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騙人!這根本就不是連號嘛!」

「也算是連號啦……沒關係啦,隔著一個走道,還是可以講話的。」

我抬起頭,看看隔著一個走道坐下來的一對情侶。

男生坐在我旁邊,對女生道:「真討厭啊!要坐兩個小時的。」

「沒關係啦,一下就過了。」一個走道之外的女生溫溫柔柔地笑著。

可能火車售票員弄錯了吧,雖然確實是連號沒錯,卻分別在走道兩側。

火車開動了,男生不停地對女生說話,似乎萬分不滿,女生只好一直安撫他。

我思索了下,探頭過去,「小姐,不然我跟妳換位子吧?」

 

我在新的位置坐了下來。

終於坐到真正連號的小情侶道謝了好幾次,甜甜蜜蜜地膩在一起了。

我瞄了一眼,新座位的旁邊是個二十歲上下的男子,臉孔顯得有些稚氣,還滿可愛的。

八十五分,我偷偷在心底評論。

他轉過頭來,對我笑了笑,緋紅的唇間隱約可以看到小小的虎牙。

八十八分,我偷偷因這個微笑而替他加分。

「我跟你說一個關於火車的笑話好不好?」陌生人興致勃勃地開口。

因為他笑得實在很可愛,我道:「嗯。」

於是他道:「在一個火車包廂裡,坐著四個人,一位很漂亮的小姐、兩位男士,還有一個少年,當火車過隧道,暗得不見天日的時候,忽然響起一個親吻聲,然後是巴掌聲,等出了隧道,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小姐對面的男士臉上有個巴掌印,你猜怎麼了?」

我理所當然地道:「他偷親那位小姐,被打了。」

陌生人笑得更燦爛了些,有些得意,但還是非常可愛,「小姐隔壁坐的男士跟你的想法一樣,正在想『這傢伙真大膽啊!』但是那位小姐心裡想的是:『這傢伙真奇怪啊!他對面是我這樣的美人,他卻去親一個男人!』被打的男士心裡想的是:『這傢伙真狡猾啊!他親了那位小姐一下,挨巴掌的卻是我!』只有少年很得意,在心裡暗笑道:『不知道這些傢伙知不知道事實,我親了自己手背一下,再賞那男的一巴掌呢!』」

「很幽默。」我笑了笑,「所以說,不能只看事情的表面對嗎?」

陌生人也笑了笑,道:「禮尚往來,你跟我講一個火車的笑話吧?」

「好吧。」我思索了下,道:「文學院的人對理學院的朋友炫耀說,他們文學院兩個人搭火車只要一張車票,理學院的人不相信,於是一起去坐火車,就在查票員快走過來的時候,文學院的兩人躲進廁所裡,等查票員敲門,就把車票遞出去,於是過關了。」

「哎呀,好奸詐!」陌生人笑道,我注意到他有小小的酒窩,非常可愛。

九十分。我續道:「理學院的人知道這方法很高興,下次跟朋友一起去坐火車,碰到文學院的人,結果文學院的人一張車票都沒買,當查票員快過來的時候,理學院的兩人就躲進廁所裡,一聽到敲門喊:『查票!』就把車票遞出去……」我頓了頓,「然後車票就被文學院的人拿走了。」

陌生人哈哈大笑,「這真的太奸詐了!」

我也笑了笑,非常享受他可愛的笑容。

陌生人說:「我叫做小文。」

「你好。」我伸手與他交握,自報姓名。

他的手小小的、軟軟的,皮膚摸起來很舒服。九十一分。

「其實你的故事有後續。」小文一臉正經地說。

「喔?」這我倒不曉得,他又為什麼曉得呢?我以為他是第一次聽這個故事。

「是這樣的。」小文輕了輕嗓子,「理學院的人去找文學院的理論,於是文學院的請他喝酒,理學院的酒量不好很快醉倒了,醒來時發現自己在飯店的床上,全身赤裸──」他小小抽了口氣,「被吃掉了喔。」

我呆了呆。

小文續道:「然後文學院的說:『其實我一直喜歡你,跟你說車票的事情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我反射性地問:「然後呢?」

小文笑瞇起眸子,道:「然後就交往了喔,每天做十二次,搭火車只用一張車票。」

我失笑。

小文又道:「其實我那個故事也有後續喔。」

我配合地擺出認真聆聽的樣子。

小文好像很開心,一臉認真地道:「後來女士先下車了,男士們就進行對話,才發現一切都是少年的惡作劇,於是兩人把少年押下車,找了間旅館開房,狠狠把少年整治了一頓。」

我又呆了。

小文越講越開心,歡樂地道:「從此三個人過著每天做十二次,夜夜笙歌、幸福快樂的生活!啊可惜是包廂所以不能只用一張車票……」

我「噗嗤」一聲笑出來。

「其實,」小文一臉肅穆,「我是一個同人男,專門寫耽美小說。」

「嗯?」我微偏了偏頭,「那是什麼?」

「我先告訴你,我畢生的志願就是無所不萌,我的口號就是『見神萌神,見鬼萌鬼』,我看到流星都許願『世界大萌』,耽美是終生事業啊!」小文肅穆地說。

「萌?」我抓出關鍵字。

「你用那個疑惑的表情說『萌』實在是太萌了!」小文一臉感動,伸手過來握住我的手,「你很適合耽美,跟我一起發揚耽美大業吧!」

我笑出聲來。

於是,整個兩小時的旅程中我都在聽小文解釋萌、耽美、同人。

他在激動的時候眼睛會水潤而閃爍著光芒,非常美麗,我給那個表情九十五分。

「那你有想過實踐嗎?」火車快到站,我問他。

「實踐?」他露出有些可愛的迷惘表情,「你是說去找個男人交往嗎?可是我不認識任何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那樣的人或許很少。」

「不一定。」我笑了笑,「我就是個同性戀。」

小文張大眼睛,嘴巴也微微張開,可愛的小虎牙看得很清楚。

他的表情……像窮人看到肉包,像歌迷看到影星,像信徒看到神明。

太可愛了,九十八分。

 

託連號和兩個笑話的福,我把有些猶豫的小文帶下火車,兩個人一起吃了頓浪漫的晚餐。

然後就在飯店樓上開了房間。

他弓起身子,含著淚喊我名字的模樣是一百分。

於是我們變成一對情侶。

 

很久以後。

「可惜我們不能真的只用一張車票。」小文蜷縮在我懷裡,星眸疲倦地半張半閉,「因為進火車站要剪票的,我不敢翻牆進去……」

「不要緊。」我笑著揉揉他的頭髮。

「不過那天,有鼓起勇氣跟你搭訕,真的太好了……」小文小小地打了個哈欠,一半的意識都沉浸在夢裡。

「我也覺得,那天有開口要求換座位真是太好了。」我輕吻了下他的額頭,「所以我們坐到了連號。」

他笑瞇起眼,「你真的很開心?」

「嗯。」我又吻了吻他的額頭。

他笑,露出可愛的虎牙,在我的懷裡挪動了下位置,很快就睡著了。

「我當然開心。」我低低地說。

因為他是看耽美起家的,而不是看同志文學,所以他一直都認為小攻每晚把小受做上八次、十二次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以往的情人都抱怨我需索過度,只有他,我只做兩、三次他固然很開心,我做到四、五次他也不會抱怨,總是陪我到我饜足為止。

我怎麼能不開心呢?小文,你實在是個好情人。

我摟著他,很快也沉入夢鄉。

耽美,真是個好東西。

創作者介紹

萌吾萌以及人之萌

雅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