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大和,今年五歲」……筆誤,是「陪你長大」的一部分,雖然之前有說過後續收本,但由於本子預計字數已經上看九萬,所以放出部分跟大家一起歡度夏天QVQ
*寫了四萬二,大和還在七歲,我已經絕望了。前情提要:大和過完七歲生日了,大地正要過八歲生日,大和跟響希、大地成為好朋友(大和大人並沒有承認這種事情),三個小朋友跟憂鬱者一起過著開心的日子。憂鬱者對大和而言應該算是家人(大和大人並沒有承認這種事情)一樣的存在吧,大和也知道憂鬱者是死兆星了。
*副CP是響希X大地,雖然他們兩個也只有八歲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過去的自己,是在何時來到大和身邊的呢?好像就是在最近吧?那時候的大和對他也是充滿戒備,最後卻溫柔地接受了他,但那時候的他,並沒有辦法理解大和的溫柔。現在想想,大和應該也沒有彆扭到令人無法理解的程度啊?又或者是他已經習慣了現在的大和,所以不記得過去的大和的樣子了嗎?

憂鬱者歪著頭,觀察著正在接電話的大和。

「什麼?為什麼非得跟你一起慶祝生日不可?響希也會去?我不在乎響希會不會參加好嗎?……你吵死了,安靜點,兩個人很無聊也不關我的事吧。」大和一邊聽電話一邊在資料上流暢地書寫著,雖然語氣有點不耐煩,但表情卻沒有討厭的意思,「……我的確是沒有去過神社祭典,我才不想去那種庶民的……好了好了,你吵死了,我問問。」

見大和放下電話,憂鬱者起身走到他身邊。

大和抬頭問道:「Alcor,你八月十五號有空嗎?大地說要去祭典看煙火,順便慶祝生日。」

「我當然有空啊。」憂鬱者瞇眼笑著,「大和不想去嗎?」

大和瞥了他一眼,重新講起電話,「好吧,Alcor很想去,那我就勉強也去好了。……嗯,好,可以,到時候見。」

見大和掛上電話,憂鬱者笑著凝視他。

大和又瞥他一眼,不悅地問:「你笑什麼。」

「嗯……只是覺得太好了呢。」憂鬱者的笑容十分真誠,「響希跟大地都不會因為大和表面上的拒絕而退縮呢。」

「什……!」大和微睜大眼,不知道該先反駁哪個部分才好。

憂鬱者的表情有些感慨,「以前我總覺得這樣的大和很難懂,不過最近慢慢感覺到,這也是大和的可愛之處呢……造成我這樣想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胡說八道!」大和狠狠瞪他一眼,立起厚重的書本,隔絕了兩人的視線交流。

大和好兇,我又說錯了什麼嗎……憂鬱者反省了一下,但什麼錯誤之處也想不出來,只覺得明明在同一個房間裡,自己卻被忽視,真是寂寞到了極點,於是小心翼翼地靠近過去。

大和從書後冷冷瞥他一眼,不過沒有喝止他的靠近。

憂鬱者擠進了大和坐的椅子裡面。

「很擠。」大和出聲抱怨。

憂鬱者把大和抱到自己腿上,幫他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坐姿。

「真是的,愛撒嬌的傢伙。」大和放鬆身體,向後靠在他的胸膛上,繼續看自己的書。

憂鬱者抱緊他,滿足地笑了笑,「大和偶爾也向我撒撒嬌就好了呢。」

「哼,你就儘管作夢吧。」大和不屑地回應,任由那顆毛茸茸的腦袋在肩頸處蹭來蹭去。

「很可惜,身為星辰的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作夢的感覺。」憂鬱者十分無奈地嘆了口氣,又微笑起來,「不過,沒關係,不撒嬌的大和也已經足夠可愛了。」

「吵死了,別一直可愛可愛的,看你的書。」大和頭也沒回地斥責。

憂鬱者輕笑了聲,吻吻大和有些發紅的耳根,如他所願地安靜下來。

比起看書,他比較想看著大和,度過這些一起相處的時間呢。

 

 

八月十五號當天,本來似乎慶生是從中午開始的,但響希特別打來囑咐他們不用到場了,大和也樂得輕鬆,唱生日快樂歌啦玩遊戲啦他並不特別感興趣,蛋糕又不是憂鬱者做的,他只想看看祭典到底是怎麼回事,然後把禮物塞給大地就算了。

