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前題:響希跟大地已經二十五歲了,目前正在戀愛同居。
*唔啊啊啊我壓抑不住想看到二十五歲的成熟的大地的衝動啊啊啊!七歲的正太大地,十八歲的青少年大地,還有二十五歲的成熟的大地……響希你這個人生贏家啊啊啊!(捶地板)
*寫完之後覺得這篇文其實有點純情www我還是很浪漫的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遊戲正打到緊要關頭的時候,響希提著一隻襪子走過來了。

「大地,你的拇趾是有長牙嗎?」響希把手伸進襪子裡,食指從破洞裡探出來晃了晃,「這是這個禮拜破掉的第三隻襪子囉。」

「哎喲,我又忘記剪指甲了……等等!先讓我打完這一關!」有點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唇,大地的目光還是定在窄小的螢幕上。

響希失笑著放下襪子,走近靠坐在床頭的大地,「難得的假日,你就一直盯著遊戲?都不照顧一下我?」

大地的表情微微扭曲了下,「誰的錯?感謝你昨晚超──級『照顧』我,讓我只能躺在床上打遊戲……」

響希露出一抹饜足的笑容,「你餓了我一個禮拜啊。」

「哈?才五天而已吧!而且憑什麼你就可以神清氣爽地去上班,我就要渾身痠痛……」大地不滿地咕噥著,按著按鈕的手指越按越大力。

「好嘛,是我不好,那作為賠罪,我幫你剪指甲吧。」響希坦率地道了歉,拉開抽屜找出指甲剪,彎腰坐上床沿。

腳踝被溫暖乾燥的手掌握住,輕輕地挪過去,大地哼了聲,「不要弄痛我喔。」

「放心吧,我那麼溫柔,哪次弄痛你了?」響希調侃道。

「什麼?你又沒幫我剪過……響希!你這傢伙!」察覺出他在說什麼,大地臉上泛起熱度,手忙腳亂了一陣,好不容易才把遊戲裡的角色救了回來,「可惡!差點就被你弄死了!」

響希輕笑,「我這麼溫柔,哪次真的把你弄死……」

「響希!」

「哈哈哈。」把指甲剪打開,小心翼翼地嵌進腳趾的細縫裡,「喀擦」一聲剪掉多出來的白色部分。

大地放鬆地讓他翻弄自己的腳趾,撇了撇唇,繼續打著遊戲,不過視線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從遊戲畫面上滑開,飄向那個低垂著頭、一臉專注的男人。

毛茸茸的黑色頭髮,跟大學時代沒什麼差異,從領口中露出來的後頸看起來好纖細,讓人想要湊過去咬一口,肩膀或許稍微變寬了吧,身高也增加了,響希的手腳都很修長,帶著一種十分優雅的帥氣。

糟糕,這個人越長越帥了,到四十歲說不定也還是個帥大叔。

不行不行,不可以這樣迷戀一個男人,從各方面而言自己的人生好像都完蛋了。

大地用遊戲機把自己的臉遮住,努力想專注在色彩繽紛的畫面上。

不過,腳被這樣摸來摸去,真的很容易分心啊……

俐落地剪完一支腳,響希把他放下來,伸手挪過另外一支。

趾尖被撫弄過的時候,莫名地讓人有些顫抖,好像就連那些逐漸被剪掉的指甲,也有了感覺的能力一樣。

對了,自己跟響希在一起幾年了來著?小時候自己的指甲應該是父母幫忙剪的吧,可是早就已經不記得那麼久以前的事了,讓別人幫忙剪腳指甲,真的是記憶裡面的第一次……為什麼剛剛能夠那麼從容地把腳伸給響希呢,這簡直就跟身體結合一樣,是親密到了極點的事情……

