咬了咬唇,小聲地道:「主人,生日快樂……」

路德深吸口氣,轉頭看向大小姐,「可以命令布勞以後都穿成這樣嗎?」

大小姐豎起拇指。

「誰理你們!」布勞甩下托盤,衝去換衣服了。

梅倫湊過來,執起路德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恭敬的一吻,「主人,生日快樂!我也可以去換衣服了嗎?」

「嗯?開什麼玩笑?」路德一腳把他踹倒,把腳踩在他胸膛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我還沒開始折磨你呢,到十二點為止,我都是你的主人喔,執事先生。」

梅倫苦笑,「您一直都是我的主人啊,親愛的。」

「梅倫以後也可以都穿成這樣嗎,大小姐?」路德又踩他兩下。

大小姐再次豎起拇指。

「嘿嘿,大小姐根本只要有熱鬧可看就好了吧。」弗拉姆笑著在空中飛來飛去。

大小姐不置可否地聳了下肩。

一年一度的生日嘛,當然要熱鬧一下啦!在這個灰色的世界裡,總要有點彩色的氣氛才行,這些歡樂的笑聲,也是在長久與戰士們的相處之中,自己慢慢學會的事情。

說起來,布勞的生日也快要到了耶,到時候怎麼慶祝才好呢?

大小姐微微地笑瞇起眼睛。

梅倫和路德同時打了個冷顫,還在換衣服的布勞則響亮地「哈啾」了一聲。

慶祝生日,真是件開心的事啊!

 

-Fin-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