禮物他倒是有花時間跟憂鬱者商量了一下,最後憂鬱者送了一組大富翁,他則送了一組經過憂鬱者調查,據說是現在小孩子們之間當紅的卡牌遊戲。

關於去廟會要穿的和服,大和並沒有特別精心挑選,只換上了平常在家也會穿的素色和服,但是當他從更衣間出來的時候,又頓時產生了一種想要回去更衣間的衝動。

憂鬱者一臉猶豫地站在鏡子前面,他穿著一件淺紫色布料、白色條紋的和服,那顏色看起來異常地奢華,腰帶是黑色的,用深紫色的細線畫著格子紋樣,充滿低調華麗的味道。

「啊,大和。」憂鬱者回過頭,整理著自己的袖子,有些困擾地問:「我穿和服很奇怪嗎?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日本人吧?」

在像不像日本人之前,你首先該煩惱像不像人的問題吧……大和忍住了難得的吐槽,「我覺得還可以,但是太顯眼了。」去吃法式料理的時候穿得奢華一點無所謂,為什麼連逛個祭典也穿得這麼……

「顯眼不好嗎?響希說,男性的和服變化比較少,要想吸引心上人的目光,就要穿著即使是在放煙火的夜晚,也足夠醒目的顏色。」憂鬱者笑著攤了攤雙手,「這樣,我吸引大和的目光了嗎?」

看著他一臉期待的樣子,大和心裡暗嘆了口氣。憂鬱者即使什麼都不做,也已經吸引著自己的目光了,「嗯,好吧,你就穿這樣好了,反正不難看。」反正也就是回頭率高一點而已,自己在峰津院家被充滿恐懼和惡意的目光圍繞著的時候,也沒有任何感覺,不可能應付不了好奇的目光。

「真的嗎?大和覺得好看嗎?」憂鬱者笑瞇起眼,很滿足的樣子,彎腰抱起大和,他臉上親了一下,「大和也很好看。」

「我又沒特別打扮。」大和哼了聲。

「大和無論穿什麼,都能馬上吸引我的目光啊。」憂鬱者微笑著說。

自己剛剛的想法跟對方現在的話語重疊,大和忽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垂下頭,正好瞥見憂鬱者腳上的木屐,「你會穿木屐?」

「我沒有穿過,其實穿著這個我就不大會走路了……」憂鬱者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舉步挪動,「不過你看,我可以像這樣,飄起來一點點,假裝在走路的樣子。」

大和忍不住笑了聲,「你把你的假裝踏實到地面上,不就會走了嗎?」

憂鬱者困惑地看著他,表情像在問「真的嗎」。

「真拿你沒辦法。」大和拍拍他,示意他放自己下來,主動牽住了他的手,「好了,我會拉著你的,你可以練習著一路走到神社去。」

憂鬱者怔了怔,揚起燦爛的笑容,「嗯,謝謝你,大和。」

即使自己還有很多很多不會的事情,現在的大和也一定會拉著他,慢慢把他教懂。

小小的、柔軟的手,短短的手指,那樣堅定地牽著他,似乎永遠也不會放開。

這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得到,大和的心裡,滿滿地裝的都是他。

再也沒什麼能比這更幸福的了。

 

 

四人約在神社的正門口,大和牽著憂鬱者抵達的時候,響希跟大地已經等在那裡了,兩人正你一口、我一口地分食一根糖葫蘆,響希穿著深灰色的和服,看起來十分成熟穩重,大地穿的則是淺褐色的格子紋,很符合他跳脫的印象。

「你們來啦!」大地看見他們,高興地揮手,「走吧我們快去吃東西!我快餓死了!哇,大哥哥,你穿這樣超級顯眼!」

「是嗎,謝謝。」憂鬱者欣然接受誇讚。

響希把剩下一口的糖葫蘆湊到大地唇邊,大地一口咬住,邊咀嚼邊抽空說道:「走吧!我想吃炒麵!」

看看憂鬱者跟大和牽在一起的手,響希也牽住了大地,「我也想吃,我們兩個吃一份吧,然後再吃大阪燒。」

「好啊好啊!」大地開心地反手握住他,拉著他往攤販區跑。

大和是第一次參加祭典,抓緊憂鬱者的手跟了上去,邊四下觀察著。

神社的參道兩旁排列著無數的小攤子,吃的、玩的都有,也有販賣工藝品的攤販,現在正是黃昏時分,攤子上方成排的燈籠還沒有點亮,但已經有了一定的人潮,小孩子們跑來跑去,攤販大聲吆喝著,充滿了活力。

