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接續動畫第十集,所以只有一個禮拜的賞味期限(毆)除非我神預言,十一集跟我寫的一樣,但那不可能吧哈哈~
*本來想去P站翻個大和,結果被大地的圖洗腦了(掩面)大半夜的就爆了這麼一個短篇……
*第十集我真的很扼腕祭品不是大地(被巴)我想看到響希崩潰黑化!(毆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響希?你醒了嗎?響希?」

一片混沌的意識終於漸漸被喚醒,響希艱難地睜開了眼睛,對上大地欣喜的表情。

「響希──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了!我都快擔心死了啦!」大地開心地撲到床邊,小心翼翼地碰碰他的肩膀,「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痛?要我去叫醫生過來嗎?」

「我沒事……」其實不是沒事,五臟六腑都好像移位過一次似的,隱隱作痛,但看著大地顯而易見的擔心害怕,響希還是扯出一個虛弱的微笑。

自己正處在像是病房的地方,手腕上還連接著點滴管線,記憶中自己借用了龍脈的力量,救了新田同學一命,之後全身一陣劇痛,就失去了意識。

大地絮絮叨叨地解釋著,自己承受不了龍脈力量所以倒下,再被吉普斯的醫療資源從鬼門關前拉回來的事情,現在已經是最後一天的凌晨了。

在今天活下來,一切就結束了。

「對了,新田同學呢?她還好嗎?」響希開口。

「啊……新田同學啊。」大地頓了頓,表情和語氣都有些微妙,「她沒事,上半夜還守著你的呢,但是因為她也很虛弱,被勸去休息了。」

「所以才會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你啊……」響希微微一笑。

全然寂靜的病房裡面,只有時間在沉重地流動,兩個人的呼吸聲都很輕,輕到心跳的聲音特別明顯,這種時候,那種聲音聽起來格外的美好。

「什麼……睜開眼睛結果是我真是對不起啊!本來應該由新田同學來等你醒來的啦!」大地雙手環胸,氣得鼓起臉頰。

「我不是……那個意思──」事實上,正好相反。想解釋,但一慌張,就疼得「嘶」了一聲。

「你別亂動啊!」大地馬上忘記生氣,緊張地湊過來,輕輕壓住他的肩膀,「醫生說你現在得躺好,讓所有傷口癒合。」

大地的體溫從肩膀那裡透進來,好舒服……響希輕輕地瞇起了眼。

「如果在這幾個小時內癒合的話,就能夠趕得上戰鬥……」大地收回手,表情有些不甘心的樣子,「新田同學也是,好好睡一覺,今天才能戰鬥。」

「大地?」對方的情緒不對勁,響希想伸手去拉他,但身體實在太痛了,手指抽搐了幾下,無法動彈。

大地搔搔頭,有些懊惱又有些尷尬的樣子,「抱歉,只是……我什麼忙也幫不上,真的很對不起,連新田同學那樣的女孩子都能夠戰鬥,但我卻什麼也不能做,真的對──」

「別說了,又不是大地的錯。」響希低聲打斷他的話,「大地能在我身邊,就是最好的支持了。」

「還支持呢,不過只是躲在後方等你歸來……」大地不滿地咕噥著。

響希只能夠苦笑。

多好啊,這樣更好,把最重要的人藏在後方,藏在安全的地方……並不是不想與他並肩戰鬥,並不是不希望他也擁有強大的力量,可是,無論昨天是誰被當作祭品犧牲,自己都能冷靜地衝出去救人,只有大地,不行,真的不行,光想都害怕到全身發冷。

我一定會保護你的,所以待在最安全的地方就好,只要一想到必須回到你身邊,我就能夠努力下去。

我一定會保護你。

「啊啊……」大地沮喪地把臉埋在床上,「我沒拖你們後腿吧?」

「絕對沒有,就說了,大地的存在很重要啊,因為我……」想要觸碰對方,強大的意志力終於驅動了疼痛的身體,響希抬起手,輕輕蓋在大地的頭上,揉了揉他的頭髮,「因為我最喜歡大地了啊。」

