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個人誌《夢魘》的番外,最近論文好緊張沒膽子挖新坑,發現這個番外擺好久了就順手填完了!
*前情提要:本文接續「翻案」,艾瑞克和余航的調職申請被批准,所以要離開原本的城市了。我覺得大家一定不記得丹尼是誰所以順便說一下,丹尼是在「夢魘」裡面和艾瑞克意見相反,主張逮捕傑森的FBI。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完那通電話之後,艾瑞克有些忐忑地回到房間,余航正在確認行李,「呃……你知道,我們明天會到華盛頓,晚上會停留在那邊對吧?而晚上還沒有行程……」

余航直起身來,望了他一眼,露出失笑的表情,「我還在想是誰的電話,你要去和丹尼.庫柏吃飯?」

有個剖析員情人真的藏不住秘密……也省掉很多麻煩就是了。艾瑞克有些尷尬地點頭,「他知道我們要調職去D市,約我一起喝個小酒什麼的……」

余航表情自然地笑了起來,「那你就去啊?你們是好朋友,也曾是好搭檔不是嗎?」

余航說的沒錯,當自己還在分析組的時候,和丹尼確實是好搭檔,但是,「我以為……你會憎恨他。」艾瑞克微微沉下表情。

余航走了過來,用手輕碰了碰艾瑞克的肩膀,表情溫柔,「嘿,那都過去了好嗎?我和那傢伙的確不對盤,但他又不是什麼壞人,我為什麼要恨他?我不跟他交朋友,不代表我會反對你們的友情。」

艾瑞克稍微鬆了口氣,其實他也不知道在經歷過那些之後,他還能不能再信任丹尼,但他們畢竟曾是摯友,「我想,那樣不歡而散對我而言也是傷害,如果有機會跟他重新開始也不錯吧。」

「我也這麼認為。」余航偏了偏頭,瞇起眼睛笑了。

 

 

當艾瑞克到達酒吧的時候,丹尼已經坐在吧檯邊了,艾瑞克想起早到是他的習慣,而當他注意到門口,並且露出溫和的笑容時,感覺就好像時光一下子倒流了好幾年似的。

「嘿,最近還好嗎?」艾瑞克在他身邊坐下,揚手示意侍者上酒。

「很好,工作一樣忙,加不完的班,組員感情融洽,但另一半還是沒有著落。」丹尼失笑著說。

艾瑞克也笑了起來,以往他們偶爾也會在下班之後順道來喝一杯,話題如果能夠脫離謀殺案,就會是「天啊,我要到何時才能交個女朋友」之類的。

「人生伴侶太需要時間呵護了,可惜我的時間都獻給了連環殺手。」丹尼笑著伸出手,「歡迎回到大城市,做好保持單身的心理準備了嗎?」

艾瑞克伸手與他交握,含笑道:「你太悲觀了。」自己倒是做過這種心理準備,很幸運的是被余航終結了,不過目前他們還是必須低調處理,他並不以自己愛上同性為恥,只是不想惹上額外的麻煩。

「我悲觀?你該聽聽奧黛莉對戀愛的論調。」鬆開手,丹尼拿起酒杯,一臉苦惱。

「哦,我記得,她仍然堅持男人是用完就扔的消耗品嗎?」艾瑞克笑出聲來。

丹尼表情沉重地點頭,「說真的,我這輩子都不想聽到她再說一次那句名言……」

兩人異口同聲地模仿著奧黛莉的語氣:「男人就像衛生棉──」接著他們一起放聲大笑。

艾瑞克的酒上來了,他執起酒杯,與丹尼的輕碰,「敬你,敬重逢。」

丹尼笑著點頭,「敬重逢。」

酒杯碰在一起時輕脆的聲音,和在那曾經輝煌的年代聽到的一模一樣,在其他一切都變了的時候,只有這毫無改變。

和丹尼聊天非常開心,他是一個很棒的傾聽者,也是一個很棒的敘述者,他們聊昔日的夥伴、聊案件、聊官僚體制裡的各種黑幕和小道消息、聊未來,艾瑞克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亢奮地說這麼多話了,整個晚上兩人之間的聲音就沒有停下來過,幾乎都要忘記時間的流逝。