這就是庶民的娛樂啊……還滿新奇的嘛……

在大和觀察周遭的時候,大地和響希已經買了一份炒麵,大地雙手端著保麗龍製的白色方型盤子,響希則拆開筷子,夾了一口麵餵給他。

「好吃!」大地鼓著臉頰,一邊吃一邊抽空發表評價。

「嗯,慢慢吃,等下還有很多好吃的。」響希也吃了口麵,順口問站在那裡的兩人:「你們不買點什麼來吃嗎?」

大和又張望了下,不知道這麼多沒看過的東西到底該買什麼好。

「買那個吧。」憂鬱者牽著他走向其中一個攤子。

大和抬頭,攤子的塑膠布簾上畫著一隻滑稽的紅色章魚,「章魚燒?」

「嗯,大和應該會喜歡才對。」憂鬱者帶著有些懷念的笑容,向老闆點了一份章魚燒,付完錢之後還特地伸手把他抱起來,讓他可以看到製作過程。

看著麵糰在特製的鐵板圓形凹槽裡裡翻來滾去,變成一個漂亮的圓球,好像有點可愛,接著它們被一個一個挑到盤子上,刷上棕色的醬汁,美乃滋劃出細細的線條,灑上綠色的細碎海苔,最後是一大把的柴魚片,不管是香味還是外表都很能引起食慾的感覺。

「來,小少爺!謝謝惠顧啊!」老闆把章魚燒遞了過來。

「……謝謝。」雖然在峰津院家也都是被叫少爺,但老闆那種帶著親暱和笑意的喊法還是第一次聽到,陌生人的善意讓大和覺得有些彆扭,不過老闆的大嗓門他並不討厭。伸手接過有些沉的盤子,食物的熱氣和香氣讓大和一瞬間感到飢餓起來。

那並不是生理性的飢餓,真是新奇的感覺,他以為庶民的食物一定沒什麼好吃的。

憂鬱者抱著他離開攤子,大和用牙籤挑起一個章魚燒,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剛起鍋的麵糰非常燙,讓他忍不住發出了「哈」的吐氣聲。

憂鬱者悶笑了聲,害大和有些羞窘起來,「慢慢吃……啊,不過,好像章魚燒這種食物就是要趁熱吃才會好吃呢。」

大和忍不住又呼了幾口氣,才咀嚼起口中的麵糰,章魚燒的外皮比較硬,有些彈性,內裏卻十分柔軟,是半融化的感覺,他剛好吃到了有章魚的那一半,章魚很有嚼勁,醬汁和柴魚也很香,明明只是小小的一顆麵糰,無論是口感還是味道都很豐富。

見他把剩下的半顆章魚燒也塞進嘴裡,憂鬱者微微笑著,「好吃嗎?」

「還不錯。」大和叉起另一顆章魚燒,遞到憂鬱者唇邊,「很燙。」

「嗯,謝謝。」憂鬱者一口咬住章魚燒,微笑著咀嚼起來,這種熱度雖然對孩子而言有些勉強,但恆星的地核不知道是這個的多少倍,「大和喜歡這種味道嗎?」

「嗯。」大和已經在吃下一顆章魚燒了。

「下次我也做給大和吃吧。」憂鬱者微笑著,心想買一台章魚燒的機器也不難,自己做的一定更營養也更好吃吧。

「好啊,Alcor的手藝應該比這更好吧。」大和欣然同意。

憂鬱者咬住他遞過來的章魚燒,滿足地咀嚼起來。

看到這麼開心的大和,連他也喜歡起這種食物來了。

兩人很快地就分食了那盤章魚燒,把垃圾丟在路旁設置的垃圾桶裡,看見大和唇角沾著一點美乃滋,憂鬱者湊過去輕輕地舔了他一下。

大和還沒說什麼,旁邊就傳來大地的叫喊聲:「啊──!你們兩個!又躲在角落親親!」

響希和大地牽著手,兩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副吃飽了沒事幹來找麻煩的樣子。

大和現在占據完美的身高優勢,由上而下冷笑著瞥了大地一眼。

「可惡!你這囂張的傢伙!」大地伸手指向他,充滿自信地嚷嚷道:「來比賽撈金魚!」

撈金魚?那是什麼東西?大和疑惑地望了憂鬱者一眼。

出門之前就做過功課的憂鬱者從善如流地答道:「撈金魚是一種常見的遊戲型態攤販,用攤販提供的圓形小網子撈池子裡面的小金魚,直到網子破掉為止,網子是紙做的,碰水之後非常容易破掉,所以是很需要技巧的遊戲,撈到的金魚可以帶回家。」

