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雲的生日賀文,對不起遲到這麼久!(跪)
*這是深淵傳奇(TALES OF THE ABYSS)的同人,接續動畫結局,感謝生日賀文還自己提供大綱的小雲(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布雷家的餐桌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就在昨天之前,這個家的餐桌還是沉默而死氣沉沉的,公爵和公爵夫人用餐的時候,偶爾也會開口對話,但再怎麼試圖熱切地談話,公爵夫人的眼裡仍然會泛起一層絕望的淚水。

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公爵夫人含淚看著眼前的吵鬧,心裡都是喜悅和感動。

「哈?你憑什麼管我挑食!」路克不滿地用叉子指著亞修。

亞修冷冷瞥他一眼,泰然自若地切著盤子裡的雞肉,「我才懶得管你,我只是看不起你。」

「挑食又怎麼樣啦!」路克刻意把盤子裡的蘑菇往旁撥開一些,「你敢說你的好惡跟我不一樣?」

「一樣又如何?」亞修輕蔑地哼了聲,「我才不像你,嬌生慣養的大少爺,難怪你會這麼弱,當年我為了活下去,可是什麼都得吃……」

話說到這裡,亞修自己反應過來這可是在公爵家的餐桌上,不安地瞥了母親一眼,公爵夫人淚光閃爍,眼裡寫滿了「我可憐的孩子」,讓他雖然心裡有些溫暖,卻不可抑制地尷尬起來。

路克和亞修在兩年前的事件之中一起失蹤,除了路克那群要好的夥伴,沒有任和人相信他們會活著回來,事實上,連亞修也覺得不可思議,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是現今任何優秀學者都無法解釋的奇蹟。

亞修自己也記得不是很清楚,這兩年的記憶太過模糊,他隱約知道是羅雷萊救了他們,也許是為了回報被解放的恩情吧,不過即使是羅雷萊,也花了兩年才平衡他們體內的音素,讓他們成為真正的獨立個體,現在,他和路克是真正的不同的兩個人了。

「真是的。」公爵夫人笑嘆了聲,「你們兄弟倆就不能一天不吵架嗎?」

路克和亞修的表情都微妙地僵了下。

亞修一開始並沒有想到要回法布雷家,但失去棲身之所,路克的態度又很強硬,再加上確實想再見母親一面,才懷著無比彆扭的心情踏進家門。

亞修無法忘記,見面的那一刻,母親抱著他,忘情地放聲大哭的樣子,看著母親失而復得的表情,亞修說不出想要出門去遊歷旅行的話,說不出自己已經不是這個家的孩子,不應該待在這裡。

亞修才是真正的路克.馮.法布雷,不過對公爵夫人而言,對一位母親而言,哪一個都是自己割捨不下的孩子,不管是亞修,還是這七年來朝夕相處的路克。

亞修最後以路克的兄長的身分待了下來,雖然他一點都不想跟路克成為兄弟,而且他知道路克絕對不會想喊他「哥哥」。

「我沒想跟他吵啊,是亞修管太寬了……」路克一臉苦悶地叉起磨菇,塞進嘴巴裡用力咀嚼。都被說是嬌生慣養的大少爺了,也不好意思不吃下去,但自己其實在外面的時候也多少會控制挑食的毛病的,只是在母親面前就忍不住想撒嬌。

亞修的口味明明應該跟自己是一樣的才對啊,災難和戰亂都結束了,就算是那個「鮮血之亞修」,也應該放下冷酷,多少對充滿期待的母親撒嬌一下嘛!

雖然完全想像不出亞修撒嬌的樣子……呃,硬要想像總覺得有點反胃……不過也有可能是吃了討厭的蘑菇的緣故……

「我已經說了,我才不想管你。」亞修斜睨著他,還是一副不屑的樣子,「你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你自己的身高也自己負責吧。」

「什麼嘛!你不是跟我一樣高嗎!」路克氣得跳起來,「好,你等著好了!我一定會成為超越你的優秀劍士!身高也是!我現在就去拿牛奶過來!」

看著一陣風般捲出飯廳的兒子,公爵夫人感慨地笑起來,「這麼大的人了,脾氣還跟小孩子一樣……」

趁著大家的目光都往門口望去,亞修輕蔑地哼了聲聊表贊同,一邊把自己盤子裡的胡蘿蔔飛速地撥進路克盤子裡去。

 

 

這個家並沒有什麼改變。

除了比記憶中更加蒼老的父母親,除了那些新進來的他不認識的僕人們,除了四季更迭的花園,還有,除了「路克」。

亞修收起劍,看著昏暗的天幕,深吐了一口氣。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家的感覺,嚴肅沉穩的父親、溫柔的母親,再加上那個吵鬧的……弟弟,這種感覺就是家嗎?