到了午夜,艾瑞克已經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他頭暈目眩地去上了廁所,順道發了個簡訊給戀人,說自己打算要回旅館了。

簡訊很快就回復過來,余航說自己正好想買宵夜,已經出門了,問他在哪間酒吧,順道過來接他。

如果余航人還在旅館裡,艾瑞克不會想麻煩他,不過既然都出來了,一起回去也好,而且自己確實是有點喝醉了。

酒吧和旅館離得不遠,艾瑞克從廁所出來,並且把道別的話題起了個頭,余航就已經到了。

余航穿著黑色的長風衣,身形顯得高挑又單薄,他瞇著那雙帶笑的丹鳳眼,即使相貌不算太過出色,當他那樣笑的時候,氣質就顯得非常艷麗,身為他的戀人,這種時候艾瑞克總是會很滿足,又會有些不大想讓別人注意到這抹笑容的危機意識。

余航很快就在雜亂的環境中發現艾瑞克,並且走了過來。

「嘿,我該走了,這次我付帳,好嗎?」艾瑞克起身,制止想反駁的丹尼,「以後還多得是讓你請客的時候呢。」

「好吧,那我就期待下次了。」丹尼笑著道謝。

艾瑞克跟余航打了聲招呼,去櫃檯結帳了。

余航站在他本來的位置旁,對丹尼微微一笑。

「余探員,不,應該是余警官,久仰了。」丹尼也對他露出友好的笑容。

「彼此彼此,庫柏組長。」余航有禮地點了下頭,那雙丹鳳眼裡散發著漠然的笑意。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我總覺得好像看過你。」丹尼放下酒杯。

「真的嗎?難道我是大眾臉?」余航氣定神閒地回答。

「不,你很像一個人。」丹尼輕笑起來,「是誰呢……哦,我想起來了,你很像傑森.懷特。」

「傑森.懷特?」余航失笑出聲。

「有聽過這個名字嗎?或者你不知道他是誰?」丹尼轉著桌上的酒杯,「我想你應該要認識一下才對,艾瑞克愛過他,非常非常愛。」

「喔?你是想說我是他的替代品嗎?」余航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動搖。

丹尼詫異地挑起眉,「什麼?你和艾瑞克在交往嗎?」

余航沉默幾秒,接著悶笑出聲,「喔,庫柏組長,我打賭你正在等我向你炫耀。」

丹尼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

「你以為我會想用炫耀來打擊你,炫耀我是怎麼追求他的、怎麼跟他在一起的,你知道我們在談戀愛,也知道我們在同居,你在等我炫耀我們是怎麼相處的、怎麼相愛的,甚至,是怎麼做愛的。」余航笑得溫柔又燦爛,「我是想要打擊你,但很可惜,我不會用這種方法,因為他的一切,我都要獨占,即使只是相處的細節。」

「獨占?做為一個替代品嗎?」丹尼也露出溫和的笑容,表情看起來毫無攻擊性。

「嗯,那就做為一個替代品吧。」余航瀟灑地聳了下肩,「人生總不能十全十美,就像你想要仕途順遂,總是得放下個人的欲望一樣,膽小鬼先生。」

丹尼沒有想到什麼適合反擊的話,所以只是笑著沉默,沉默有時候是種很好的應對方式,特別是在面對一個剖析員的時候,說得越多,對方得到的情報就越多,只有沉默才無法提供對方更多武器。丹尼想,自己之前就是說得太多了,他今天喝得太多了,多到有些難以壓抑情緒的程度,真是致命的失誤。