「啊哈哈,謝謝你安慰我,抱歉啊,這種時候了我還這麼沮喪。」大地側過頭,抬起眼睛看著他,露出開朗的笑容,「我也最喜歡響希啦!」

明知道不是自己期望的那種意思,心臟還是狠狠一縮,兀自興奮地跳動起來。

響希斂下眼,看著柔軟的頭髮在自己指間穿梭,抿住唇,把到嘴邊的話嚥進去,有種嚥進了什麼特別苦澀的東西,所以喉嚨裡一片發苦的感覺。

這樣開玩笑般地說了多少次,終究是無法傳達出去。

想要認真地說明,可是現在不是時候。

「大地。」響希開口,「今天結束之後,如果我們都還活著,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告訴你。」

「呸呸呸!你說什麼啊!我們當然都會活下來啦!」大地猛然抬起頭,像要驅散什麼不吉利的東西一樣搧了搧,隨即又好奇地問:「什麼什麼?不能現在說嗎?」

「嗯,抱歉,不行。」會影響到戰鬥的,雖然不想以被拒絕為前提,可是如果真的被拒絕,自己很難不失魂落魄,到時候就無法保護重要的人了,本末倒置……

「喔,好吧。」大地搔搔頭,又露出了有點微妙的表情,「對了,新田同學去休息之前,也說今天結束之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耶!」

「是嗎?」

「對啊──啊啊,絕對是告白吧──」大地又把臉埋進床單裡,「那種感覺!那種語氣!絕對是告白啊!」

「是嗎,也不一定吧……」響希苦笑。

大地抬起頭,露出已經做好什麼決定似的堅毅表情,「啪」一聲用力握住了他的手,「響希!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對吧!」

「當然是了。」手被握得發痛,響希的語氣有點顫抖。

「你千萬不要顧慮我啊!雖然我,那個,是有點喜歡新田同學……」大地微紅起臉,才剛堅決起來的語氣,又變得亂七八糟起來,「我也沒有足夠的力量保護她……雖然今天之後就不需要那種力量了?無論如何她是不會喜歡我啦,每次英雄救美的都是響希──啊,這不是怪罪的意思喔?雖然有點沮喪,但響希絕對沒有什麼做錯的啦!……哎喲,反正,我是要說,她能幸福就好了啦!」

她能幸福就好了?……那我呢?我呢?

「又不一定是告白。」響希開口,聽見自己變得嘶啞的聲音,「你好像覺得我一定會答應?」

「什麼嘛,這種時候當然只有告白啦!我就怕你顧慮我而已……在拯救世界之後告白,誰都會答應的啦!」大地嘿嘿笑了聲,放開他的手,有點擔心地站起身,「你是不是渴了?你等一下喔,我倒杯水給你。」

響希低垂著頭,緩緩捏起失去溫度的手心。

誰都會答應嗎?那我也能假設會成功嗎?真的會成功嗎?不過,今天結束之後,只要能夠通過試煉,只要能夠活下來,是不是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會變得有可能?

就連我深愛著你,希望你回應我的感情,這種事情都──

「來,水。」大地把水杯湊近他的臉,吸管伸到他唇邊。

很奇怪,粗枝大葉的大地在某些地方偶爾會很細心,這種時候,自己就不得不產生「因為對他來說,我是特別的」這樣的雀躍和虛榮感,之後越陷越深。

這樣子,一個人產生各種不實際的期待,跟笨蛋一樣。

張嘴咬住吸管,流入的溫水稍稍緩解了喉嚨裡的苦澀。

「好了,你再睡一下吧,我會一直在這邊看著你,有什麼需要就馬上叫我吧!」大地把水杯放在床頭上,壓低身體趴在床沿,對他露出笑容,「睡吧。」

「大地……」

「嗯?」

「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對吧?」

「當然啦!」

「我們會一起活下去對吧?」

「當然啦!你趕快睡覺啦。」

「嗯。」響希終於慢慢地闔上了眼睛。

窗外的天色還很矇矓,再過不了多久,今天就會真正開始。

然後,無論會經歷多少痛苦,今天結束之後,如果我們還在彼此身邊,我就再也不想要忍耐了。

忍耐你以為我們只是朋友,忍耐你理所當然地說喜歡別的女生,忍耐你祝我跟別人幸福。

忍耐那麼多、那麼久,受夠了,再也不想繼續忍下去。

再也,不想。

 

 

-FIN-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