「哼哼,怎麼樣啊?敢不敢跟我比賽啊!」大地單手叉腰,一臉的挑釁。

響希在旁邊幫腔:「大地可是很厲害的。」

「比就比。」大和挺起單薄的胸膛,凜然應戰。

撈金魚攤子前,兩個小朋友捲好了袖子,捏緊了小網子,響希「預備──開始!」一聲令下,兩人馬上開始搶撈方型水池裡面的金魚。

金魚小小的,身型十分靈活,有時候好不容易撈到了,卻能夠從網子上跳走,或者該脆把紙搧破,非常地棘手,大和面色鐵青地撈了沒幾下,網子就破了一半,趕忙觀察起大地的動作。

大地雖然在不少事情上面都略顯笨拙,撈金魚可能是練習多了,倒是把握了快狠準的絕竅,而且很擅長用網子邊邊塑膠的部分把魚挑起來。

雖然已經知道自己不是敵手,大和還是做了最後的努力,在網子全破之前獲得了三條的成績。

「新手這樣也不錯了。」響希拍拍他的肩膀,宣布撈了十四條的大地完勝。

看大地在那高興地又跳又叫,大和咬牙看向響希,「來比一場。」

「哼哼,別看響希這樣,他也是很強的!」大地提著裝著金魚的水袋,燦笑著勾住響希的肩膀,「對不對響希!」

「嗯,為了大地,我會贏的。」響希開始捲袖子。

「沒比過還不知道呢!」大和甩頭看向老闆,「我還要一個網子!」

憂鬱者笑瞇瞇地蹲在一邊幫他付錢。

此戰雖然大和有了明顯的進步,最後還是由響希十比八險勝。

大和咬牙看向憂鬱者,「Alcor!」

「……啊?」憂鬱者不解地微笑。

大和對憂鬱者的戰役,由於擔任裁判的大地非常盡責地在憂鬱者手忙腳亂想伸出鐵索時警告道:「不可以作弊!不可以作弊!」最終以大和九比二大勝。

之後四個人玩開了,大和被響希跟大地拉著又玩了套圈圈、撈水球等遊戲,也吃了不少沒看過的食物。

時間已經邁入夜晚,整排的燈籠都亮了起來,映照著攤子裡外的笑臉,偶爾有微風穿過塑膠布簾,緩解一下感覺不到降溫的空氣。

「熱死了!」大地拉著響希跑向刨冰的攤子,「我要吃刨冰!」

手動轉著刨冰機的老爺爺笑呵呵地問:「小朋友要什麼口味啊?」

「我要藍色夏威夷!」大地舉手。

「我要檸檬!」響希跟著舉手。

大和觀察著那堆色素糖水,實在不懂這種東西有什麼好吃,但還是跟著道:「我要草莓。」

憂鬱者笑瞇瞇地又上去付錢。

雖然覺得應該沒什麼好吃的吧,但冰涼的糖水刨冰在悶熱的天氣裡吃起來非常舒爽解渴,淡淡的甜味簡單又很直接,跟章魚燒是不同的美味。

大地跟響希交換著彼此的口味,大和把一勺碎冰遞到憂鬱者唇邊,看他笑著含住,總覺得這樣悶熱又喧囂的夏日夜晚,比舒舒服服地坐在冷氣房裡,還要更開心不知道多少倍。

就像周圍的那些笑聲,其實是會傳染的一樣。

遠處的空地上搭著一個高台,幾個人在高台上面演奏音樂,下面的群眾則圍繞著高台跳舞。

「盂蘭盆舞!走吧我們去跳!」大地反手拉住大和。

「要去你自己去……」在人前跳那種奇怪的舞蹈讓大和感到很不適應,而且他也不會跳,但不等他拒絕完,響希和大地就一人一邊地把他拖進了跳舞的隊伍裡。

「盂蘭盆舞……我怎麼沒查到這個知識……」憂鬱者認真地拿出了書來找答案,不過好不容易弄懂了盂蘭盆舞的歷史和正確的跳法,抬頭一看卻發現三個小孩子只是打鬧著亂跳一通罷了,「嗯……不照規矩來也很開心呢。」憂鬱者微笑著闔上了書本。