自己真的能夠待在這裡嗎?

亞修不知道如何發洩複雜的心緒,只能像以前那樣,不斷苦練著劍術直到精疲力竭為止。

該睡了。

……但這是怎麼回事?

亞修雙手環胸,挑眉看著坐在床沿的人,路克身上穿著睡衣,正用毛巾擦著濕搭搭的頭髮,一副洗好澡準備睡覺的模樣,「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

「這是我房間好嗎?我一直都住在這裡啊。」路克拉下毛巾,一臉莫名地看著他。

亞修一怔,重重地咬住了牙。

對了,他忘記了,路克才是「路克」,睡了七年這個房間,占了七年這個身分,哪裡還有他的位置?其實自己的心結早就解開了才對,只是猛然體認到這個事實,還是有種受到打擊的感覺。

亞修轉身要走,卻被跳下床的路克拉住,「你要去哪?」

「回房間。」亞修沒有轉頭,語氣漠然地回答。

「無所謂吧。」路克用力拉著他,把他往床那邊扯了幾步,「反正床那麼大。」

「哈?」亞修終於回頭瞪他,「你在說什麼蠢話?你是要我跟你一起睡嗎?」

「對啊。」路克反而像是自己想倒了什麼好主意似的,一副高興樣,「亞修,我們已經不是原形和複製品的關係了,現在我們是兄弟,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一個人,我一直都很羨慕那種感情很好的兄弟……」

「誰跟你感情很好!跟你這種──」亞修提高音量,隨即因為想到不能講「垃圾」或是「複製品」而頓了一下,「跟你這種笨蛋!」

路克怔了下,馬上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亞修甩了下手,沒甩開緊捉著他的路克,臉色更加僵硬。

「沒、我只是……哈哈哈──你剛剛一定是想講垃圾對吧──」路克笑得喘不過氣來,「你真是、真是太體貼了哈哈哈──沒想到你是對弟弟這麼體貼的人啊哈哈──」

亞修惡狠狠地瞪著他,「你最好趕快閉嘴。」

「我馬上就哈哈──馬上就閉哈哈──」路克笑得肚子都痛了起來。

在那兩年之中,他對羅雷萊的事情也不是記得很清楚,但他知道他一直跟亞修待在一起,他們就像包裹在母親羊水之中的雙胞胎一樣,沉穩而安靜地傾聽著彼此的心跳聲。

屬於亞修的音素曾經流入他體內,曾經他共用著亞修的心,那樣緊密相繫的兩年,他想,再也不會有人比他更了解亞修。

亞修的固執冷硬,還有藏在堅冰底下的,深刻的溫柔。

過去亞修很強調他們是同一個人,但他們其實不是,如果真的是同一個人,不會有那麼長一段時間無法互相理解,他們也不是兄弟,現在他才能夠明白,他們明明就是比兄弟更加緊密結合的存在。

他想,他可以先跟亞修成為家人,兄弟、朋友,還有更多更多……

路克揉揉因為大笑而泛起一點眼淚的眼睛,「我曾經想把這一切都還給你。」

亞修看著他,瞇了瞇眼,沒有說話。

「你的身分、你的父母、你的家,我奪走了你的一切,本來應該把這一些都還給你,然後我去流浪才對。」路克低聲道。

「又在說什麼蠢話!你的腦袋又摔壞了嗎!」亞修出聲斥責。

看吧,這種太過銳利的溫柔,也是因為亞修被奪走的那七年,而扭曲變形的,亞修本來可能會是一個,連表面上都非常非常溫柔的人也說不定。

「嗯,這種想法真的有點蠢呢,即使地位和房子可以還回去,記憶和感情卻毫無辦法。」路克笑了笑,「所以我想了很久,覺得最好的不是我消失、你留下來,而是我們都留下來,這樣不但彼此都沒有失去什麼,還多一個家人,不是很好嗎?」

亞修不得不承認,就算自己一點也不想要什麼弟弟,這次這個笨蛋說的一點都沒錯,不過他只是冷哼了聲。

「我沒辦法把你失去的還給你,所以我想給你更多的!」路克終於放開手,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你得趕快習慣我們兄弟的身分才行,因為以後我們就是名正言順的家人了!我覺得,今晚一起睡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你覺得呢?」

亞修猶豫了一秒,馬上就因為自己竟然猶豫了,而加倍地感到尷尬起來,「你說的不錯,但你還是自己睡吧,我去別的房間。」

「你還真固執耶!」路克大喊。

「隨便你怎麼說。」亞修甩頭就往門口走,但他還沒拉開門,就聽見身後有什麼破空飛來的聲音,他靈敏地一個轉身,準確地接住那個東西──是個柔軟的枕頭。

「哼哼──」路克手裡拋接著另一個枕頭,臉上露出壞笑,「憑我的手勁,光用枕頭也可以把你冷冰冰的臉砸歪!」

亞修手裡捏著那個枕頭,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砸回去嗎?丟下來嗎?