從遊戲機發出了落敗慘死的音效,響希心裡暗笑了聲,抬起頭,正好對上大地的目光。

大地漲紅著臉,傻傻地盯著他。

「……大、大地?」被曖昧的氣氛所牽引,響希覺得自己臉上也有些發熱起來。

「我我我我──」大地慌忙地收回腳,「我自己剪就好了!」

「說什麼啊,都剪完了……」放下指甲剪,響希爬上床,逼近手足無措的大地,「怎麼了?你在害羞什麼?」

「沒有!沒有啦!」大地趕忙用遊戲機去擋,不過小巧的機器一下子就被抽走,扔到旁邊。

「大地真是的……」響希笑嘆了口氣,吻了上去。

大地真是的,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別表現得好像他們才剛開始交往一樣啊……

大地象徵性地掙扎了下,見響希是認真的,就沒再用力反抗,轉而回應起他的吻來。

唇舌交纏之間,大地還艱難地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放任響希繼續下去,可是親幾下還行,他的腰還在痛……最後只好在響希轉移陣地開始啃他的頸子時,氣喘吁吁地把人推開,「不行不行不行──不要總想著那種事!」

「唔──」響希不滿地把人抱緊,在大地的頸窩處蹭了蹭,「都是大地太可愛了……」

「二十五歲的大男人了,說什麼可愛啊!」大地打了個寒顫。

「超級可愛啊。」響希撐起身體,微笑著看他,「七歲的大地,十八歲的大地,二十五歲的大地……我認識的每一年的大地都很可愛,就算是四十歲的大地,一定也是可愛的大叔吧。」

「混蛋響希……」大地摀住鼻子,發出沉悶的咕噥聲。在這麼近的距離,用這麼燦爛的笑容和這麼溫柔的語氣說話,殺傷力很大啊!

「笨蛋大地。」響希拉開他的手,又吻了上去。

雖然很喜歡跟響希接吻,不過響希通常都不會只停留在接吻,為了自己的腰和屁股著想,大地還是努力反抗了,最後成功地把響希踢下床。

響希靠在床邊,頭枕著床沿,側過來看著他,一臉的委屈,「在一起太久,沒有新鮮感了嗎?還是大地不愛我了?」

「二十五歲的大男人,不要撒嬌啦!」大地感覺自己的臉又燙起來了,在外面總是表現得非常成熟冷靜的響希,單獨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卻很喜歡這樣撒嬌,明明就是一點也不符合年齡的事情,但他卻無法招架。

在一起多久,就有多深的感情,越是喜歡這個人,越是無法抗拒對方的一舉一動,好像無論怎麼做,自己都一定會受到吸引。

真不公平啊。看著淺笑著的響希,大地伸出腳,輕輕地踢了一下他的肩膀。

響希笑開來,伸手握住他的腳踝,把他拉近一些,一臉溫柔地吻了吻他的腳背。

就像被灼傷一樣,大地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響希又吻了吻圓潤的大拇趾,抬頭看見緊抿著唇,一路從脖子紅到耳根的大地,他笑嘆了口氣,「真不公平啊……」

該拿這種迷戀怎麼辦才好,這種感情一直從心裡湧出來,滿溢到喉嚨處的感覺。

大地顫抖著抽回腳,結巴著道:「晚、晚上再……」

「好吧,那我就再忍耐一下好了。」響希笑起來,側著身體、屈起修長的腿,抱住膝蓋,用委屈又乖巧的語氣說:「我會忍耐的。」

大地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罷工了,只好轉身背對著那個人,用手臂把臉捂起來。

響希又笑了,大地可以在腦海中描繪出他那種既可愛、又瀟灑,又無比帥氣的笑容。

混蛋,可惡。

床的一邊稍微陷了下去,自己被那個可惡的傢伙從背後抱住了。

「大地。」

「……嗯?」

「我喜歡你喔。」

「……我知道啦。」

大地努力想要抑制住上揚的唇角。

自己一定會一直一直喜歡著這個人,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吧。

直到閉上眼睛的那瞬間為止,都最喜歡他。

 

 

(完)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是個路人
  • 一個字 甜!
    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
  • 謝謝回應!XD
    希地就是要甜甜甜一直線>///<

    雅生 於 2016/04/16 11: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