祭典的高潮是每年都會舉辦的煙火大會,大部分的人都早就提早占好了位置,放煙火的廣場附近已經沒有可以坐著的地方了,不過有會飛的憂鬱者在身邊,完全沒什麼可擔心的。

找了一個比較沒人的地方,憂鬱者偷偷把三個孩子都抱上樹梢,在他們身上一人纏了一根鐵索預防掉下樹。

大地抱著樹幹,發出興奮的聲音:「好棒喔!這邊視野真好!大哥哥你的作弊技能真方便!」

「謝謝誇獎。」憂鬱者微笑。

「羨慕嗎?」大和滿懷得意地睨著大地,「羨慕我也不會跟你換。」

「我才不要跟你換!」大地轉身抱住響希,「我的響希比你的好一千倍!」

響希滿足地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哼,胡扯。」大和也睨了響希一眼,「光身高就贏不了。」

「響希還會長啊!響希會長得跟大樹一樣高!對吧響希!」大地對響希投以期盼的目光。

「嗯!我一定會長得很高,讓大地可以依靠。」響希用力點頭。

大和催促地看向憂鬱者。

憂鬱者思索了一下,「理論上來說,人類要長得跟樹一樣高是不可能的,灌木叢倒是可以,至於我的身高,雖然變成人的時候是這種型態,但人類要比我的本體高也是不可能的,不說我的直徑,即使是我的半徑……」

聽憂鬱者開始報出大串大串的數字,響希和大地都露出了完全聽不懂的表情。

整點,放煙火的時間終於到了,「咻」的一聲,銀白的光芒在夜空中拉出一條上昇的線,「砰」地在半空中炸開,像花瓣一樣四散開來。

「哇──」響希和大地一起發出驚嘆聲,連大和都睜大了眼睛。

煙火不停地飛向天空,五顏六色的、各種形狀的、目不暇給的,有時候會令人喘不過氣地接連施放,有時候會靜止一段時間,等大地焦急地問:「沒了嗎?沒了嗎?」才又忽然「咻」一聲竄了出來。

遠處傳來群眾的笑聲,旁邊的大地和響希不斷嚷嚷著「好漂亮」,大和抬頭看著充滿亮光的天空,第一次覺得夏日的夜空既繽紛又美麗。

自己好像從來就沒有這樣滿心歡喜地觀賞著天空,過去的人生其實還很短,卻有種已經非常非常漫長、非常非常疲憊的感覺。

還沒有遇見憂鬱者的時候,那些沒有煙火的夏日夜晚,自己都在做些什麼呢?

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

煙火持續的時間其實不長,不過大概是玩得太累,到後半段的時候,大地首先開始打起瞌睡來,沒過多久,就靠在響希的肩膀上睡著了。

雖然還不到平常的就寢時間,但看見大地睡著,大和不知為何也有些睏了起來,沒過多久意識也開始變得模糊。

等煙火完全結束的時候,大地跟大和都已經睡著了,只剩響希還強撐著打哈欠。

憂鬱者抱起大和,大和很習慣他的懷抱,一點要醒的跡象也沒有,「我帶你們回家吧。」

「沒關係,我可以背大地回去,Alcor的鐵索太醒目了。」響希摸摸大地的頭髮,語氣十分成熟。

「好吧,既然光輝之……」憂鬱者頓了頓。

「什麼?」響希疑惑地看著他。

「沒什麼,已經不是那個時候了呢,只是偶爾,會被過去的習慣所影響。」憂鬱者笑了笑,抱著大和飄下樹,又輕輕地把響希和大地帶下來,幫忙把大地放到響希背上,「既然響希這麼說,那就這樣吧,撐不住的時候再叫我一聲。」