艾瑞克回來了,「嘿,在聊什麼?」他有些擔心地觀察著余航的神色,也有點後悔自己同意余航來接人,他怕余航回憶起那些不幸的過往,受到二次傷害。

「久仰大名之類的。」余航笑道。

「是嗎。」見他的神色沒什麼不對的,艾瑞克鬆了口氣,「好啦,那我們回家吧。」

走出酒吧,艾瑞克去攔計程車,後面的兩個人又抓住了一瞬間的說話時機。

「但你總不能阻止他交朋友吧?」丹尼開口。

「當然了,我的獨占不是那個意思,他有他的人生,即使在那之中包括你,我也會乖乖地忍耐下來。」余航微笑。

「我會常常找他出來玩的。再見,替代品先生。」丹尼點了點頭,朝計程車走去。

「我會來接他回家的。」余航在他身後低笑,「再見,摯友先生。」

艾瑞克本來想三個人坐一部計程車就好,但余航說想走回去,於是道別之後,艾瑞克替丹尼關上車門,走回余航身邊。

初冬的風已經帶著寒意,余航張了張手指,對並肩走著的艾瑞克道:「好冷。」

「剛剛一起坐車不就好了嗎。」艾瑞克失笑,握住伸過來的手掌,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余航微笑著,挪動手指,在他的口袋裡十指交扣,「今天開心嗎?」

「開心啊,聊了很多事情,好久沒講這麼多話了。」艾瑞克揚著唇角,還殘留著一些方才的興奮。

「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明明就很沉默的。」余航用半開玩笑的抱怨語氣說。

「那不一樣啊,我們每天都有很長的時間黏在一起,有話可以慢慢說,而且,即使我們之間一片沉默,我也不會覺得尷尬。」艾瑞克解釋道。

情人與朋友的相處模式真的完全不同,余航總是在他身邊,當然他發生什麼事情也會迫切地想傾訴,他總是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余航,但他不會說個不停,更多時候,他毫無根據地相信,只要兩個人緊緊相擁,就存在著不需要用言語來表達的事情。

他很少會對余航說肉麻的話,余航也幾乎沒有說過什麼表白,有時候他們只是背靠著背,一下午都安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即使是這樣,艾瑞克也可以感受到流動的幸福和溫暖。

不過,也許這樣的沉默是不足夠的?也許他應該要安撫余航的情緒?余航是非常黏人而且害怕寂寞的,即使是在彼此身心相屬的現在,也沒有比剛交往時好上多少。艾瑞克清了清喉嚨,「嗯,如果你不喜歡我跟朋友出去鬼混……」

「搭檔,我可不是獨守空閨的小妻子啊。」余航笑了起來,眼神溫柔之中帶著一些促狹,「交朋友是好事。」

「你竟然會這麼說……」艾瑞克有些吃驚,但很快就釋然,並且高興起來,余航在慢慢地進步,變得更近人情,他希望這是自己帶來的正面效果,「你也應該交點朋友才對,有一些正常的社交生活,不要整個生活圈裡只有我。」

「還有別的同事啊。」余航反駁。

「但那不是朋友,朋友的定義不一樣。」艾瑞克努力想說服他,「當然,當你想訴說的時候,你的一切我都會接收,但朋友的性質跟我有些不一樣,朋友……怎麼說,比較輕鬆?朋友是一種比較有彈性的關係,你可以與你的朋友分享一些開心的事情。」

「開心啊?」余航抿唇而笑,「跟丹尼在一起開心嗎?」

怎麼又是丹尼……艾瑞克怔了下,震驚了,「你、你想跟丹尼交朋友嗎?」

「要我去接納一個陌生人太難了,但丹尼是你的朋友,我最終總是要接受他的存在,既然如此,不如乾脆也跟他變成朋友好了,你覺得如何?」余航很有條理地分析。

艾瑞克很想跟他說明,朋友不是這樣子交的,朋友不是那麼邏輯性的東西,不過要說明這些太花時間了,而且難得余航肯打開心門嘗試些什麼新的事物,這是好事,「如果你真的沒有心結,我完全支持這個決定。」