「有破綻!」路克大喊,用力地把枕頭砸了過來。

「哼!」亞修本能地閃身避開,順手把自己手裡的枕頭扔了出去。

「沒砸到!」路克翻上床,大笑著抓起另一顆枕頭,「用這個比賽吧!先砸到對方的人有房間的所有權!」

「誰要跟你進行這種無聊的比賽啊!」雖然不想陪小孩子玩幼稚的遊戲,但亞修也不想直接認輸,趁路克沒有發動下一波攻擊之前,把手裡的枕頭大力扔出去,同時撲上床去搶枕頭。

房間裡響起路克肆意的笑聲、互相追逐的「碰碰」腳步聲,偶爾還會有重物翻倒的聲音傳來。

「天啊,那兩個孩子到底在做什麼?」也正準備要就寢的公爵,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是很好嗎?」公爵夫人輕輕地笑著,「這個家終於……又恢復了應該要有的樣子。」

一個家,本來就是由家人所構成的,一個幸福的家就應該要充滿家人的笑聲。雖然現在是大半夜……算了,明天再好好罵罵兩個兒子,只有這個晚上,就稍微縱容他們一下吧。

兩年以來第一次,公爵夫婦終於帶著笑容就寢了。

至於在路克的房間,勝負還沒分出來,但所有枕頭都已經被砸破了,桌椅散亂在地上,羽毛滿天飛,路克和亞修並排躺在床上,兩個人都疲倦地直喘著氣。

「身手還不賴嘛,以前打過枕頭戰?」

「沒有。」

「我也沒有耶。」

亞修低哼了聲,把落在臉上的羽毛撥開,「你身手也還行。」

「那這局算平手囉?」路克轉過頭,笑看著他,「一起睡嘛。」

亞修回視著他,心情有點複雜。

明明是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綠色眼睛,為什麼能散發出完全不同的光彩來?為什麼能耀眼得幾乎令人喘不過氣?這種感覺是什麼?

這就是家人嗎?

「……隨便你。」亞修撇開頭,語氣有點無奈,「真是麻煩的弟弟。」

路克慢慢地睜大眼睛,感覺過去七年曾經出現在自己心中的空洞,那種缺少了一些什麼的感覺,已經完全被填滿。

他曾經以為自己的空虛是因為少了記憶,但現在緊緊靠在亞修身旁,感受著亞修的體溫和心跳,他才明白過來,他缺少的是身為自己的自信。

他和亞修就像是彼此的鏡子,只有彼此才能證明對方存在。

並沒有任何的虛假,這些溫暖,是完全真實的,他是路克,而亞修是亞修,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存在,但是,又是兩個必須相依的存在。

路克滿足地笑了起來,關掉燈,躺下來,緊緊地靠在亞修身上。

「別靠那麼近,我可不是你的抱枕。」亞修在黑暗中開口。

「沒辦法啊,枕頭都沒辦法用了。」路克變本加厲,乾脆把頭也枕上去,不曉得為什麼,他現在清楚地知道,亞修不會推開他。

果然,亞修只是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沒有任何動作。

「你倒是可以把我當抱枕喔。」路克壞心眼地說。

「閉嘴,睡覺。」亞修斥責,語氣聽起來十分的無奈。

亞修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很棒的哥哥吧,他會是個堅強可靠又溫柔的家人,雖然別人可能看不出他哪裡溫柔了……

路克暗笑著閉上眼睛,愉快地沉進夢境裡去。

他夢見兩年前,音素緊緊包裹住他和亞修的時候,就像是在母親的懷抱裡那樣溫暖和平。

你要怎麼選擇?如果必須合而為一,你寧可你自己消失?或者是他?那是羅雷萊的聲音。

路克想了很久,然後認真地回答:我都不要,如果讓我選擇,我想要給他更多,我要跟他成為一個家庭,我們兩個都不能消失,我們兩個都要活下去。

這是很貪心的願望嗎?可是如果自己選擇了消失,亞修一定會破口大罵吧?

垃圾複製品!只有你這種沒腦子的笨蛋,才會做這種愚蠢的選擇!

那樣尖銳又溫柔的斥責,路克幾乎可以感受到亞修內心的疼痛。

所以,我要活下去,和你一起,兩個人一起活下去。

──活下去,成為彼此的家人。

 

 

(完)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