「好,謝謝。」響希微笑道。

祭典結束了,人潮開始離開神社,憂鬱者抱著大和慢悠悠地走著,響希雖然走得也很慢,但步伐很穩。

大地在中途的時候醒過來一次,用帶著睏意的聲音道:「響希……咦,啊,等到一半再叫我起來,換我背你……」

「好,大地先睡吧。」響希笑著回應,大地馬上又睡著了。

把兩人安全送回家,憂鬱者也踏上回程的時候,熟睡了一小段時間的大和才醒了過來,「我睡著了?」

「嗯,響希跟大地已經回家了喔。」憂鬱者把提在自己手上的裝著金魚的水袋交給他,那裡面是大和今晚的戰利品。

「啊……忘記跟大地說生日快樂了……」大和有些懊惱,「算了,明天再打電話跟他說吧。」

「嗯,剛剛已經把生日禮物給他了。」憂鬱者低頭,輕吻了下大和的額際,「今天玩得開心嗎?」

大和看著水袋裡紅色的、黑色的金魚游來游去,良久才肯定地「嗯」了一聲。

「太好了,下次再大家一起去祭典吧。」得到他的肯定,憂鬱者微笑起來。

「……Alcor。」

「嗯?」

大和抬起頭,認真地凝視著憂鬱者,「我們再一起去更多地方吧,即使我空閒的時間不多,但我……不想放棄這一些。」

「好,我們再一起去更多更多地方吧,到處去玩,去創造各種美好的回憶。」憂鬱者微笑著回視他,「沒問題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到大和長大為止……」

大和深蹙起眉,「什麼叫到我長大為止?我長大了就不行了嗎?」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對不起。」憂鬱者吻了吻他皺起來的眉間,露出十分溫柔的表情,「不管大和幾歲,只要大和願意,我會永遠都陪在大和身邊。」

「很好,希望你是心甘情願這麼想的,不管長不長大,我可沒有允許你離開我。」大和哼了聲。

「嗯,那我就不離開吧,我心甘情願。」憂鬱者笑著抱緊大和,蹭蹭他柔軟的頭髮,「大和,拜託,永遠也不要忘記現在說的話。」

「我不會忘記的。」儘管是稚嫩的臉龐,大和的眼神卻和他最後的記憶之中非常相像,是那種一旦決定之後就絕對不可能反悔的眼神,即使是參與了大和的童年,大和的性格卻好像沒怎麼改變,依然是這樣,只要選擇了要走的路,就會一直走到這條路的盡頭。

那樣的話,真希望,在盡頭等著你的,依然是我呢。

看著大和堅定的眼神,憂鬱者心滿意足地吻住了他的唇。

 

金魚最後被養在大和房間,憂鬱者買了一個小水缸,每天都會餵飼料,大和則偶爾會往裡面添進新的金魚。

金魚的壽命相當短暫,看過太多生離死別的憂鬱者,每當看見金魚死掉的時候,還是會覺得非常感嘆而惆悵。

跟星辰的壽命相比,人世間的一切都顯得太過短暫。

有時候他會想,也許大和永遠不會長大就好了。

不過,他也想看看十歲的大和、十五歲的大和、十七歲的大和,他還想知道二十歲的大和、四十歲的大和、六十歲的大和是什麼樣子。

如果能跟大和牽著走慢慢把一生的旅程都走完,那一定會是非常幸福的一生吧,那是只有人類才能夠理解的幸福,一顆星星無論擁有多少時間,都終究沒有辦法明白。

這樣矛盾的他,真的非常貪心啊,常常他會覺得沒有比現在這個瞬間更幸福的時刻了,但即使這樣還是不夠,他還想要更多的幸福。

不過,據說戀愛中的人類都是很貪心的,如果是現在的大和,一定能夠原諒他的貪心吧。

然後,大和也對他貪心一點,那就更好了呢。

Alcor,過來跟我下棋。」

聽到叫喚,憂鬱者把手裡的飼料灑進魚缸裡,「好的。」

他還有時間,到大和長大為止,他還有時間能讓大和對他貪心起來。

真想趕快跟大和結婚啊……不過也不想結束美好的童年時光……真希望大和能趕快長大啊,但又不希望他長大……唉,這種煩惱真是太幸福了。

憂鬱者笑嘆了口氣,走向等待著的大和。

我們一起去更多更多地方吧,一起度過快樂的時光吧,一起活在這個美麗的世界裡吧。

我們一起慢慢長大吧,一起走完人生的旅程,一起體會這種花費一生去獲得的幸福。

我永遠都會陪著你。

 

 

(完)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