「我真的不恨他,他是警察嘛,抓壞人是他的工作啊。」余航微笑。

「說得你好像不是警察一樣。」艾瑞克笑嘆了口氣,「那麼,如果下次丹尼找我吃飯,你可以也出席嗎?」如果不是那種說幾句話就感到投契的關係,朋友總是得從經常相處開始著手。

「唔──好吧。」余航的表情有點像是剛進了幼稚園,被家長交代要和鄰桌好好相處的小朋友,帶著一點猶豫,又很乖巧,「我會努力的。」

「太好了,那就這樣約好了。」艾瑞克鬆了口氣,高興地笑了起來。

余航也跟著笑了起來。

艾瑞克收緊口袋裡的手指,余航的掌心已經完全暖了起來,互相熨貼的溫度,在這個冬夜裡讓人非常非常舒服,「你不是說要買宵夜嗎?要吃什麼?」

「不知道,我只是餓了……對了,來的路上看到一家漢堡店,似乎會營業到凌晨三點。」

「那走吧,我也有點餓了。」

在冬夜的冷風之中,緊緊相貼的身影就像融合成了一體,那個小小的口袋裡,裝著能夠驅散整個冬天寒氣的溫暖。

從遙遠的地方傳來隱約的食物香氣,除了不經意的相視而笑,兩人之間維持著沉默。

一種十分安寧的靜謐。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當初寫這篇文的目的,純粹就是想嗆丹尼(被巴),其實書出來之後沒多久我就在寫這個番外了,但一直沒寫完,我依稀記得當時還想過要幫丹尼解釋為什麼會那麼仇視傑森,但事到如今,我深刻記得的只有想嗆丹尼,於是我就只是嗆了丹尼(被巴)。

唉如果我是余航的話,就會很開心地炫耀:哇哈哈組長你求而不得的人現在每個晚上都在我懷裡哭喔www羨慕嗎www
    但余航沒這麼做,顯而易見的,余航比我黑多了(毆)這種「你想知道啊?我不告訴你~」就是典型的余航作風,兵不血刃,想要的東西都會自己送上門,就像艾瑞克都被騙好多次了還是會乖乖自己過去給推,好黑啊(感慨)不過艾瑞克沒意見就好。(艾瑞克表示正在為了余航願意跟丹尼做朋友而感動。)(是說艾瑞克你真的相信余航是想跟丹尼做朋友嗎?)

 

 

-OMAKE:奧黛莉的愛情觀-

奧黛莉:「男人就像衛生棉,當需要用到的時候,才會急匆匆地跑去買,其他時候都扔在櫃子深處,連看也不想看到。」

丹尼:「嘿,我不能同意,而且這比喻太可怕了,我們可不會吸血。」

奧黛莉:「嗯,那我想我可能必須改口了……男人還不如衛生棉。」

丹尼:「……」

 

-OMAKE:艾瑞克的愛情觀-

余航:「我餓了。」

艾瑞克:「你不是才剛吃過宵夜嗎?」

余航:「我想吃你。」

艾瑞克:「你……!(漲紅了臉)不行,太晚了,明天還要去報到……」

余航:「一次就好?我溫柔點?(委屈、可憐、雛鳥般的目光)就一次?」

艾瑞克:「……就、就一次!」

(按照慣例,結局當然是做了三次。)

 

-OMAKE:余航的愛情觀-

余航:「你是我的對吧?」

艾瑞克:「我……啊……!」

余航:「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對吧?」

艾瑞克:「我是你的!我是你的!讓我去……」

余航:「嗯(滿足)。還要不要?嗯?還要不要?」

艾瑞克:「要……啊……」

余航:「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努力再來一次吧。」

艾瑞克:「……!?」

 

(完)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